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船上内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副统领从船舱离开后,陈津微微叹了口气,心中失望又无奈。(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本^章节由万Shu吧更新]即使画符时困仙石铐被打开,但在警慎的副统领的挟持下,自己仍然难觅逃脱的良机。

    刚要躺下时,船舱门被人砰的一脚踹开了。昏暗的光线下,陈津看见一个壮汉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轰~

    一团火焰在壮汉的手中熊熊燃烧起来,将船舱内照得通亮。这是火焰道术。陈津也得以看清这个壮汉的面容,粗犷魁梧,孔武有力。他并没有穿外袍,像是刚从上起来,只穿着皱巴巴的内衬。

    “喂!”壮汉朝陈津喊了一声,大声问道:“陈津,刚才大统领来找你做什么?”

    “大统领?”陈津好奇问道,“谁是大统领?”

    壮汉道:“就是刚从这里出去,穿着斗篷的那个家伙。”

    陈津眉头一皱,惊疑道:“他是大统领吗?他可告诉我他是副统领。”

    “老子才是副统领。”壮汉眼睛一瞪,涌出一股怒气,手掌中的火焰燃烧更旺,气道:“他娘的,这厮搞什么鬼?明明是大统领,为什么说是副统领?我的本领比他高,平时让他做副统领,我做大统领,他一百个不干,今天发什么疯了?”

    陈津心道:没想到自己猜对了,来找自己画符的那个人果然不是副统领。他之所以隐藏份,是留的一个后招,万一将来我向人告发时,告发的也是副统领,他这是想借我之口嫁祸给副统领,想得还真是周全啊!

    此时的这个壮汉才是真正的副统领。

    从这个()子暴烈的真的副统领口中,陈津也大概猜到些事。这艘船上的大统领和副统领分别代表着两个家族,且副统领的本领比大统领高,在即将到来的家族会试上,大统领害怕胜不过副统领,于是想到了向自己求取符篆。

    陈津暗忖道:这两人在船上,恐怕为大统领之位心生芥蒂,或许已经起过争执,不过若我是我们的头儿,我也会让实力低些但心思警慎的那人来当大统领,这个副统领勇有余,谋不足,且莽撞,容易坏事。

    壮汉见陈津出神,叫了一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他刚才找你做什么呢?”

    陈津吞吞吐吐道:“大统领找我……找我……”

    壮汉副统领急道:“找你做什么?快说!”

    陈津佯装吓得一颤,低声道:“大统领让我给他画制符篆,说要寻个恰当的时机弄死你。”

    副统领瞪着眼问道:“那你给他画了没有?”

    陈津委屈道:“大统领给我打开镣铐,又用弯勾挟持我,我迫不得已给他画了一道镇压符。”

    副统领咬牙怒道:“这个狗|娘养的,打不过我居然暗地里耍手段,要不是老子起来尿尿,还发现不了。他居然想弄死我,我这就找他算帐去。”手掌一握,手心的火焰爆响一声,化为零散火星熄灭,怒气冲冲地摔门离去。

    陈津以为这个莽撞的副统领也会求自己为他画符,那时逃脱的机率就大了,可是陈津没想到这个副统领的脾气是如此的急躁火爆,也不做做准备就去找大统领算帐去了。

    穿着斗篷的大统领从关押陈津的船舱离开后,取下面具,独自来到船头,看着手中的镇压符,脸上(露)出()笑,心里美美地打算着:明天早晨再找那小子要一道大气压力符,有这两道符,战胜(毛)昆那头暴驴不成问题。其实我更想要他的召神符,不过召神容易惹怒神仙,还是算了吧!

    “门志于!”一声大喝从后传来。

    心中正自得意的大统领听见有人叫自己,匆忙收起符篆,回头一看,看见副统领正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平声静气问道:“(毛)昆副统领,你半夜找我有何事?”

    (毛)昆怒道:“休要和我打哈哈,你从陈津那里要来符篆想对付我是不是?”

    大统领门志于眉头一皱,冷声问道:“你去见过他?”

    (毛)昆挑起眉壮的眉头道:“我们出发时,夏蜜公主交待过,若无大事,不许我们不去见他,你居然违令,半夜去向他要符篆,该当何罪?最可恨的是你要弄死我,好好,那我就先弄死你!”不由分说,一记燃烧着火焰的拳头轰向门志于。

    门志于闪开这一拳,喝道:“(毛)昆,你疯了吗?”

    (毛)昆道:“老子正常着,杀了你我就是这艘船上的大统领,在家族会试上还能少一个对手。”一边说着,一边加紧施展道术攻向门志于。

    门志于心道:这个蠢驴实力稍强于我,我若不还手会越来越被动,被他杀了也是有可能的。当下展开道术,猛烈还击。

    (毛)昆见门志于攻击猛烈,咆哮道:“看看,你还真的想弄死我,今天我就要让船上所有的人知道,我这个副统领比你这个大副统厉害。”说着,攻击又加强了几分。

    两人以前也动过手,不过没到生死相见的时候,动手时都留了几分力,比划几招也就算了。可今不同,往的积怨被引爆,两人各施道术,杀招迭出,几招过后,已杀红了眼,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听见船头打斗声,船上的船员纷纷从睡房跑出来,看见大统领与副统领正在进行生死大战,一时不知所措。

    有人见大统领门志于落在下风,大声喊道:“副统领,你为副职,以下犯上竟然要杀大统领,再不停下,我们要动手了。”

    (毛)昆道:“你们知道个,是大统领要杀我,我岂能仍他宰割?”

    又有人道:“大统领是嫉妒副统领的本领。”

    “放,分明就是副统领想要谋杀大统领!”

    “他()()的,没本事就别当大统领。”

    “兄弟们,支持(毛)昆家族的人想造反,杀了他们!”

    “你们这些门志于的爪牙,我们也早就看不过去了。”

    这些船员中也分成了两派,几言不和,动起手来。顿时,船上杀声震天,道术齐飞,两拨人大战在一起。

    不一会儿,桅杆被兵刃斩断,船帆被火焰引燃,甲板被道术崩碎,船上一片狼籍。

    船舱中的陈津被喊杀声惊醒,只感到船摇晃,这是被强大的道术所震引发的。上面打得火朝天,鲜血横飞,陈津却是孤零零地呆在船舱中,无人来救,暗自幻想着上面的战局。大统领实力虽然比副统领弱,不过在关键时刻若能施出镇压符,也能为自己争取到有利的形势,前提是那道镇压符是道成功的符篆。

    正想着,船着更厉害了,船舱中出现了一道裂痕。

    “哎呀,不好!”陈津猛地叫一声,这些人战得太猛烈了,再打下去,这艘船就要毁了。如果船沉没,困在铁笼中的自己岂不是也要沉入水底?有这沉重铁笼子困着,沉入水底就难以浮上来了。

    这时,船体猛地一震,船舱中的又出现两道裂痕。

    “不行,得尽快想办法脱走,否则就要葬大海了,可是我被困仙石铐拷住手脚,又被铁笼关着,让我如何逃啊?”陈津脸上出现惶急之色。

    砰!

    一个满脸是血的汉子撞开了船舱的门,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受伤不轻。

    “喂!”陈津叫了一声。

    只听那汉子“嘘”了一声,小声道:“别吵,外面有人追杀我,我先躲在这里喘口气。”

    陈津心道:原来是被人追来的,只是不知道他是大统领的人还是副统领的人。

    少顷,见无人追来,陈津目光一动,问道:“外面局势怎么样?是不是大统领占居着优势?”

    来人低骂道:“是(毛)昆那头(毛)驴占据着优势,我看大统领今天是凶多吉少,我们也难逃厄运。”

    陈津心中顿时明了,原来他是大统领的人。装着同道:“大统领怎么会落在下风?我给他画制过符篆啊?”

    来人似乎也知道陈津的人份,惊讶道:“你给大统领画过符篆?”

    陈津道:“是啊,大统领待我很好,给我送来酒(),还给我送来被子,他是个大好人,我们已成为朋友了。他预感到副统领要谋杀他,于是让我给他画符,我本来是想给他多画几道符篆的,却没想到副统领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我只画给大统领画出来了一道。该死的(毛)昆,他若敢伤大统领一根毫(毛),我绝对饶不了他。”说着说着,差点声泪俱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