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城主寝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从大门进入,穿过一个小庭院,迎面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屋,这里才是水玉致的寝宫。(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waNshuba ]周围连一个下人也没有,水玉致再无顾忌,伸手拔下头上束发的玉簪,一头柔顺的黑发垂落下来,先前的英气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放|浪形骸。

    水玉致轻轻推开镂雕精湛的屋门,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屋内飘散出来。

    “进来啊!”水玉致牵着陈津的手,扭动着腰枝,轻轻将他拉了进去。

    寝宫内十分宽敞,布置华美,香炉中飘出袅袅香气、几扇绣着精美图案的屏风让屋内多了几分雅致趣,远处红帐低垂,隐约可见榻上整齐的被褥。

    陈津的目光移向榻之下,心道:精石和武器就藏在榻之下的密室内吗?

    水玉致发现陈津的目光盯着榻,嗔道:“别着急嘛,我们先去沐浴。”

    “沐浴?一起?”陈津的脸上有些发

    “当然。”水玉致引着陈津向侧室走去。

    在侧室中央有一个四米见方的浴池,水面上飘浮着一层花瓣,花香随着氤氲的气上升,充满了整间屋子。

    水玉致双脚交互踩掉了自己的靴子,光着脚丫站在陈津面前,滴滴地柔声道:“帮我把衣服脱掉。”

    陈津心怦怦直跳,犹豫了一下,缓缓上前,轻轻解开了水玉致的腰带。衣襟敞开,水玉致颈下细腻的肌(露)()(露)出来,陈津心跳得更加厉害,深吸一气,哗啦一声,一下将水玉致所有的衣服全扒了下来。

    水玉致美丽人的躯赤()()的展现在陈津眼前,每一寸肌肤都无比的光滑细腻,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抹。 。凸凹有致的段,平坦光滑的小腹,圆满修长的**,每个部位都极富青活力,陈津下腹不由自主地升出一股躁感。

    人体艺术,我是在欣赏人体艺术。陈津找个借口,强自镇定心神。

    水玉致轻轻推了一下陈津,含怨道:“真不懂趣,你难道不会一件一件脱吗?”说完扭转体,盈盈向沐池走去,光洁的背部,翘的美臂让陈津有忍不住扑上去的()望。

    一阵轻微的水声传来,水玉致已下到浴池中,一边轻轻拨弄着水面的花瓣,一边用媚惑的眼神看着陈津道:“看傻了吗?赶快脱了衣服下来啊!”

    陈津顿时醒悟:我衣服脱光了,上的法宝、武器可就无法携带了。

    事到如今,陈津已别无选择,快速脱光衣服,迅速跳到浴池中。

    浴池的水温正好,泡在其中浑感到舒服,还有水玉致柔软的部轻轻蹭着,那种感觉让人蚀骨**。

    水玉致转过,从浴池边上端来一个果盘,递给陈津道:“削个李子喂我吃。”

    陈津拿起锋利的小刀,削去一个李的皮,送到水玉致手中。水玉致用两指拈起李子,轻轻咬了一口,然后背转过,又对陈津道:“万东,帮我按按背好吗?”

    “好的,城主大人。”

    锋利的小刀还在陈津,水玉致的后背就()(露)在他眼前,陈津眼神一凛,握紧小刀,心道:如今我手中有武器,她又背对着我,这不就是刺杀她的绝佳时机吗?

    不对,她如此警慎的人,怎么会(露)出如此大的一个破绽呢?这是在试探我,其实她正凝神戒备着。

    陈津缓缓舒了一口气,将小刀轻轻放回果盘,然后双手轻轻按上了水玉致光滑的后背。 。水玉致的脸上这时也(露)出了一个陈津没有觉察的笑容。

    沐浴结束,水玉致拿出一条宽大的浴巾包裹住体,然后又递了一条给陈津,道:“不用穿衣服了,裹上它我们去上吧。”

    “嗯,好。”陈津老实地应了一声,心道:果然,她让我把衣服留在这里,我就不可能带着任何的武器和法宝与她上,这一招可真够绝的。不过这在预料之中,到目前为止,看来她已消除了对我的戒心,接下来就看我能不能画出安睡符让她熟睡不醒了。

    来到榻前,水玉致解去浴巾,千百媚的侧卧在上,用一双勾魂的眼神看着陈津。陈津眼神一动,忽然道:“城主大人,可否让属下先为你画眉描唇?”

    “没想到你这人还是趣的。”水玉致轻轻一笑,伸手指了指梳妆台道:“胭脂水粉在那个小屉子里,你去拿吧!”

    陈津欣然一笑,拿来胭脂水粉,道:“城主大人,请人闭上眼睛,我先为你画眉。”

    水玉致不疑有它,含笑闭上双眸,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与她共度良宵的男人不少,可是那些人见到她的体都是急不可耐,何曾有人有这种趣?

    看见水玉致闭上眼睛,陈津笑容依旧,左手为水玉致画眉,右手已沾上涂唇的胭脂,轻轻地在榻边缘画符。

    一条眉(毛)还没画完,陈津的安睡符已经完成。云边鸿曾教给他在多种物体上画符的窍门,如今在这木榻上画符丝毫难不住他。不过由于没有妖刺,陈津不能保证在画符时体内的精气能顺畅施出,所以画符完成,也不知这道安睡符能否成功。

    “睡吧,()|女!”陈津在心中默念符咒,榻上的安睡符没有起丝毫变化。

    失败了!陈津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水玉致这时睁开眼睛,意盎然道:“小怨家,好了吗?奴家某些地方已经有些湿润了,你快点嘛。”

    陈津大窘,心道:这女人可真是浪啊!急忙摆出个笑脸道:“城主大人,你快闭上眼睛,马上就好了。”

    “那你要快点啊!”水玉致又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快点成功吧!陈津收摄心神,尽可能地去控制体内动不稳的精气,手指沾上胭脂,继续在边画符。

    一道安睡符很快又画制完成,陈津怀着忐忑的心,在心中默念道:“睡吧,()|女!”

    符咒念完,陈津惊喜地发现,那道符篆闪过一抹淡淡毫光,心中大喘一口气道:“成功了!”

    安睡符上的毫光一闪即逝,水玉致根本没有觉察。

    “还没好吗?”水玉致这时又睁开眼睛,道“奴家都有些困了。”

    陈津不动声色道:“城主大人,你闭上眼睛再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又过少顷,眉还没画完,倚在头的水玉致已传出了轻微的鼾声,毫无防备下的水玉致就这样在安睡符的作用下睡去。

    “终于搞定了。”陈津顿感轻松,丢掉眉笔,站起来,迅速跑到浴池边上,将衣服穿戴整齐,又把藏在锦囊中的妖刺拿出来,背在背上,之后又迅速跑到榻前。

    万紫初说在榻下有一个密室,精石和就藏在榻下的密室内。

    把水玉致搬到下,陈津掀开铺在上的锦缎褥子,下面出现一块石板,石板上有一个小眼,像是(插)钥匙的钥匙孔。

    钥题在何处,陈津一早就留意到了,水玉致颈子上带的那条项链就坠着一个钥匙状的物件,想来应该是开启密室的钥匙没错。

    从水玉致颈上取下钥匙,将钥匙(插)进小孔中,轻轻一拧,“轧轧”声传来,那块石板先是向上升起,然后向旁边移开,(露)出一道向下的石阶。

    陈津不()欢呼一声,毫不犹豫,拾阶而下,来到一个宽阔的地室里。

    寝宫通明的灯光从地道口照下来,让这地下室里充满了朦朦胧胧的光线,足以看清地下室内的景况。

    地下室内,一边堆放着大量的精石,另一边则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法宝武器,其数量之多,足以拉满满的两马车。

    这些精石比檀山村矿洞内的精石还要多几倍,那些法宝武器的品质都是上品灵器以上的品质,陈津看见这些精石和武器,一时间被惊呆了。

    回过神来,陈津立即拿出准备好的乾坤储物锦囊开始装取精石。他如今已有三个锦囊,从雷长老上收来的锦囊空间最大,来时,他已将这些锦囊中不要的东西都清空了,为的就是尽多能多的装取精石。

    如今时间并不紧迫,陈津把高品质的精石全部装到自己锦囊,待自己的三个锦囊装满后,才开始给万紫初装。在来时,万紫初给他了六个锦囊,让他三个装精石,三个装武器。

    那些武器品质虽然不错,但是最高的也只是上品智器,陈津也用不上,干脆不去装它。找了些好品质的,把万紫初的三个锦囊装得满满的。

    所有锦囊都装满后,地下室内还剩下少许品质低劣的精品,武器法宝倒还不少,不过已经没地方可装了。

    陈津将锦囊贴收好,从石阶回到寝宫。城主水玉致还在地上熟睡,陈津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望向屋外,眼神陡然狠厉起来,接下来将会有一番生死血战,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些精石和武器带出城主府。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