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错杀一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吕方由于体内精气不足,飞行的速度还不如陈津在地面纵跃的速度快,但驭空术有驭空术的好处,轻而易举地便可以掠过房屋、飞过酒楼。(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 wanshubA ]

    追到一座酒楼之后,陈津眼前失去了吕方的影,正茫然无措时,酒楼内一个伙计指了指远处的一个院落,小声对陈津道:“我看见他落到那院子里去了。”

    “谢了!”陈津如一道流光向那小院追去。

    “他()()的。”藏在小院中的吕方本想躲在院子里恢复精气,却见陈津一下就找了过来,不得已之下,再次施展驭空术飞起,越过一排房屋。

    陈津追过去,又不见了吕方的影。

    “他进那间屋子里去了。”一个妇女从门缝里探出头来,指着远处一间屋子道。

    陈津感激一笑,冲向那间屋子,心道:看来吕方实在不得民心,现在躲都躲不住。

    “他娘的。”吕方看见陈津又找到自己,大骂一声,从侧面窗户飞出。

    大雨夜,街上虽有灯光,却也不亮,吕方一连躲了好几次,每次都能躲过陈津,却屡屡被人告发,以至被陈津轻易找到。

    “在那儿!”一个**岁的孩童指着吕方的藏地对陈津道。

    “这些刁民,之前我就应该将你们全部杀光!”吕方恨咬牙切齿,只好再次驭空逃跑。

    可是这次他刚升到空中,突然子一晃,从半空中栽倒下来。

    连番驭空,却找不到时机恢复精气,吕方体内精气已尽。 。

    看见吕方掉在地上,虚弱地喘息着,一个老大娘壮起胆子来向他扔出一个(鸡)蛋。吕方哪还有力气闪躲,(鸡)蛋砸在他的脸上,溅了他一脸黄汤。

    “你个老不死的,我杀你全家!”吕方瞪着眼,怒不可遏。

    这时有一个老头看见他连一个(鸡)蛋都躲不过,又向他扔出一颗烂白菜,吕方仍然没躲过,狼狈地站在街道上指着扔白菜的老头大骂:“我看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我要将你们杀的一个不留。”

    话一出口,臭(鸡)蛋、烂白菜、破鞋子、没洗过的小孩尿布……一齐向他扔来,群众已经发现了,平时耀威扬威的城主,此时已没有还手之力。

    “他平时欺负我们不够,现在还要杀死我们,我们打死他!”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声,立即引来一片和声:“打死他!打死他!”

    砰砰砰……

    全是门板开打的声音,一群贫民百姓愤怒地从各自家中冲出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些人拿着木叉,有些人拿着擀面杖,一起冲向吕方。

    吕方逃跑无力,只好吓得抱头,瞬间被人群淹没。

    被欺榨压迫的百姓早就恨透了吕家,却是敢怒不敢言,今得到这个时机,心中的怨恨暴发,把手中的家伙一起朝吕方上招呼。

    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过后,人群散开,吕方瘫软在地上,已被活活打死。

    陈津心道:吕方作恶多端,不得民心,死得也不怨,这些贫民百姓也算是扬眉吐气一回。 。

    陈津拉住一个汉子问道:“敢问大哥,可否知道去城主府怎么走?”

    汉子义愤填膺道:“仙长,城主平时剥削压榨我们,让我们吃不饱饭,穿不暖衣,害苦了我们这些贫民百姓,今天我们就和仙长一起去,抢占城主府!”

    “抢占城主府!”

    “抢占城主府!”

    “将吕家赶出兹阳城!”

    “赶出兹阳城!”

    雨中群激奋,喊声震天。

    陈津看了看人群道:“好吧,那我们就一起去!”

    于是,在众人的指引下,陈津领着一大帮人,浩浩穿过长街,向城主府奔去,沿路有人听说城主吕方已死,又有不少人加入到队伍中去。

    城主府的精兵强将都被吕方带去守城了,此时正在城头与太霄门弟子激战。留守在城主府的只是一少部分人,其中一人陈津居然认识——当在兹阳城被他刺穿了手掌的刘汉金。

    刘汉金被陈津刺穿了手掌,一直怀恨在心,此时一眼便认出了处队伍最前头的陈津,怒道:“你这小子胆敢找上门来撒野,真是不知死活!”抬头又对一大群贫民百姓道:“你等若是再不散去,我将你们脑袋全部打碎!他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小小符篆师,你们以为他能保护好你们吗?”

    这些贫民平时被吕家人欺负怕了,此时被恐吓,不()后退少许。陈津冷冷一笑,手中妖刺一,向着刘汉金刺去。

    刘汉金直觉得一道流光来,还没来得及反应,陈津已经到了他近前,妖刺顶在他的喉咙上。他不过是刚刚进入到三目珠境界,如何与此时的陈津相比?

    那群贫民见敌方的领头之人被制住,神大震,有人大喊一声:“冲啊!”

    其余守卫也没什么真材实料,掉头逃窜。如果不逃,这些发了疯的村民一哄而上,踩也将踩死他们。

    陈津把妖刺轻轻一送,轻易刺破了刘汉金的皮肤,低声威胁道:“吕方的宝贝都藏在什么地方?”

    “别杀我,别杀我,我告诉你。”刘汉金举起手求饶,颤抖道:“在……在书房底下的密室内,但是去密室的机关在哪里我却是不知道。”

    刘汉金说完,陈津一个手刀砍在他脖颈处,刘汉金子一软,昏倒在雨水中。

    陈津也跟着冲进城主府内,看见那些贫民正欢天喜地地在城主府内抢夺东西,有些人抢着金银珠宝、有些人抢着绫罗绸锻,一个小伙子将一个馒头咬在嘴里,两只手正慌乱地将找来的一件长袍往上穿。

    几乎每人都抢着一两件东西,也不嫌贵,个个笑容满面。

    “抓逃兵!抓逃兵……”

    府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喊杀声,紧接着,一群太霄门的弟子涌进城主府内。突然众弟子分开一条路,莫愁持着拂尘走了进来,鲁旺和粟多跟随在她后,看样子莫愁对他们已颇为看重。莫愁气色红润,脸上煞气浓郁,估计耗尽的精气已差不多补回来了。

    城头的战斗已经结束。

    那些守城的兵士看见长老死、城主逃跑,个个无心恋战,不消片刻,便被太霄门的弟子打败,死伤一部分,还有一部分逃到城内。

    看着那群正不亦乐乎抢着东西的贫民百姓,莫愁大喝一声,道:“都给我住手!”回头对弟子道:“把他们都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许走掉!”

    “你,过去。所有人都站在院子中!”

    “你,把嘴里馒头吐了,快站过去!”

    在一群弟子的驱赶下,四五百名百姓,不管老少全部被集中到院子中,他们的兴奋被雨水浇灭,雨水滑过他们额头,个个用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莫愁等人。

    陈津眉头一皱,奇怪问道:“莫愁院主,为何不让他们走?你若是不想让他们抢东西,把他们赶走就是。”

    “把他们赶走?那可不行。”莫愁厉声道,“据我得知,有几个逃兵换上百姓的衣服,混到这些贫民百姓的队伍中来了。赶走他们,岂不是也放走了逃兵?”

    “逃兵是吗?抓出来就是。”

    陈津扫了一眼几百人的贫民队伍,一路上有不少人加入,他也分不清谁是逃兵谁是真的百姓,扬声道:“大家互相看看,把逃兵找出来你们就没事了。”

    几百贫民百姓相互看了又看,却是一脸的茫然,一个汉子站出来道:“仙长,我们很多人都是被城主强迫,刚从附近村庄迁过来的,我们在一起也就一两,很多人都不认识,分不清谁是逃兵。”

    陈津神一紧,感到事的复杂(),侧眼看了一眼莫愁,问道:“莫愁师父,你能分清谁是逃兵吗?”

    莫愁冷酷道:“我分不清。所以,为了不使逃兵逃走,必须将这些百姓全部杀光!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