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姑娘凶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老者坐在房门口的台阶上,不声不响,显得十分孤寂。(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WWW。WAnshuba。 ]

    苏文芩和陈津不明白深更半夜这老头为何还不睡觉。两人走到近前,看见老头面带悲戚之,痛苦地抚(摸)着手中的一个相框。苏文芩问道:“老人家,你在为何事伤心,为何半夜坐在院子里不睡觉呢?”

    老者看了看苏文芩和陈津,悲痛道:“我睡不着啊,今看到你们,我想到了我那苦命的孙子。我有一个孙子,十七岁的时候被恶人抓走了,现在也不知道他在何方,更不知道是生是死。”说完,低头看着手中的相框痛苦地道:“孙子啊,你现在在哪里啊?爷爷想你。”

    抬起头又看着苏文芩和陈津,恳请道:“两位姑娘,我知道你们都是修道之士,以后若是见到我孙子,请你们把我孙子从坏人手里救出来,我老头子在此先谢谢你们了。”

    苏文芩道:“老人家,若真是见到,我们一定会把你孙子救出来的,不过我们还不知道你孙子长的什么样?”

    老者抬起手中的相框道:“这里裱着我孙子的画像,请你们到屋子里来看看。”

    说着将苏文芩和陈津引到屋子里,拉来一张椅子让苏文芩坐下,又为陈津拉来一张。

    陈津被尿憋得急,难为道:“老人家,你能不能告诉我茅房在哪里?我去方便一下再来看。”

    老者抱歉一笑道:“穿过走廊向左走,在西北角处就可以看到茅房了。”

    苏文芩站起来道:“老人家,我和她一起去,等我们回来再看。”

    老者道:“茅房只有一间,你看你们谁先……”

    苏文芩明白老者的意思,大方道:“陈兰,你先去吧!“

    陈津看苏文芩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也不想与她一起,于是道:“苏姐姐,那我先去了。 。”说罢,匆匆走出了门。

    看着陈津走了出去,老者将相框递到苏文芩手中,道:“姑娘,烦请你仔细看看,一定要记住我孙子的长相啊。”

    “老人家,你放心吧。”苏文芩手持相框,在烛火下,开始观看相框中的画像。

    相框中的画像并不是少女,而是一个俊秀的少年,剑眉星目,面带微微的笑容。

    好一个俊秀的少年!苏文芩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一句,忍不住再去多看几眼,画中的少年似乎在眨着眼睛对自己微笑,又像想要诉说着什么,这种奇妙的意境让人忍不住沉迷进去。苏文芩不由看得痴了。

    老者两副画,一副少女画,一副少男画,少女画可让男人沉迷,少男画可让女人痴醉,并且当事人完全不知,就是苏文芩这个两仪初期的修士也无法避免。

    老者站在苏文芩侧后方,看见苏文芩入迷的眼神,(露)出一个计得逞的笑容,踏出一步站到了苏文芩后,板猛然直,眼中闪过一抹异常凶狠的光芒,心道:他们这伙人中,一共有两个两仪境的强者,现在杀了这个两仪境的女修士,事就完成一半了。

    轻轻拔出藏在拐杖中的短刀,缓缓扬了起来,冰冷的刀锋在烛火下闪烁,老者脸上的表凶残狠厉。

    苏文芩醉心欣赏着画像,后的死神已扬起了镰刀,她却全然感觉不到即将降临的死亡。

    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你那个姐妹去茅房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回来。老者眼神一冷,干枯的手掌猛然握紧短刀,就要刺向苏文芩的脖子。

    生死一线之际,门外猛然响起了脚步声。 。

    老者急忙将刀(插)回拐杖中,眉头紧皱,心道:这姑娘去茅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思念间,陈津已经出现在门口。其实陈津根本没去茅房,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尿完就返回来了。如果有人看到一个姑娘站着撒尿,不知会作何感想?

    “苏姐姐,”陈津走进屋内,轻轻叫了一声,“你可以去茅房了。”

    苏文芩仍旧沉浸在对画像的欣赏中,一副全神观注的模样,陈津走过去,轻轻碰了苏文芩一下,又道:“苏姐姐,你可以去茅房了。”

    苏文芩这时才回过神来,“哦”了一声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嗯,那我去了。”

    老者看着苏文芩离开,心中气恨道:你跑不了的,等我杀了这个丫头,下一个就是你。

    苏文芩离开后,陈津将目光落到放在桌面上的那幅画像上,心道:这幅画有那么好看吗?竟然让师姐看得那么着迷。

    老者看见陈津注意到画像,道:“姑娘,你也坐下看看吧,以后若是遇到我孙子,还请你施下援手,将我孙子从恶人手中救出来。”

    “好。”陈津不疑有它,坐在椅子上,就着灯光开始观看桌上的画像。

    陈津一眼看过画像,立即感到画像所画的这个少年神韵很是古怪,以他对画的钻研,一时间也难以看出古怪在什么地方。

    但是无可否认,这幅画给他一种妖异的感觉,其中还透着魅惑,不过这种魅惑对他并不起作用。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老者映在墙上的影子。

    那道本来佝偻着躯的影子猛然直了,并且一件如刀般的东西被他从拐杖中拔了出来,手臂一挥向自己的脖项刺了过来。

    陈津大吃一惊,以墙上的影子作参照,根本不用回头,在那件东西刺来时,他头一低闪躲开来,顺势向前窜出,与老者拉开距离。

    转过来,发现老者变得精神矍铄,正拿着一把雪亮的短刀惊诧地看着自己,似乎刚才那一刀落空,让他感到很不可思议。

    “你……你看着画像,为什么没着迷?这个少年画像,凡是看过的女子,即使是两仪期的强者也将沉迷进去,无法自拔,你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女子,为何能不被迷住?”

    陈津笑道:“你想知道原因吗?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心想:我如果告诉他我不是女人,不知道他能接受得了么?

    老者()笑道:“也不怕告诉你,我是月弯岛妖族的五长老,不过我是人类投奔过去的,这坐庄院的人都被我杀光了,如果我今天杀了你们这几个太霄门的弟子,太霄门肯定会认为是其它几大门派干的,到时引起几大门派的互相猜忌,我们妖族就能趁机抢走云家山庄的青玉了。”

    陈津道:“算盘打得响,可惜的是你遇到了我。今天晚上,我们吃的饭菜中应该是有利尿的食物吧?这种并不是毒药,所以我们没有测试出来。”

    老者笑道:“你聪明嘛,你们一个起来方便,我就可以利用两幅可以分别让男人女人入迷的画将你们一个个的解决掉,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能够不被迷住。你很聪明,但是你也很傻,逃过了一刀居然还不叫救命,那么现在你就没机会了。”说着,五指成爪,抓向陈津。

    一爪探出,爪影重重,从各个方位又疾又狠地攻向陈津,似乎想一爪捏碎陈津的喉咙,让他出不出声音来。

    老者并没有轻敌,这一爪诡异凶狠,即使对付三目珠后期的修士,也可以一招拿下,何况现在要对付的是一个三目珠初期的女修士。

    可是他又怎会想到陈津根本就不是三目珠的境界呢?

    看着爪影袭来,陈津从容不迫地拔出牛犊短刀,劈斩而下,

    精气从短刀上奔腾涌出,在半空化成一头奔怒的牛犊,扬起两蹄奋力踩下。

    老者心中大惊,形一闪,极速后退。他没想到这个姑娘如此的凶悍,虽然这是一把下品法器的短刀,威力强大,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这一刀出刀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让他不得不退避。

    “你是谁?”苏文芩这时也从茅房回来,看到老者突然变得凶狠异常,知道他先前的老态龙钟都是装出来的,甚至隐藏了修为。

    陈津道:“苏姐姐,他是月弯岛妖族的五长老。”

    “我有一个师弟上茅房就没回来,是不是遭到你毒手了?”杜希明这时也带领几个太霄门的弟子赶到,厉声质问。

    “何止一个,是三人。”老者说完,怨毒地看向陈津道,“若不是你这个丫头坏了我的好事,今天你们都得死在我手上。今后我不会饶了你这丫头!”

    龙雪枫闻声也赶了过来,冷声道:“今天你还想逃走吗?”

    老者哈哈一笑道:“正因为我知道你们联起手来我不是你们对手,所以才想将你们一个个悄悄地解决掉,不过,我想走,你们还拦不住。”

    说着,手中短刀向前刺出,喝道:“寸芒闪烁!”顿时,天空中生出一片短小雪亮的刀影,闪烁着光芒飞向众人。

    “法器!”陈津看出来了,这是那把短刀的所带的道法。

    在众人闪躲时,老者一飞冲天,想要逃走。

    此时陈津施出“毫尘千钧”或是大气压力符,都可让这个月弯岛妖族的五长老乖乖落下来,可是那样一施出来,必定会引起太霄门这些弟子的怀疑,心念一转,强行收手了。月弯岛妖族的五长老也穿出屋顶,逃之夭夭。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