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独战群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火焰是沈盖天放出来的。(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WWW。waNshuba ]刚才他看见陈津用这件布裹的东西在虚空画符,心中好奇这件兵器藏了什么玄机居然要用布掩盖,是以放出火焰,想要一探究竟。

    妖刺()(露)出来,陈津像拿着一个烫手山芋,心中惴惴不安,怯怯地四周打量。

    一阵沉寂之后,一个人大声道:“这不是陈津用过的尖刺吗?”

    跟着有人道:“是啊,在道试时我亲眼见过。”

    “对,就是陈津用过的尖刺。”

    “陈津用过的尖刺怎么在她手上?”

    “她是陈津的什么人?是陈津的徒弟吗?”

    “不管如何,她肯定知道陈津在什么地方。一定要抓住她,她就是找到陈津的线索。”

    旁观众人看着陈津,议论纷纷。

    “我来擒住这妖女,顺便灭了云边鸿!”沈盖天的儿子沈至上越众而出,左手五指成爪,幻出重重爪影抓向陈津,同时右手发力,一个巨大的掌印向云边鸿坐的位置拍去。

    沈至上在上次道试大会上名列第三,符篆术和道术都出类拔萃,看来是学了他父亲沈盖天的本领。如今修为精进,更是狂傲的很。他左手灵动,右手刚猛,两招同时使出,这是两仪境才有的道行。

    “找死!”陈津心头怒起,云边鸿伤重与家眷坐在一起,而沈至上这一掌刚猛迅疾,这一掌足以将云边鸿连同他旁的十多个家眷一起拍死。

    陈津先前战败了裴玉,手中下品法器的短刀让沈至上也有所忌惮,他抓向陈津的手掌不但用上了道术,而且在掌心还藏有一道迷幻符,两者相依,让人难防。

    看见袭来的手掌,陈津左手短刀抵挡,右手妖刺迅速在天空画镇静符。

    “云边鸿这下完了。”旁观众人心中同时想道:云边鸿受重伤,而那个妖女又腾不出手去解救,只有死路一条。

    沈至上心中也在得意,这女子仗着手中的下品法器或许能挡住了自己的一爪,但她休想救了云边鸿。 。

    他们的念头还没转完,猛然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发现陈津背后又生出了一条手臂,握着一把长刀,向着虚空中的大掌印斩去。

    七月流火!

    破虚刀带着一抹火焰斩上大掌印,炽的温度和强劲的刀气让大掌印瞬间幻灭。

    “中品法器!”众人心中倒吸一口凉气,惊讶不已。

    沈至上也是大吃一惊,这个妖女不但用长刀劈散了自己发出的大掌印,而且在他短刀的劈斩下,自己也不得不缩回抓向他的手爪。

    “你这个女人倒也不简单,有本事就再接我一招!”沈至上心中惊讶但并不慌张,正要变招继续攻击时,却见对方长刀劈碎大掌印后,回刀追横扫过来。

    一股至寒的刀气如潮水般涌来!

    “怎么这么快?”沈至上这下心中惊骇异常,一个三目珠的修士发挥出中品法器的道法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能这么快的又发出一种?

    “你有本事也接我一招,严冬寒冰!”陈津手中虚空刀带着冰冷彻骨的刀气横斩而去,同时右手的妖刺已在空中画出一道符篆,“毫尘千钧,镇压!”

    轰隆~

    半空中巨大的磨盘虚影向着沈至上当头砸下。

    沈至上惊之又惊,在两招同时夹击下,他已无力化解,面庞惊恐的变了形。

    “至上,小心!”看着儿子危急万分,沈盖天不顾份,悍然出手。一掌击碎天空中坠下的磨盘,同时一道符篆向着沈至上施出。

    符篆焚尽,化成一个透明的泛着金色的金钟将沈至上罩住。

    金钟护符,云边鸿刚才也施展过一次。

    陈津刀上寒气让地上的青草结了一层白霜,却无法侵入金钟内,但金钟在冰寒的刀气过后,光芒闪了几下也消失了。

    沈盖天道:“至上,这妖女诡异的很,他能虚空画出镇压符,实力肯定不止三目珠境界。”

    沈至上正气凛然道:“爹,上阵父子兵,我们一起斩杀这些败类。 。”

    沈盖天知道现在时间紧急,不想再耽搁下去,盯着陈津道:“你这妖女,藏头缩尾,还有什么本领尽管使出来吧!”这话一出口,显然是默认了儿子的提议。

    沈盖天好歹也是一派之主,要在平时,这种行为肯定要受到他人的耻笑,不过此时是斩妖卫道,众人也没觉得什么,反而在心中认为,将来这将会传为一段佳话。

    陈津道:“各大门派的掌教都被妖族骗去了,而你却不受累及,我看你有问题。”

    沈盖天目光闪烁一下,随后(露)出狠厉光芒,痛恨道:“你这妖女死到临头,还敢污陷我,杀!”

    陈津冷哼一声:“你们父子一起上我又何惧?你与云庄主比试时,不是说想见识大气压力符吗?现在我就如你所愿!”说着,迅速舞动妖刺,开始在虚空画符。

    “大气压力符?你怎么可能会画?别再耽搁时间了。”沈盖天手持两杆短矛,体幻出一道残影,快速向陈津刺去。

    “大气生重力,气压!”陈津妖刺点碎符篆,一个透明的光罩将以陈津为中心形成,将沈盖天父子笼罩在其中,一些站得近的修士也被笼罩住了。

    快速飞的沈盖天猛然感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体如负重物,快速冲刺的形一下子慢了下来。

    “真是大气压力符!”沈盖天心中惊骇。

    几个被笼罩的修士这时也惊叫道:“怎回事?我走路都感到吃力。”

    “你的脸……怎么被挤瘪了?”

    “喔,你的脸也这样。”

    后方的云边鸿心中大为震憾:“她……她是谁?怎么会画大气压力符?”

    沈盖天是经验老道之辈,在这危及关头,吃力地打出一道符篆,喝道:“凄厉鬼叫!”

    符篆焚尽,天空中传来无数鬼叫声,这声音十分刺耳,仿佛有无数的厉鬼尖叫着向自己飞来,要从自己耳中钻入体内,鼓膜生疼,嗡嗡作响。

    在大气压力符内,沈盖天承受着压力,动作虽然减慢了,这但声音却不受影响,瞬间传到陈津耳中。

    陈津忍着心中的烦乱和耳中的痛楚,含收腹,吐气开声。

    “吼”

    这正是从向朔那里学来的吼破山河。

    强大的吼声发出,鬼叫声立即被压了下去,进而被震散,整个空间内充斥的都是吼声。吼声音浪扩散,向外冲击,大气压力的光罩也被震碎。

    沈盖天捂着耳朵,咬牙强忍着,光罩内的沈至上直接被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音波震碎大气压力的光罩,传播出去,虽然声音减弱了,但仍让群雄鼓膜生疼,头脑难受。

    大气压力符的光罩破碎,沈盖天行动恢复自如,喝道:“正阳派的人,给我一起上,杀了这个妖女。”

    “杀!”正阳派的数十个修士一齐冲向陈津。

    “还不知悔改!”陈津肩头一震,背后又生出五条手臂,算上先前生出的一条,再加上原有的左右手,此时一共有八只手臂,每只手臂都拿着一把兵器,威风凛凛,强悍如天神。

    “真是个妖女!”沈盖天率先发难,双枪如两条()毒的毒蛇,攻向陈津。

    “光怪陆离!”陈津一只手臂握着一把长剑,长剑一震,一圈圈光晕从剑上漾出,缠绕住沈盖天。

    沈盖天只觉处在一个光影变幻的空间里,各种光芒变幻成各种奇异景象,令人眼花缭乱,分不清虚实。

    “烈阳剑!”有灵隐派的弟子一下子认出了这把剑。

    “他是杀朱粼师兄的人。”

    沈盖天在光影中听到人们惊讶的声音,立即咆哮道:“这样看来,我徒弟赵严之也是死在你手里吧!可恶啊!”

    “正阳派的弟子,快将他杀了!”沈至上清醒过来,愤怒的吼道。

    “我一初就怀疑,原来那个赵先生果然是是你徒弟!”陈津看着冲过来正阳派的弟子,心中并不恐惧,再次画出镇压符,磨盘坠下,砸死几个,其余被惊散。

    沈盖天喝道:“各大门派,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联手杀了这个妖女!”

    灵隐派为首的一个弟子喊了一声:“灵隐派的弟子,动手!”

    “杀了这妖女。”几个灵隐派的弟子怒不可遏地冲向陈津。

    赵严之当初是想控制朱粼,进而控制百秀城,没想到此时灵隐派的弟子居然还要帮助沈盖天,陈津耻笑道:“正阳派是在图谋你们灵隐派的地盘,你们居然还听他的,真是糊涂!”

    说话时,手上动作并不停,烈阳剑斜劈而下。

    轻轻一剑,天空中却猛然一暗,仿佛有五座大山压了下来。

    “烈阳剑的五岳压顶!”见识过这招的灵隐派弟子惊恐地喊了出来,飞后退,其余冲来的弟子也跟着急退。

    看着陈津轻易将正阳派和灵隐派的两拔人退,众人一时间如受惊的野兽,虎视眈眈却不敢上前。

    杜希明这时出列道:“陈姑娘,没想到你有这种好本领,一路上真是深藏不(露)。在路上你对我们有莫大帮助,我们本不该为难你,不过如今形势不同,你与云边鸿站在一起,还知道太霄门叛徒陈津的下落,诸多原因,我们只有将你擒下,交由师门处置。陈姑娘的本领我自问不如,只有合全太霄门在此弟子之力出手了。”

    龙雪枫道:“老杜,和她罗嗦什么,我看一路上她接近我们是别有用心。那个陈津真是妖()太重,居然与这样的妖女勾搭上了,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你说什么?我师父是你长辈,其容你在背后诋毁?”陈津眼中杀意盎然。

    “你师父?”杜希明一惊,问道,“你是陈津?”

    龙雪枫喝道:“管他是谁,擒住他再行拷问,长弓的老脸是彻底没地儿放了。”说着,向陈津冲去,长刀劈出。

    见此形,太霄门其余弟子纷纷向陈津发起攻击,他们知道归一境的符篆师都不是陈津的对手,龙雪枫肯定更是不敌。

    龙雪枫长刀劈出,精气化成一头冰晶豹子,吡着牙齿扑向陈津。杜希明的木撞术、木冉的风沙术、陈之冲的岩狼拳、吴折桂的烈焰拳等弟子的道术一齐攻向陈津。

    唯独苏文芩站在原处,面色变幻不定,似乎在作着激烈的斗争:“我该出手吗?出手又该帮谁?陈津,我说过我们最好不见,你为何又出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