第二百零三章 深入虎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大元首待人很是客气,即使生气,也会很快的转变过来。(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WWw.wanshubA ]虽然不是一般帝王般高傲无,但谁也不会认为他没有帝王的狠厉手段。

    听到大元首说还有事要“劳烦”大家,各家族人齐声道:“请陛下吩咐!”

    大元首:“王子准备下月初五前往普罗岛一趟,去做一件他自己想做的事,有谁愿意陪同?”

    “去普罗岛?”几个家族族长惊讶叫了出来,有人道:“普罗岛凶兽奇多,潜藏着危险,小王子不易犯险,若有事,我等去做便可。”

    大元首道:“王子年满十五,已经不小了。他是帝国的唯一继承人,锦衣玉食、不劳而获的生活无法使他成为一个强大的勇士,只有历经风雨才会变得更加坚韧,在灾难来临时才能屹立不倒。”

    大元首的一番话,让陈津心中不()对他产生了几分佩服,同时也多出了几分压力,这样一个不但不昏庸,反而很英明的帝王让与他对敌的人觉得可怕。

    听元首说完,各大家族族长抢着道:“陛下英明,我愿陪王子一起去普罗岛,一定会保护好王子,不让王子有所毫闪失。”

    大元首道:“各位是家族的家主,还有很多重要事需要处理,陪同王子的人选我看还是从参加这次家族会试的年轻人中选出吧,他们在家族会试上都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足以应付普罗岛的那些凶兽。各位青年俊杰,你们有谁愿意陪同王子去普罗岛?”

    “我康清晨愿意陪同王子前往,誓死保护王子安全。”康清晨抢先道。

    “我(毛)天傲也愿意去。”

    “我……”

    一时间,各大家族参与过家族会试又没有受到重伤的青年俊杰纷纷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前往。他们都是各个家族的精英,帝国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实力自然是勿庸置疑。

    大元首对他们的清很是满意,赞赏地笑道:“陪同王子的人也不用太多,白无瑕、施放、秦铮、康清晨、(毛)天傲,你们五个陪王子去吧!下月十五,在万乘港集合,乘船前往普罗岛。”

    几人欣然领命,这又何尝不是他们一次历练的机会呢?大元首如此安排,恐怕就有这层意思在里面。

    陈津心道:大元首选得都是各大家族青年中的最强者,从他的选人也可以看得出来,普罗岛的确是危机重重。不知道小王子要去危险的普罗岛做什么,难道单纯的去猎杀凶兽?可惜,大元首没有让我一起去,我倒也想去看看。

    交待完事,大元首在侍卫官的护送下离开了宴会厅。大元首离开时虽然让各大家族继续畅饮,可是在他走后宴会的气氛立即变了,各大家族的人找个理由,也陆续离开了。

    陈津将白无瑕送到天伦城外,略带伤感道:“白小姐,我不能跟你回白家了。”

    白无瑕招招手,在陈津靠近些后,语重心长道:“离开白家,你或许会有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你作为王子的师父,与元首接触的肯定很多,你要小心。”

    陈津心中一暖,感到浓浓的关切之。正待他在说感谢的话时,白无瑕语气一变,严厉而又带着点凶蛮道:“你不要因为做了王子师父就沾沾自喜,不思进取,更不能因为贪图享乐而疏于修炼,若是让我发现你修为停滞不前,我重新将你铐上困仙石铐丢到大海中去!”

    说完,瞪了一眼愕然的陈津,迈步离开。

    白望严望着陈津郑重道:“万东,你的()命是无瑕救回来的,可不能忘了白家对你的这份恩,你知道吗?”

    “我知道。”陈津心中冷笑道:白无瑕救的我,我自然会感激她,你白家不过是把我当成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

    看着白家众人离开,陈津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变得凛然,低声道:“这里我又能呆多久?大元首一旦知晓我的份,我就大难临头了,拿回武器后,我就会尽快离开,中原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将来,或许我们还是敌对的两面。”

    望着苍茫夜色,陈津镇定心神,转走回天伦城,明天他就将是王子的符篆术师父了。

    王子名叫夏周,刚过完十五岁没多久,脸上带着青涩和稚气,但他的修为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名列前茅,已处在三目珠的后期,若放到中原各大派中,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之骄子。或许是由于一直养在帝宫中,所接触的人都是对他千依百顺,恭敬有加的缘故,王子夏周的思想也是相当的简单,只是信誓旦旦地想着要变得强大起来,将来继承帝国的王位,于权术()谋,他却不懂。

    这样的人,的确是该到外面经历些事,增长些见识,磨励一下心智。

    相处几,陈津发现小王子十分好学,所会的道术不但种类多,而且都极其高明。除此之外,陈津还发现他还有符篆术的底子,以前肯定是学过。

    相对于道术,夏周对符篆术更为感兴趣,不过他的符篆术却很是一般,像是不得门径。

    上午,陈津认真的为王子讲解了坚韧符的道韵后,又指导他画了几遍,但几遍却都没有成功,休息的间隙,陈津问道:“王子的道术是跟谁学的?”

    夏周从画符失败的懊恼中回过神,道:“我的道术都是父亲教的。”

    陈津又问:“那符篆术呢?”

    夏周还没回答,只听一道声音传来:“也是我教的。”

    陈津一抬头,便看见大元首轻松随意地从回廊处走了过来。

    “参见陛下。”陈津左手抚,躬行礼,心道:看来他对我并不放心,这几应该是一直在暗中观察我,一是看我教的好不好,二是看我有没有什么不轨之心。

    大元首仿佛是恰巧路过一般,打趣道:“王子在符篆术上一直不得其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笑我教的不好啊?”

    陈津忙道:“不敢不敢,只是我没想到陛下也是符篆师。”

    大元首道:“符篆术我只是略懂一二,所以才教不好,故而请万东你来教。刚才听到你对王子几句的指点,我也是受益非浅啊!”

    陈津并不信他,不是所有符篆术高明的人都会教徒弟,这就是所谓的会做不会教。换而言之,如果大元道不但修炼了高深的道术,而且是一个高明的符篆师,那他该是何等的可怕啊?

    大元首坐下来,亲切地道:“万东,你在符篆术上的造诣如此高明,想必你师父的符篆术肯定更为厉害,不知你师父是哪一位?”

    这是在查探我啊!陈津不动声色道:“我师父的脾气很古怪,他从来不和我说他的名号,一直一来,我都是和他在深山中修炼,也不曾听人叫过他的名号。”

    大元首又道:“你是在哪座灵山中修炼?有机会我去拜访拜访你师父。”

    陈津答道:“我和师父是在天乾山脉修炼。师父出山游历去了,让我自己下山闯,至于他何时回来,会不会回来我都不知道。”

    “你的师父脾气可真是古怪。”大元首淡淡笑了笑,又关心道:“居说天乾山下的玉乾河里有凶兽,你来时有没有遇到?”

    陈津眉头一皱,不解道:“天乾山下没有河流啊?”

    “没有河流?”大元首回想一下,恍然道,“是我记错了,玉乾河是不在那里。哎,很久没出去走动了,地名都忘记了,我也该出去走走了。”

    陈津心中清楚,大元首这是在试探自己,幸好事先做过一番功课。这片大陆上,在遥远的西方,的确有一道很少有人去的山脉,名叫天乾山,不过那里根本没有叫做玉乾河的河流。

    果然是伴君如伴虎,不过危险与机遇并存,白无瑕说从中原收集来的法宝精石就存储在天伦城中,如今离取回自己的宝贝又进了一步。

    ——————————————

    (晚点还有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