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讶连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更新晚了,很抱歉,但还是无耻地求收藏,求票票)

    ——————————————

    莫愁拂尘不知是什么品质的法宝,化成大蛇可以轻易退龙形的龙女,威力极其强大。(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 。[WWW。wanshuba.coM]在退龙女后,莫愁手臂一抖,拂尘化成的粗大白蛇调转蛇头,张着大口,(露)出尖牙,扭动粗壮的子攻向逃跑的鲁旺、粟多和陈津,大有将三人一起缠绕住的趋势。

    纵跃中,鲁旺两把黑铁大弩往腰间一擦,顿时十支弩箭又搭上铁弩。鲁旺一回头,扣动扳机,十只弩箭一齐向大蛇。可是大蛇体上的鳞片极为坚硬,弩箭在上面全被弹开。

    粟多数十枚银针跟着向大蛇的眼睛,大蛇把脑袋一抬,银针在它的脖子上,仍然被弹开。

    “这家伙太可怕了!”大蛇蛇头已绕到三人前方,势不可挡的缠来,粟多和鲁旺俱是心中一寒。

    “让我来!”陈津一手中妖刺,将迅度发挥到极至,如一道流光向前刺去。妖刺刺穿了雨幕,强劲的势头让雨线纷纷避让。

    嗤!

    妖刺没入白蛇颈部,白蛇痛苦的扭了几下,变回拂丝,嗖嗖嗖的缩了回去,天空中落下一缕被斩断的拂丝。

    “走!”陈津喝了一声。鲁旺、粟多速度都不慢,借此机会已逃出城主府,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陈津还有两个拿手的符篆没施出来,一个是隐符,这道符篆在雨中效果不大,因为虽然隐,但雨水落在上会被溅开,别人能够轻易发现他;二是迷雾符,由于是夜晚攻城,莫愁所带的队伍事先已经服下了明目丹,即使施出迷雾符也不能阻碍众人视线。

    莫愁看着手中损伤的拂尘,惊诧道:“我倒没看出来,你手中那把其貌不扬的尖刺竟然是一件厉害的法宝。 。金丹期、符篆召神、厉害兵器、超人速度,陈津,你这个小杂役的确让我吃惊不小。”

    善财童子和龙女在太霄弟子和莫愁的围攻下,以玉石巨焚的道术斩杀了数名太霄弟子后,最终被人联手杀死,不过他们都是分,死亡后便消失不见。

    与陈津一战,莫愁损失弟子十余人。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却仍让那三人逃走了,莫愁心中郁愤无比,对天大呼:“陈津,你会召神邪术,正道中人无不想杀你积攒功德,你逃不掉的!”

    陈津三人冲出兹阳城,见后没有人追来,便在一处密林中停下脚步,粟多向后看了看,不安问道:“大哥,你召来的那个清纯的小姑娘怎么没跟来?”

    鲁旺一拳砸在粟多头上:“你次厮是不是看上那个小姑娘了?”

    粟多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陈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那是我召来的女神,你不要去泡她。她应该不是莫愁的对手,现在估计已经消失了。”

    粟多()()笑道:“大哥,你什么时候召出来一个,让她跟在我边。”

    陈津白他一眼:“她一个时辰需要几十块四品精石,等你养得起她的时候在说吧。”

    粟多垂头丧气道:“哦,那还是算了吧!”

    陈津正色道:“现在你们也知道了,我会召神邪术。以正道的说法,你们和我在一起,你们的修道将会受到影响,现在你们还要不要跟我一起?”

    粟多抬起头,眼神坚定道:“大哥,你这是在瞧不起我。我相信你的为人,愿意跟随着你,即使邪术影响我修道又如何?哪怕是天遣我也要和他对着干。”

    鲁旺道:“粟多这个小个子都不怕,我还怕个鸟,天塌了我为你们顶着!”

    陈津眼角不知滑下的是泪水还是雨水,振奋道:“有你们两个兄弟,我今生无憾!既然这片天地容不下我们,那我们就重新打出一片新的天地。 。”

    粟多道:“我粟多早就受够了这个世道。还是那句话,我相信大哥的为人,你想干什么,我便跟着你去干。”

    鲁旺瞪着粟多,气道:“他娘的,人矮离心近,我想说的又被你这厮抢先说了。”

    “你这蠢牛,你说谁矮?”粟多扬起怒眉,冷不防一脚踩在鲁旺脚上。

    陈津略带忧虑道:“我现在是金丹一期的修为,召出两三个神仙,再加上我自己的实力,勉强可以对抗一般的两仪境高手,要对抗莫愁这样归一境的强者,我的实力远远不够。现阶段,我们还必需躲藏起来,否则被修道高手寻到,我们就大事不妙了。”

    与莫愁交手时,陈津明显感到莫愁心有余而力不足,当时看表象以为她精气恢复的差不多,但交过手之后,他发现莫愁最多只恢复了五六成的精气。如果莫愁在全盛之时,哪怕召出五百灵官,恐怕也难以逃走。

    五百灵官大满符可以一次()地召出五百个灵官,是陈津现阶段所能使用的召神符中威力最为强大的,但五百个灵官一齐被召出来时,他们单个实力却被打了折扣。

    五百灵官大满符召出的五百个灵官,并不等于用五百个单一灵官符,连续召出的五百个灵官。

    粟多道:“明天太霄门的主力队伍就会赶到兹阳城,那时肯定会派高手搜寻我们,我们现在去哪里?”

    鲁旺挠挠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

    陈津想了想道:“符篆召神被列为正道邪术,杀死会召神邪术的听说还将立下大功德,太霄门如果把我会召神的事散播出去,想杀我的人肯定不少,现在我也想不到合适的去处,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上午,掌教贞吉率领的主力军抵达了兹阳城。

    城主府中百姓的尸体已被运走,地上的血水被一夜的雨水冲洗,也不见了痕迹,只是空中还隐隐有着血腥之气,似乎想要告诉人们,这里在昨夜血流成河。

    太霄门此次出征的所有高层都坐在城主府的大厅内,掌教贞吉仍然是气态威严地坐在道座,所有人正认真听着莫愁汇报昨夜的攻城战况。

    “……城主吕方和东明教的长老弘远真人联手攻我,我不是他二人对手,若非有人相救,我已死。”莫愁细细说道,看似平淡,但众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凶险。

    掌教贞吉眉头一皱:“弘远真人?他居然在兹阳城?听人说他这一年来修为猛进,已然晋升到了归一境。在紧要关头,是谁救了你?”

    “阵津,他已晋升到金丹期。”莫愁对陈津心存恨意,但这事实却不容改变。

    “金丹期?陈津进入到金丹期了?”太霄门所有高层人士全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掌教贞吉嘴角却闪过一个不为人所觉察的欣喜笑容,心道:这个弟子果然不负我重望,这下算是立了一个大功。好!

    莫愁冷哼一声道:“你们太小看陈津了,他几乎凭着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战局,在城主吕方逃走时,他还追上去,杀了吕方,并且带领百姓攻占了城方府。”

    “一个伙夫也能立下如此大的功劳,实在让人感到吃惊。”

    “看来道试八强并非浪得虚名。”

    “陈津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宋长老看向掌教,对他看人的独到目光感到钦佩,掌教贞吉也面(露)惊讶之色,他虽看重陈津,却没想到他能立下如此大的功劳。

    莫愁再次冷哼一声:“陈津的厉害远非于此,他还会符篆召神!”

    “什么?他会符篆召神?”

    “怎么可能?入门时不是测试过吗?一致认为他根本画不出召神符的。”

    “如果他真能画出召神符,那么此子真是隐藏在太深了,太出人意料了。”

    太霄门众多高层人物惊诧的合不拢嘴巴,这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众人心中,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可在这种场合,莫愁又怎敢开玩笑呢?

    莫愁讽刺道:“出人意料的还不直于此,他那把看似平凡的尖刺却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

    听到莫愁说出陈津会符篆召神,掌教贞吉的脸色猛然暗了下去,凝重问道:“现在陈津人呢?”

    莫愁气愤道:“公然反抗我太霄门,杀了我门下十多个弟子,逃走了。”

    烈峰院主任千化问道:“你没拦住他?”

    莫愁道:“我与东明教的弘远长老大战后,精气只恢复了五六成就追了过去。”说着扬起手中拂尘道:“他长本事了,在召出来的两个神仙的帮助下,斩断了我一缕拂丝逃走了。”

    众人向她手中拂尘看出,果然看见一缕拂丝短了一截,无不惊讶异常。虽然当时莫愁只恢复了五六成的精力,但她已是归一境的强者,能从她手下逃走,还斩断了她一缕拂丝,这实力已让人惊心,至少能对抗金丹二期两仪境的修士。

    掌教贞吉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痛苦却又痛恨之难以掩饰地在脸上泛起,仿佛看见一件极为珍的东西自己从桌子上滚下,摔碎在自己面前。

    我本想极力栽培你,但还是没能看清你,一番心血付诸东流。你这把利剑既不为我所用,那就必须毁去!掌教贞吉沉吟许久,眼睛中闪出冷厉电芒,果决道:“陈津不会驭空术,想来不会逃得太远,着两位金丹二期的长老去收捕他,若是找到,勿必将之格杀!”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