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信口开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要想让我代表白家出战,除非白小姐嫁给我!

    古少行此言一出,白家人再次呆住了。(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wanshuba.coM]这个要求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提出来,这是明晃晃的趁人之危,是赤()()的要挟,谁让白家此时有求于人呢?

    在正堂门口一直肃然站立的白勒此时眉头皱起,此时也不满地看向屋内的古少行瞅了一眼。

    屋内哑然。白家众人虽然对古少行的无理要求不满,但是并没有放弃对这个年轻高明的符篆师的争取。家族会试明天就将举行,若此时放弃,要想再找到这样的符篆师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少许沉默后,古少行又道:“白小姐,你若嫁给我,那我就铁定是白家的人了,替白家出战也是理所当然。”

    白无瑕还没说话,白无敬回过神来,摆出讨好的笑容,抢上前来道:“我觉得这是一桩大好的喜事啊!妹妹,你想想,白大师年轻有为,在符篆术上的天赋更是出类拔萃,若能嫁她为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你呢?我们白家也会因为有了白大师,实力大幅增强,这是你之幸,是白家之幸啊!”

    白家家主白望严长须垂,儒雅高贵,却是文弱有余,霸气不足。这些年来,他掌管白家,却是苦苦支撑,没有丝毫起色,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他心中知道女儿不喜欢古少行的为人,但若嫁给了古少行,的确可以提升白家实力。长远暂且不说,有了古少行的加入,眼前家族会试或许就不会在第一轮就失败了。但是……

    白望严心思百转,犹豫半晌后,脸上重新堆上笑容,说道:“这门亲事甚好,甚好,我是很赞同的。”

    白家其余几位族老叔伯也纷纷表示赞同,为了白家利益,牺牲一个白无瑕是值得的。

    古少行脸上()笑透着得意,目光扫过众人道:“即然大家都同意,那今天就把这门亲事定了。”

    “我不同意!”一道声音冷冷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站在门口的一个家丁迈着稳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白勒吓了一跳,想拉时已经来不及了,他没想道这个新家丁居然就这么走了进去,心道:来时已经交待过他了,要警慎说话,警慎办事,他怎么没听进去呢?

    陈津走到白无瑕旁,凛然不惧地看着古少行。

    白无敬怒道:“你这家丁,好大的狗胆,这是白家内部的事,岂有你(插)嘴的份儿?”

    陈津道:“我是白小姐救回来的,事关她的终,我自然要站出来说两说,做为一个大家族,被人要挟,轻易妥胁,骨气何在?没有坚硬的骨头是撑不起一个家族的。”

    白望严能掌管白家,虽无能,却也不笨,陈津所说之话正是他刚才犹豫的原因,此时被陈津点出来,顿时无言以对,面带愧色。

    白无敬却叫道:“你这狗奴才,休要这里扭曲事实,结亲之事是我们都赞同的,岂会有错?”

    “都赞同?你们可否问过我?我不赞同。”白无暇话语坚定,凌厉的目光直古少行,傲然道:“白家可以败给其它家族,但不会败于你。古大师既然不想为白家出战,那就请尽快离开,若等我改变主意,你也许就走不出白家了。”

    话语杀气森森,让人不敢怀疑它的真实()。

    古少行心中一惊,面色不由青了。他听闻白无瑕不易对付,却没想到这个姑娘温婉多,却又凶狠泼辣。以他的实力,还真不是白无瑕的对手,心中是真怕白无瑕痛下杀手,灰溜溜地匆忙转离开。

    “古大师,古大师……”白无敬追上去叫了几声。古少行感到后有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看着自己,听见白无敬叫自己,却丝毫不敢停留,心道:这是白家的地盘,今天我暂时不和你们计较,明天的道试大会我会代表康家出战,你们的符篆师最好别遇到我。

    “他走了,他走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白无敬又恼又急,回头看见陈津,气不打一处来,火道:“来人啊,把这小子拉出去砍了!”

    白无瑕挑起眉头道:“这是我的人,谁也不许动他。”

    白无敬不依不饶,又将怒火烧到白无瑕上,恼怒道:“这小子把古少行气走了,现在我们根本找不到可以上得了台面的符篆师,你说怎么办?难道让家里那几个三目珠的符篆师上场比试?那他们只有被杀的份儿!”

    陈津看不下去,你声道:“明天符篆术的比试,我可以上场。”

    白无敬仿佛没听清一样,用手支着耳朵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陈津加重语气,肯定地道:“我说,明天第三场符篆术的比试,我可以为家族出战!”

    “你?”白无敬这次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讥笑道:“你会画符吗?”

    陈津道:“学过些。”

    白无敬简直是无话可说了,真是无知者无畏。

    白无瑕道:“不要开玩笑了,即使你是符篆师,但以你三目珠初期的修为,实力远远不够,比试是很危险的。”

    白无敬耻笑道:“妹妹,你是不是捡回来一个傻子啊?哈哈。”

    白望严敲了一下桌子道:“敬儿,别在和这个家丁纠缠了,当务之急是想想怎么应对明天的家族会试。”

    陈津提议出战的事,显然是被否定了,当下轻轻一笑,也不再勉强。

    白无敬撇撇嘴,无奈地摊开手道:“还有什么可想的?第一场单人对战当然是无瑕出战,胜率五五开。年轻一代中,除了无瑕,当属白岩的实力最强,第二场双人比试由他搭档白奇、赵轩、杨文广三人中的一人即可,这三人实力接近,选谁都行,这场的胜率只有两成。最难的是第三场,我们跟本没有可以派得上场的符篆师,必败无疑。”

    陈津大致听明白了,两个家族对阵,需要必试三场,三局两胜,胜者晋级,而从白无敬安排的对战况来看,白家想胜两场难度很大。

    白望严和几个族老也是一筹莫展,闷头喝茶,上届的家族会试,白家在第一轮就以三战全输的战果惨遭淘汰,难道今年又将重复去年的命运?

    白望严长长叹了口气,目光望向白无瑕,这次家族会试,他把希望都寄托在白无瑕的上,希望第一场时她能赢下来。

    白无瑕领会到白望严的心思,坚定道:“爹,我一定会拼尽全力赢下第一场的。”

    白无敬道:“妹妹,明天就看你的了,你一定要把第一场赢下来啊!”

    陈津想了一下道:“白小姐,你不能赢下第一场。”

    一句话立即轩然大波,招来一片充满愤怒的目光。

    白无敬本就对他有意见,这时瞪着陈津道:“还没比试,你怎么知道不能赢下第一场?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妹妹,这个人老是捣乱,我看还是将他杀了算了。”

    站在门口的白勒在心中叹息道:这小子躲过一劫不知悔改,现在还敢接二连三地信口开河,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白望严认真看了半晌陈津,皱眉道:“你是什么时候在白家做的家护院?我以前为何没见过你?”

    白无瑕道:“这是我昨天刚招来的家丁,名叫万东,今天是头一次当差。”

    白望严对陈津多少产生了些兴趣,问道:“你来说说,无瑕为什么赢不了第一场?”

    陈津道:“白少姐近精气消耗过多,精力透支,明天难以以最强姿态出战,能不能赢下第一场另当别论。我说的白小姐不能赢第一场,是说他不必进行第一场一对一的对决,她可以与一个强者搭档,进行第二场二对二比试,这样,赢面会更大。”

    白无瑕一听即明白,问道:“你是让我们放弃第一场,以强强组合去赢第二场?”

    陈津笑着点头道:“正是如此。”

    白望严惊喜道:“的确是好策略。无瑕和白岩搭挡出战第二场二对二的比试,胜率至少有八层,看来这届家族会试,我们不会以三战全败的丢人战绩遭淘汰了。”

    陈津暗道:你们若是让我为出战第三场符篆师的比试,或许还能够胜两场,从而以二比一的战果进入下一轮。但是你们不稀罕我,我也不稀罕为你们出战。

    白天的闹剧很快便收场了,陈津帮忙卷起红地毯,就回到房间休息了。他这个初来乍到,不知死活的小家丁在家族会试前的沉重氛围中并没有引起多大涟漪,人们谈论的都是明的家族会试。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