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只为一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古少行是两仪境的符篆师,若论整体实力,他无法与归一境的强者相比,但若仅论在符篆术上的修为,他两仪境的符篆师的确有得意之处。(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WWW。wanShuba ]

    陈津心道:这个帝国专门设一个符篆师的比试,看来对符篆师比较看重,这是对修习符篆术的鼓励。只是画符时道韵难以把握,这个帝国的符篆师看来并不多,从古少行的目中无人也可看出来。

    稍作休息之后,(毛)家与门家的第二场二比二的比试正式开始。

    二对二的比试比单人对决更具可看(),不但讲究实力,而且讲究配合,若配合的不好,那么这两个人联手的实力就大打折扣;若配合好的,实力将成培增加。

    由于(毛)家因(毛)昆之死对门家怀恨在心,加之(毛)家在第一场单人对决中落败,所以在这场二对二的比试(毛)家是势在必得,如果输了,那么(毛)家就连败两场,既使第三场符篆师的比试赢了,也将遭到淘汰。

    在(毛)家怀着怒火的猛烈攻击下,门家的一个家将在比试中被一拳轰杀,最终于经失败告终。

    那个家将的死亡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波澜,似乎在家族会试上战死是件相当平常的事,家族会族的残酷也让陈津感到心惊,在那些观战者看来,为家族而死是件荣耀的事,进而延伸到为帝国而死,也是一件光荣的事。

    康清晨带着戏虐的笑容看向白无瑕,那意思是在说:瞧见没有,如果你不认输,一会儿他就是你的下场。

    白无瑕看到他的目光,却假装不知,仿佛不答理他一样。

    门家与(毛)家在前两场各有一胜,第三场符篆师的比试就显得犹为最要。

    登场的两个符篆师是两个两仪境初期的符篆师,他们的拼斗让陈津大跌跟镜。他们的修为虽然到到两仪境,但他们的符篆术并不高明。在他们的比试中,道术攻击占攻绝大多数,偶尔才会施出一道符篆术。

    符篆师用道术与符篆术结合,这是常,可在名为符篆师的比试中,道术攻击占据了七成,符篆术的攻击只占三成,未免有些名不符实。当然,为了避免不是符篆师的修士学习几道最基本的符篆术就上场冒充符篆师,大会也规定,在符篆师比试时,上场比试的符篆师至少要施出三道带有攻击()的符篆术才算符篆师。

    场上的两位符篆师在施够三道符篆术后,开始了道术的对决,早把那些威力不够强大的符篆术抛到一边了。

    门家与(毛)家两个符篆术在轰轰烈烈的道术比拼下最终分出胜负,门家的符篆师道术技高一筹,取得了胜利。

    三场比试,门家两胜一负,晋入下一轮,而(毛)家遭到淘汰,将与其它被淘汰的家族继续决出名次。

    门家与(毛)家的比试结果,很快便轮到康家与白家的比试。

    “清晨,去吧!”康家的家主、帝国的镇远侯康崩,信心十足的拍了一下康清晨,与白家的比试,他没有丝毫担心,白家连一局都不可能赢。

    “是!”康清晨瞟了白无瑕一眼,飞入比试场地中央。手持一把上品法器级别的湛蓝色长枪,脸上挂着轻松的笑意,接下的一战,他有十足的把握赢下。

    上次寻宝,白无瑕不但没有抢到这把上品法器级别的长枪,而且在归途中还为救一个小子而大耗真气。白无瑕,纵使你以前修为稍强于我,但今你难是我敌手!

    康清晨在场上站了片刻,仍不见白家有人出战,不由纳闷地向白家的人群看去。

    不仅是他,观礼席上的那些帝国高士以及看台上的那些观战者也都感到纳闷,大多数人也都听说过白家的白无瑕,很多人还是冲着白无瑕来的,毕竟她很可能是八大家族中唯一一个上场比试的女人。

    这时已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白家怎么还不派人出战?”

    “谁知道?莫不是害怕了?”

    “以白无瑕的本领和()格,应该不会害怕才对。”

    “那也说不准,白无瑕毕竟是女人,或许她根本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只是白家为恢复名声捏造出来的假象而已。”

    “嗯,有道理。”

    康家家主康崩扬起宽厚的双下巴,对白望严道:“喂,白老兄,知道三场必败,干脆不上场比试,倒是个好主意,也避免了伤亡,哈哈……”

    观礼台上帝国的高士和元首也不由皱起了眉头,对白家这种避战方式感到不满,如此没有斗志,还如何为帝国效力?

    康清晨却想的是,白无瑕肯定是精力消耗过度,今天还没恢复过来,是以不敢上场比试。

    议论声中,白家仍然没有人出战,值裁喊道:“白家何人出战?若没有人出战,这场比试当弃权认输。”

    白望严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道:“这一场,我们弃权。”

    值裁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扬声喊道:“白家无人应战,弃权认输。下面进行白家与康家的第二场二对二的比试。”

    听见值裁宣布,场中的康清晨飞回到坐位席,带着嘲讽的笑意对白无瑕道:“白小姐,为何不与我比试呢?其实你不用害怕的,我是不会对你下狠手的。”

    白无瑕不去理他,对坐在她旁的一个青年道:“白奇,该我们出场了。”

    “是。”白奇话不多,应了一起,一跃落入场中。白无瑕随后飘然而至。

    康家人俱是一愣,随即明白了白家的意图,他们这是强强联合想赢下第二场,真是狡诈!康清晨暗恼道:就算你们赢下第二场又如何?第三场你们输了还是遭淘汰,何况你们就能确定第二场一定能赢吗?二比二的变数可是很多。

    这也是别的家族不采用这种战略方法的原因,不过白家不同,反正横坚都是输,不如拼一把。

    在观礼席上,一个高傲的中年皱眉道:“家族会试虽然没有规定不许这么做,但大家都约定成俗的在第一场上家族最强者。白家这种做法是不是有些卑鄙了?”

    元首嘴角勾动一下,说道:“况不同,另当别论。白家已到了不变则倒的地步,他们如今就是想赢一场来提升家族士气。管他手段是好与坏,赢了才是硬道理,若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只是我觉得,这方法肯定不是白无敬能想出来的,白望严能够想出来,也没有决心去作,看来是白无瑕想出来并且主张实施的,白家这个姑娘倒是不简单。”

    白家与康家二对二的比试,白无瑕的强大弥补了白奇的弱势,两人联手,经过长达半个时辰的争斗,最终取胜。之所以胜的如此艰难,是因为康家出战的两人中,也有一个是归一境的高手,若是换着白奇与白家的其它人搭挡,这一战白家是必输无疑。

    白无瑕一回到位置上,康清晨立即道:“好,很好,没想到白家居然能赢一场,可喜可贺啊!不过康家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强者就是强者,第三场我看你们靠什么赢。”

    白家与康家的第三场比试很快便开始了,古少行一入比试场,立即叫道:“白家,你们干脆点,有没有符篆师出场比试?我算看透了,你们根本有那种胆量和气魄,丢人!你们的目标也就是赢一场,现在你们做到了,赶紧夹着尾巴回家了。”

    白家能赢一场,到场观战的白家众人也是激动不已,不过第三场谁上呢?古少行在白家受了气,一定不会放过与他比试的白家人,但是如果再不战而败,那就真要被人耻笑了。

    见白家人理亏,古少行一眼瞅见陈津,继续道:“喂,小子,你不是反对白无瑕嫁给我吗?现在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娶了。”从那天之后,他对陈津这个家丁也一直是怀着怨恨。

    陈津笑道:“那是因为你不配。”

    古少行耻笑道:“连出场比试的人都没有,就这种家族的女人我还不配娶?白家无能,也只有白家这样衰势的家族才会收养你这样的废物家丁。有种出来一个符篆师与我比试?看来你们都是没有蛋的龟孙子。”

    白家一个三目珠后期的符篆师起道:“老爷,请让我出战。”

    白无瑕阻止道:“古少行小肚(鸡)肠,报复心极强,他会杀了你的,你根本不是他对手。”

    那个符篆师毅然道:“即使是死,我也要为白家争一口气。”

    陈津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坚硬如铁,说道:“白小姐,还是我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