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月影西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东明派的这一队人马一共有一十六人,除了吕坚这个金丹一期的修士外,其余还有八人是三目珠境界,剩下的则全是()阳液境界的后期。(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Www.waNshuba ]吕坚虽然声称要阻杀太霄门的前锋营,不过凭他们的实力,跟本不够。陈津猜测,他们不过是被派出来的一队斥候罢了,如果真打算杀前锋营,只能说吕坚这厮太过狂妄自大了。

    看见王月儿要和吕坚动手,陈津心中着急,双腿一夹马腹,走到她跟前道:“月儿,把我手铐打开,让我和他打。”

    王月儿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对方实力比我们高出不少,今天我们是凶多吉少,他看你手被铐住,会认为你是我们敌人,或许会放你一马,你就老老实实在后面呆着。”说完,眼神一凛,短剑拍在马腹上,独角马唏津津叫了一声,如箭一样冲向吕坚。冲到近处时,王月儿脚踩马蹬,体腾空而起,手持短剑,直刺吕坚。

    “大家不要动,让我来拿下这漂亮小妞。”吕坚大喝一声,抬起大刀向王月儿刺去,简单直接,并没有使用什么道术。心中想道:对方只是一个三目珠中期的小姑娘,自己这一刀之力足以震开她的短剑。

    刀剑即将碰撞时,王月儿手臂一震,猛然幻化出一蓬手臂的影子,仔细一看,却是实实在在的手臂,就像是一根竹子突然爆裂开,变成无数个细条一样。

    吕坚大吃一惊,他虽然挡住了一把短剑,但其它数十只手臂所持的短剑全绞在他的手臂上。 。衣袖被绞得片片飞舞,粗壮的手臂上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的伤口,痛得他呲牙咧嘴,怒气上涌,叫道:“好你个小妞儿,看大爷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吕坚暗自庆幸自己可以引动质地最坚硬的檀木灵气来淬练体,否则刚才手臂恐怕就被绞成碎()了。此时再也不敢托大,收回大刀,冲出一拳轰向王月儿。

    王月儿在空中,体如竹子一样柔韧,腰肢向后一弯,躲过拳头后,又弹了回来,双臂幻成无数条臂影,连环攻向吕坚。

    吕坚虽然是城主吕方的哥哥,但他并不是东明派的弟子,虽然修炼到了金丹期,但其道术不如大派弟子精妙,被王月儿抢得先机,一时间被打得有些手忙脚乱。

    不过金丹期就是金丹期,吕坚缓过神来,大刀挥斩间,势大力沉,犹如参天巨木倒塌一般,轰隆隆作响。加之他可以引动熊之灵气,巨大手掌挥出,虎虎生风。

    对方以拙破巧,王月儿立即左右支出,刚刚惊险躲闪过劈来的一刀,对方一掌从下往上撩来,只击她脸颊。

    叭!

    王月儿被一掌拍飞出去,骨碌碌在地上滚了数十米才停下,倒在上没有了动静,从她嘴角流出的鲜血洒了一地。

    “月儿!”陈津大叫一声,立即跳下马,惊慌地奔到王月儿边,关切地问道:“月儿,月儿,你怎么样?”

    王月儿面色惨白,气息微弱,嘴角鲜血犹自不停流着,看见陈津极度关切的眼神,带血的嘴角勾出个惨烈的笑容道:“你是不是从没想过要娶我?”

    陈津眼眶湿润,不知该说些什么。 。

    王月儿似乎已经知晓,凄凉笑道:“现在我头脑被震的出血,生命将止,你能不能老实告诉我,那天晚上你是真心和我在一起,还是在利用我?”

    “我……”陈津无地自容,咬着嘴唇道,“那天晚上我救走了解悬峰的叛乱弟子,迫于无奈,才用你作的掩护。”

    “可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你……”王月儿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陈津,眼眶中涌出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溅在陈津擅抖的手背上。

    突然,王月儿眼角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两行血泪从从眼角流出。

    “月儿!”陈津哽咽着,低声呼唤着。在他因无能无力而痛苦的目光下,王月儿眼神慢慢黯淡下去,最后无力地合上了双眼,绝了生机。

    吕坚那一掌实在太重了,震裂了王月儿头颅中的血管。

    吕坚见击败了王月儿,骑在马上张狂大笑:“哈哈哈,这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实力弱还这么张狂?还有谁不服?不服的就站出来。”

    周勇和其它人见状,颤颤惊惊开始往后退缩,慢慢将处在后方的陈津显(露)出来。

    陈津抱着王月儿,低头默然无语,眼睛已经发红,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像一匹看着配偶死去,准备吃掉凶手的野狼。

    陈津缓缓站了起来,冷冷道:“我不服。”

    吕坚打量他几眼道:“我见你双手被拷,你是何人?”

    陈津已从王月儿腰间找到了钥匙,一边解着手拷,一边道:“一个犯了错的伙夫而已。”

    “伙夫?”吕坚耻笑道:“三目珠境界中期的高手都被我打败,你一个三目珠境界初期的伙夫也敢不服?找死!”

    说着,大刀挥斩而下,刀虽未至,但锋利的刀气已当头劈来。

    嗖!

    陈津抱起王月儿,影一闪,躲避开刀锋,落在物质马车上。将王月儿轻轻放下,陈津反手拔出背后妖刺,缓慢而沉重地在虚空中画出一道符篆,暗金色的符篆似乎蕴含着悲愤的绪,光晕闪烁不定。

    “符篆师,他是符篆师!”

    “三目珠境界的符篆师不足为惧!”

    “太霄门就一个符篆师,我知道他是谁了!”

    吕坚带来的队伍中响起了惊疑声。

    “去死吧!”陈津妖刺一下点碎符篆,声音仿佛来自幽冥地府,让人不寒而粟。

    轰!

    吕坚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直径六七米的厚重磨盘,当头落下,吓得面色巨变,子离马横飞,惊险逃出去了,可是他座下马匹却悲嘶一声,被压成()泥。

    “想逃?”陈津手腕一抖,一张符篆出现在手中,凛然喝道:“迷雾,生成!”

    滚滚迷雾,瞬间弥漫山林。

    “没用的,出来时我已经服用了明目丹。”吕坚大笑,他环顾四顾,四周清晰如常,可是却不见陈津的影子。

    “我们没吃明目丹啊。”迷雾中,吕坚的一个同伴惊慌说道。明目丹相当珍贵,不可能每个人都吃,并且是在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符篆师的况下,话刚说完,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吕坚急忙循声望去,只见一把尖刺从一个同伴的膛刺出,他可以肯定那把尖刺就是那个符篆师所拿的兵器,可是他却没看对方的影子。更让他惊恐的是那个同伴的体具然慢慢干瘪下去,精血像是被什么吸走了一样。

    嗤!

    尖刺从干瘪的体中拔出,接着也消失不见。

    “啊~”

    又一声惨叫传来,死法相同,被尖刺刺穿膛,吸走精血而死。

    跟随吕坚前来的十几个修士处迷雾之中,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听着同伴的惨叫声,他们肝胆俱裂,紧张的呼吸又急又重。

    吕坚被吓得魂飞魄散,可是就是看不见敌人的影。惨叫声连二连三传来,一具具干瘪的尸体倒下,吕坚被这声音折磨的快发疯了,他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可偏偏敌人神出鬼没,连影都看不见。

    站在迷雾外围的周通等人,看不见迷雾内的形,听着传出的一声声惨叫,莫名的面面相觑,均在想:这个伙夫在里面搞什么鬼?

    又一声惨叫声在背后响起,吕坚惊恐的额头上冷汗直冒,他急忙转去看,发现自己带来的人员已全部倒下,唯独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迷雾中。

    “我明白了。”吕坚横刀前,似乎想明白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伸手拽了一把黑黑的(毛),挥手撒向空中。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