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目珠成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水里有怪物!”陈津猛的一惊,双掌一拍水面,借力冲上半空。(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 。[WWW。WAnShuba ]

    说来奇怪,雾气升腾而上,在深谷之上雾气萦绕,这谷底雾气倒是稀薄的很,呈现出一片清明。

    陈津升到半空,便看到一条大鱼咬住了他的脚趾头。这条鱼近一尺长,呈青白色,前端伸出一根长刺,极其尖锐,顶端像一把锥子,它嘴中的牙齿也十分锋利,透过鞋子,深深咬住陈津脚趾头,使即被带到半空也不松嘴。

    冲到半空,陈津子一拧,落到了岸上,使劲一摔,才将那条鱼甩掉。

    尖嘴鱼掉到地上,弹跳不止,似乎不甘心,还想要去咬人。

    “什么鬼鱼,也太凶狠了。”陈津骂了一句,心中猜测,刚才或许就是这尖嘴鱼撞破了水灵之盾。鱼对水的熟悉程度自然要超出人类,或许它能凭着本能直觉寻找到水泡的薄弱点。

    又狠狠踩了一脚尖嘴鱼,陈津开始打量四周。

    这峡谷下面并没有上面宽阔,由于谷底雾气稀薄,陈津能够清晰看到另一边。两边都是陡峭石壁,由于潮湿,生了一些青苔,显得更加湿滑。

    陈津走了几步,突然感到有一股气流开始往丹田中注入。

    “忘了,跳下来时我服了那枚三品灵丹,大概是药力开始发作了。”陈津急忙盘膝坐下,开始运功调息。

    在内视下,他看到一股气息注入到丹田中,一部分气息滋养丹田,让丹田变得更加坚韧牢固,另一部分气息注入到一()一阳两股粘稠的精气中。

    两股精气变得更加粘稠,像在米糊中加入了淀粉,原本就干涩的两股精气变得愈发干涩,转动得越来越缓慢。 。

    “糟糕,千万别停下。”陈津心中骇然,一旦精气停滞运转,变成一团死气,那么修为就白费了。

    陈津想阻止那股精气注入丹田中,可却无能无力,急得额头都渗出一层汗水。

    焦急恐慌中,陈津眼睁睁地看着那两股精气颤抖了一下,两下……

    “别停,别停,别停!”陈津心里唤呼着,祈祷着。可是那两股精气并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无力地停止了转动。

    嗡~

    仿佛看见心的人倒在自己面前,陈津脑袋一片空白,痛苦地想道:“完了!”。

    正在他绝望之际,一股气息再次注入到他丹田中,这股气息像是一剂增加动力的润滑剂,一经注入,那一()一是两股精气晃动了一下,又开始缓缓运转。

    陈津兴奋的心脏开始狂跳,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立刻平复心,开始引动丹田中的精气,助它加速运转。

    呼!呼呼!

    两股精气时而正转时而反转,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疾,陈津自己都把持不住了。

    随着转速增加,一()一阳两股精气,开始出现分裂趋势。

    轰~

    两股精气分崩离析,瞬间碎成三块,每块旋转浓缩,渐渐变成了三个黑白相间眼珠状的物体,这三个眼珠的形态已非液态,可以看成是一个柔软的固体。

    三个眼珠经过排列重组,在丹田中缓组转动着。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目珠境界成也!

    陈津兴奋之余却也感到悲哀,那三个眼珠转依然是时而正转,时而反转,无规则可循,看来精气仍然不稳定。 。

    长弓自创的这修行功法《养精术》有利有弊,利的是只要有精气辅助,它可以使人修为提升迅度,弊的是修炼它,体内的精气变得不稳定,凡事皆有利有弊,难有尽善尽美的东西,许久以来,陈津也就接受了这种现状。

    进入到三目珠境界,陈津感到自己的精力在增加,可以将更多精气压缩在丹田中,在丹田中精气盈|满时,同时召出三个神仙还会有结余。

    晋升到三目珠境界,除了可同时召出三个神仙外,在正道符篆术方面,又可以多画两种符篆——坚韧符和增重符。

    拿出精石,吸收其中精气,把丹田存贮满,陈津出于好奇,测试了疾光掠影,发现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还不止,兴奋之下施展疾光掠影,在潭边飞驰,好不快活!

    一天时光很快过去,夕阳照不进谷底,谷底灰朦朦一片片。陈津在水潭边上信步前行,希望找到晚餐和住宿的地方。

    前边陡峭的石壁边上出现一个黑点,应该是一个山洞。陈津心中一喜,刚想走过去,却听见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从洞内传出来,紧接着,他看见一个老头拖着沉重的铁链从中走出来。

    老头须发皆白,杂乱一团,上穿的衣服又脏又破,一双鞋子早已磨破,几只满是泥垢的脚趾头(露)在外面。

    他手上脚上都戴着镣铐,脚上的镣铐上还被铸了一根粗壮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延伸进山洞里,好像是固定在这山洞里,让这老头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山洞附近。

    老头神哀莫,一走一晃,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行走时带动镣铐发出的声响。

    “这谷底怎么还困了一个老头?”陈津心中十分惊讶。

    老头一抬头看见陈津,哀的莫的眼神顿时被恨意掩盖,他举起干枯的手爪,颤巍巍地向陈津奔过去,边跑边喊:“你们这帮畜生,我要杀了你们!”

    陈津不明所以,这老者步伐虚晃,陈津一拳就能将他打倒,不过看到这老者疯狂的样子,陈津还是后退了几步。

    老头冲到陈津面前时,形猛然一滞,无法再前进,原来是脚下连着铁链不够长了。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老头犹自挥舞着手爪,冲陈津叫嚣不止。

    陈津道:“老人家,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被人下山谷的。”

    “当我老头子这么好骗吗?已经用这种伎量骗过我一次,还想再骗我一次吗?”老头气得使劲拉扯手镣,发出啪啪的响声。

    陈津不知道这老头是不是疯了,试探()问道:“别人怎么骗你的?”

    “他想从我这里得到秘匙,我说我没有秘匙,他却不信,就派了一个人下来,那人假装说是被人打下来的,后来还要救我出去,如此示好,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密匙罢了。你今天又来,难道真当我老糊涂了吗?”老头越说越气愤,开始用咬齿咬铁镣。

    陈津看出来了,这个老头肯定是长久被人困在这里,又遭人谋害,现在变得有些疯癫了。

    陈津又问:“是谁把你困在这里的?”

    “别再装了,他派你下来的,难道你不知道?老头子饿了,不和你说了。”老头刚才还状若疯狂的要杀了陈津,此时又显得不答理他,蹒跚地走到水潭边上,那里放着一根削尖的木叉。

    老头拿着木叉,静立水边,一动不动。陈津眨了一下眼睛,忽然发现老头不见了,水潭边多了一个枯树桩而已,在仔细一看,那枯树桩分明就是那老头。

    “居……居然与自然合二为一了?”陈津骇然,刚才所见,并不是老头消失了,而是老头与自然合二为一,溶于自然后给他的一种错觉。

    所谓“道法自然”,这是对自然的一种感悟,少有人能达到这种状态,陈津还是初次见到,并且是从这山谷中的一个疯老头上见到,让他如何能不吃惊!

    老头手持木叉,嗤的一声刺入手中,提起来时,木叉上已经刺了一条大鱼,正摆着尾巴挣扎着。

    从木叉上将鱼卸下,老头一手抓着鱼头,一手抓着鱼尾,朝陈津呵呵一笑,突然哇的一口咬在鱼背上,开始享受起生鱼()的滋味。

    一条鱼吃完,老头用沾满鱼血的手一抹嘴,又寻了一根鱼刺开始剔牙。

    “这老头脑子不正常,行为疯疯癫癫的,我还是离他远些好。”陈津不能确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是好人困在此地的恶魔,自己再救了他,岂不是要酿成大祸。

    看那老头从水中刺鱼,陈津也效仿,用妖刺从水中刺了一条尖嘴鱼,然后寻来柴和,烤着吃。

    烤鱼香味很快溢了出来,那老头走近些,咂了咂嘴,指着烤鱼道:“你把这鱼给我,晚上我让你住山洞。”

    “你不杀我了?”陈津问道。

    老头摆了摆手:“只要你天天给我烤鱼吃,我就不杀你了。”

    “当真?”

    “当真!”

    陈津喜道:“那好,这鱼就给你了。”

    其实陈津根本不害怕他,他已经用灵识探查过了,这老头上没有丝毫灵气波动,只是对自然的感悟超凡出众而已。

    “跟我来山洞,我给你找住处。”老头接过鱼,转往山洞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