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一夜情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黎明已经到来,黑夜马上就将过去,天地的尽头出现了一线曙光。(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本书由万书Ba更新]

    可是太霄门非但没能收捕到逃跑的解悬门的人,反倒被他们伤了不少人,从最后发现解悬门队伍的地点来看,此时,他们应该己经不再霄琅山的范围内了。

    太霄掌教贞吉威严的面容添了几分火气,向来稳如山岳的他此时也有些坐立不安,弟子送来的早饭都被他挥袖拒之。

    谋划许久,本以为是百密无一疏的计划为何失败了?那帮来解救解悬门的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听被击败的弟子汇报,解悬门逃跑的队伍中根本没有鬼气森森的黑袍人,也没有使钢叉的大汉,这些人哪儿去了?难道凭空消失了?

    太阳从地平线上(露)出半张脸,清晨的气候舒爽宜人,淡淡的阳光从窗户照进屋内,多了一份温温柔柔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在上多温存一下。王月儿迷迷朦朦(露)出一个慵懒的微笑,昨天晚上睡的可真舒服啊,还想再睡会儿……

    王月儿忽然一怔,自责道:“该死,我怎么睡着了?我不是要监视陈津的吗?”

    蹭地一下从上坐起来,王月儿目光向外瞟了一眼,神顿时惊住了:我昨晚根本没有进屋,要睡也应该睡在门口才对?怎么会睡在屋内的上?谁把我弄进来的?

    再低头朝自己上一看,王月儿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天呐,谁帮我脱的衣服?一丝不挂,赤()()的,自己可没有()|睡的习惯。

    王月儿本能反应,想要拉起上的被子,遮住已经()(露)在外、被阳光渲染的更为粉白相间的酥|,可是拉了一下,竟然没拉动,被子的另一端似乎被什么东西压着。 。

    王月儿呆住了,心里想着,那种不好的预感可千万不要发生,她战战惊惊,慢慢转过头,终于看清了旁边的景象。

    一个上肌()线条匀称、形完美的青年男子赤)体的躺在她旁边,他侧着子,一条腿正压着被子一角,以至于都能看见他半个光着的股。

    “啊,唔……”王月儿惊吓过度,刚惊叫出声,旁的青年男子骤然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顺带将她按倒在上,恐吓道:“别叫,你一叫引来了别人,让别人看见我们这样,你觉得好吗?”

    王月儿扒开青年男子的手,杀气腾腾的低声道:“陈津,我要杀了你!”她声音不大,看来也是怕引来别人。

    睡在王月儿旁、赤)体的男子正是陈津,他侧了一下子,半边赤()的子靠在王月儿上,邪邪一笑道:“你舍得吗?”

    王月儿想推却没推开他,怒道:“我说我昨晚怎么睡着了,肯定是你对我施安睡符了,趁我睡着,你实施什么()谋去了?我要去告诉师父。”

    陈津将她搂紧,深又略带自责地看着她道:“月儿,昨夜我休息一阵感觉头痛好多了,然后就想起你,你知道吗?你太漂亮了,想着想着我就把持不住自己,然后就施安睡符,在你睡着后将你抱到了上,再然后……”陈津停顿了一下,给王月儿以暇想的空间,果然王月儿的脸红了。 。

    陈津又道:“我一晚都和你睡在一起,真的没去做别的事,即使你告诉莫愁,我依然会这样说。”

    这句才是关键,王月儿虽然气得膛起伏,不过安份多了,如果真要告诉师父,让别人知道自己和这小子睡了一晚上,那自己的名节就完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啦?

    王月儿沉住气,瞪眼看着陈津问道:“昨晚你到底对我做过什么?”虽然她心中早猜到了,不过还想证明一下,如果侥幸这小子头晕什么也没做呢?那自己就去告诉师父,非狠狠惩治他不可。

    陈津老实道:“你这么漂亮,脱光衣服又这么人,你说我能做什么?难道你下没感觉?”

    王月儿立即夹|紧双腿,想要去寻找那种感觉。可是她并没有感到下有被撕裂的痛苦,难道昨天晚上的感觉这么快就消失了?又或是他驾轻就熟、经验丰富?王月儿并不傻,她稍稍抬起被子,就着清晨的阳光去看单,仔细看了一番后,她弱弱地问道:“为……为什么没落红?我……我可是处……处子之。”

    陈津难为地笑笑:“不好意思,我……我也是第一次,我从书上看到,第一次的男人容易……那个,容易早|泄,早|泄你知道吗?我……我还没进去就……就那个了。严格来说,这个其实也不算毁你清白。”

    王月儿气道:“都被你看光了还不算毁我清白?何况你……你肯定动手动嘴了。”

    “既然已经毁了清白,那我们就再试一次吧!”陈津的手掌温柔的抚(摸)到了王月儿平坦的小腹上。

    王月儿只是生气陈津()了自己,在内心深处其实并不讨厌陈津,在陈津手掌抚(摸)到她小腹上时,她感到体开始发,一种()望在体内升腾,她想有人吻住她的唇,然后吻过脖颈,去亲她的蓓蕾。

    这种感觉随着陈津的轻轻抚(摸)越来越强烈,王月儿躯不()微微扭动了一下,一只手勾住了陈津的脖子,另一手压在陈津抚(摸)她小腹的手上。她轻轻捉着陈津的手掌,导引着他向小腹之下(摸)去,那里似乎有了反应,更需要人的抚。

    “我想了。”王月儿|喘着低声说道。

    可就在这时,陈津抽回手掌,坐起子道:“天亮了,该起了,再不起就有人找来了。”

    “你……”王月儿嗔怪地看着陈津,气得说不出话来,之后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撒气似的狠狠地踢了几下

    陈津一边穿着一衣服,一边强忍着笑意,眼睛中闪着坏坏的光芒。

    到了现在,他也不怕王月儿去向莫愁告发他昨晚对他施安睡符的事。王月儿肯定不想让人知道她失了清白,如果说昨晚上她是在不知的时候被强暴的,那么早上起之后,她还主动想要,这就怪不得别人了,这说出去恐怕会更丢人。

    两人穿好衣服,表怪异地走出厢房,王月儿看见解悬峰的围墙竟然不见了,大吃一惊,问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陈津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和你做过之后,我很累,倒下又睡着了,外面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王月儿不满地瞥了一眼陈津,似乎对他刚才不顾自己感受突然中断仍怀有怨气。

    两人没走多远,看见莫愁迎面走了过来,她目光一直看着陈津,似乎是冲着陈津而来。

    果然,还没走近,莫愁就急着问道:“月儿,陈津昨晚可有异动?”

    “回师父,陈津昨晚老老实实在房间睡觉,弟子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动。”王月儿说起慌来面不改色,一看就是惯犯,接着又问道:“师父,昨晚发生什么事了?解悬峰道院的围墙怎么不见了?”

    “你昨晚睡着了?”莫愁盯着王月儿问道。

    王月儿歉然点了点头,道:“弟子本来不想睡的,可是实在太困,一放松下来还是睡着了。”

    “既然睡着了,又如何知道他没有异动?”

    王月儿眼珠一动,说道:“弟子和他睡在一间厢房里,不过他睡在上,弟子是背靠在房门上,依着房门睡着了,那间房没有窗户,他若是出门了,肯定会惊醒弟子。”

    听王月儿在坐在门口睡着了,莫愁感慨道:“你也算是有心。不过你睡得也太死了,昨晚发生那么大的事你都没醒,为师一忙也忘记你了。”

    王月儿再次好奇问道:“师父,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莫愁长叹一声道:“解悬门的叛犯分子有一部分逃走了。”

    “逃走了?”王月儿思索着道,“他们不都戴着困仙石铐吗?怎么能在严密的看押下逃走?”

    “是有人来救他们。”莫愁用冷冽的眼神看向陈津道,“其中有一个人是会施展迷雾符的符篆师。”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