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酆都大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既然有魂飞魄散一说,那如今是鬼魂状态的朱粼就能杀死。(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本章节由万书Ba*更新]只是陈津现在还没弄明白,为什么东华帝君一剑刺进鬼魂朱粼的口,他却没有仍何损伤。

    虽然现在杀不了鬼魂朱粼,但也不是没有法子对付他。

    陈津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符篆的画法和其中韵含的道韵,再次舞动妖刺,迅速在虚空中又画出一道符篆,轻喝道:“北()酆都大帝,显灵!”

    妖刺点碎符篆,一个()气极重、穿着绣金黑袍的中年人显现出来,他脸色()沉,不苟言笑,眼神冷冽,带着一种森寒的霸气。

    北()酆都大帝一显现出来,鬼魂朱粼吓浑发颤,兴不起攻击的勇气。北()酆都大帝是地下的一方鬼帝,专门负责管理()曹地府,对鬼魂有一种天生的威慑力,为鬼魂的朱粼如何不怕?

    “你这鬼魂,还不去地府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想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吗?”北()酆都大帝声音冰冷,仿佛来处幽冥的深渊。

    朱粼哆嗦着后退,似乎想尽快远离北()酆都大帝。

    赵先生怂勇道:“朱粼,不要怕他,他不是真是北()酆都大帝,只是一个分而已,杀了他。”话语果断,脸上却充满了忧虑,召神符召来的鬼魂虽然能帮自己战斗,但在危急关头,自己也不一定能指挥得了。

    这番话也确是起到了作用,朱粼大叫一声,兴起即将消失的勇气,手中长剑刺向北()酆都大帝。 。

    “人有三魂六魄,你被打散了一魂,我再杀你两次,你就将消失。”北()酆都大帝一下点中其中关键,朱粼不()为之一怔。

    陈津也顿时明白过来,并非是杀不死,而是要杀死三次。

    朱粼实力本就不如北()酆都大帝,此时又带着恐惧心里,本领难以全部发挥,几招之后便就落在下风。

    “你还有一魂了!”转念间,北()酆都大帝又灭了朱粼一魂,三魂只剩下一魂了。

    朱粼闻言,猛然收剑,惊恐跪拜道:“大帝饶我,我这就下地府去!”说完,形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不见,仅剩那把上品灵器烈阳剑遗留在地上。

    朱粼消失,但烈阳剑并没有消失,烈阳剑释放出的“光怪陆离”的道术还在。北()酆都大帝拾起地上的烈阳剑,随手挽个剑花,烈阳剑像长鲸吸水一样,迅速将萦绕在陈津体围的光影给吸收干净。

    陈津的影也从中显现出来。

    在巨大的磨盘压持下,他双腿正在发颤,显然是支持不住了。

    “破!”北()酆都大帝扬起烈阳剑,一剑斩在磨盘上,咔嚓,磨盘崩散,镇压符的功效消失。

    陈津呼呼喘着气,看着赵先生道:“再晚少许,我可真要被人压成()饼了。”

    赵先生眼角抽动几下,先前有恃无恐的气势早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惊骇:“我虽没修习召神符,但我知道召神符极为难画,能领悟出一种召神符的道韵已经极为难得,没想到你居然连召唤北()酆都大帝的符篆也能领悟出来,我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我师父可不怕你,后会有期!”

    说着,施出一道乘云符,踩上云彩就要逃走。

    “毫尘千钧,镇压!”陈津扬手施出一道符篆,轰隆一声,一个磨盘虚影猛然落下。刚乘云朵飞起的赵先生面色惊变,一下被从空中压了下来。他反应也极快,双手一托,十指化成根根粗壮的树枝将磨盘托住,不过也是显得十分吃力

    陈津怒容满面看着他道:“刚才差点将我压成()饼,现在就想这么挥一挥手踩着云彩就走了?”

    赵先生喘息着道:“放了我,否则我师父一定会杀了你。”

    陈津讪笑道:“你这句话又提醒了我,我放了你,你师父肯定会找我,但我若杀了你,你师父反而不知道是谁杀了你。杀人灭口你不懂吗?”

    “你真是个妖孽,你不知道我师父的恐怖,我师父一定会杀了你为我报仇,你就等死吧!”赵先生大骂一句,接着嘴里叨叨有词,然后喊道:“以我生命之名,传我心之意念,师父,陈津杀我!”

    喊完,赵先生的体化为灰飞,不知飘向了何方。

    陈津眉头皱起,这似乎是一种可以传递意念的秘术,看来他师父肯定是知道是我杀了他,不过,不管他师父是何方高人,我也不会惧怕他。

    与此同时,在粟多、鲁旺、申泉等人的联手下,朱粼的七个爪牙也尽数被诛。

    申泉走到陈津跟前,跪拜下去,诚然道:“我这一跪有两个目的,一是谢你刚才对我的救命之恩;二是是我将你抓到这里来的,要杀就杀我吧,还请饶了我后的那帮兄弟。”

    陈津道:“你不觉得杀你太便宜你了吗?”

    “是。”申泉低头应了一声,心里十分清楚,能修炼到两仪境的修士,哪个不是从血水中淌过来的?哪个不是心狠手辣?自己落得这个地步也是罪有应得。

    陈津哂笑道:“城主朱粼已死,你就来做这个城主吧,这可是极为耗费心血的苦差事。”

    申泉愕然半晌,随即感激涕零,真心拜倒:“申泉已死过一次,今后的命是公子的,任凭公子差遣。”

    陈津赶忙将他扶起,道:“这座百秀城从此时起,就不再属于灵隐派,是属于我陈津的。现在我就将这座城池交由你来打理,你就是新的百秀城城主。今之事,所有人要严守消息,不可让仍何人知道这座城池是我打下来的,否则冲着我的名头,会有各方势力来攻打这座城,我怕我们扛不住。

    如果是你申泉打下来的城池,说不定还有很多暗中想瓦解灵隐派的势力来帮助你呢!”

    申泉担忧道:“也许别的势力不会来攻打,但是灵隐派的人一定会来,他们不可能看着一座大好城池被人夺去而不管。”

    陈津道:“现在就是你这个城主该头疼的时候了,你当勿之急是要把以往百秀城的守卫整编,让他们听从你的指挥,这个你能做到吗?”

    申泉自信道:“这个没问题,我在这些守卫中还有些威信,并且据我所知,这些守卫早就看不惯朱粼的行为了,只是心有怨气却不敢反。”说罢,申泉仍存担忧,道:“纵然如此,如果公子走后,我仍怕我们抵抗不住灵隐派的攻击,毕竟他们是修道大派,高手云集。”

    陈津道:“这个我想过。我现在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在城中住上一段时间,在灵隐派攻来时,灭一灭他们的势气,让他们知道这块骨头难啃,估计他们也不会再轻易来攻打了。”

    鲁旺这时站出来道:“申统领,哦不,申城主,我打造了一批弓弩,比你们现在用的好多了,到时派人去取来,一定可以加强城防。”

    陈津目光闪动,心道:鲁旺曾说解悬峰的人想攻打百秀城西的沛州城,但怕百秀峰出兵援救。如果解悬峰的人不傻,在听到百秀城易主时,肯定会出兵攻打沛州城。如果他们攻下沛州城,今后大可与他们互为依仗。看来还得帮他们一把。

    陈津之所以如此想占领一座城池,是因为想给花泪语等妖族栖居之地。自己有了地盘,规矩自己来定,他们就可以进城来了,可以在街上走动游玩,而不用担心被人围杀。

    百秀城欢迎心善的妖族!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消除人们对这些心善妖族的敌意。

    在议事厅讨论完一番事后,陈津将粟多拉到一旁道:“粟多,我师娘现在还在船上,她有重病,你跟我一起去将她接近城来吧!我这次主要就是想找你为她医病的。”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