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摆酒道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这个突然袭击陈津的灰衣人正是穿着灰白道袍的欧阳远。(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本章节由Wan书吧更新]

    欧阳远听说苏文芩和陈津来此聚餐,原本只想暗中跟踪,看看苏文芩和陈津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可他一路跟踪下来,发现这两人有说有笑,甚是亲密,苏文芩更是在大晚上不厌其烦地教陈津轻功法。亲眼目睹两人这种关系,让欧阳远原本就嫉恨的心理变得更加浓烈。

    在苏文芩离开后,欧阳远终于按耐不住向陈津出手了。

    听到陈津叫出自己名字,欧阳远也不答话,手中长剑一抖,又要攻向陈津,看来是铁了心要杀掉陈津。就在欧阳远将要发动第三次攻击时,一道喝声传来:“住手!”

    声到人道,一个道影如夜枭一般从远处飞来,比陈津和欧阳远的速度都要快。

    那道影迅疾飞来,落在陈津和欧阳远中间,看看两人,看后挠着鼻子道:“你们两位这是干什么?大晚上的还在切磋呢?晚上切磋还用上杀招可不好,容易误伤。”

    陈津看清来人,竟然是苏文芩的师父陈术立,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没有人把他当傻子,他肯定看出了这两人不是在切磋。

    欧阳远抱拳先向陈术立施了一礼,然后委屈又气愤地指着陈津道:“师叔,我对文芩好你是知道的,可是陈津这个第三者却想从中(插)一脚,坏我们好事。并且今天他和文芩聚餐回来,一路上文芩好心教他道术,他却心存()|念,暗中占文芩便宜,师叔,你说他可恨不可恨?我是忍无可忍才想出手教训他一下。 。”

    陈津耻笑道:“义正辞严啊,我在你口中我俨然成了一个下流胚子。”

    “原来是因为文芩啊!”陈术立恍然,笑呵呵道,“欧阳师侄,文芩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她知道因为她,你杀了或是伤了别的弟子,那她估计对你就丧失好感了。不如这样,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就是道试大会,道试时打伤或是打死对方也无人会怪罪,到时你们就在道试大会上一较高下,输者就和文芩撇清关系,胜者我将会极力撮合他和文芩的婚事,你们看如何?”

    欧阳远心道:陈师叔果然是对我好,他这样说明显是向着我,想那陈津,半年后怎么可能是我对手?文芩肯定是属于我。陈津,就让你再多活半年,到时我就是当着文芩的面将你杀了她也不会怪我。

    欧阳远心中狂喜不已,却装出一副谦和的模样道:“师叔提议甚好,半年后我会在道试大会上和陈津一较高下,到时还请师叔作个见证。”

    陈术立呵呵一笑,而后(露)出一副极其痛苦的表,用手揉着肚子道:“饿死了,饿死了,今之事就到此为止吧,我得找东西吃。”

    欧阳远忙道:“师叔,不如去我那儿,我那儿有酱卤牛(),还有几坛好酒,正想着哪天给师叔送去呢。”

    “有()有酒,那太好了,欧阳师侄,走走走,我们赶快去。”陈术立咂了咂嘴,急切说道。

    “是。 。”欧阳远临走时瞟了陈津一眼,那眼神带着些许得意的笑意,似乎在说:和我抢女人,你只有死路一条!

    陈津淡然一笑,心中却有些沉重:道试大会,灵隐派的朱粼要杀我,现在又多了一个欧阳远,时间已经不多了,得抓紧修炼才行啊!可是我在修炼,他们也在修炼,纵然我有大量精石辅助修炼,比他们进步的快,但是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了,我能赶上他们吗?

    机会是靠争取的,如果努力了,到时我即使不是他们对手,也无怨无悔。

    陈津没有别的法门可修炼,虽然知道长弓自创的《养精术》不够完美,也只能继续修炼下去。

    那场不欢而散的聚餐过去了一天,又到了傍晚时分。阳光敛去,岩石逐渐变凉,植物欢呼着,迎接甘(露)的降临。此际,陈津仍坐在独秀峰后山石崖上,刻苦修炼。

    如今他不但要凝炼精气,而且要从感悟中完善自己疾光掠影的法,动静结合,一天苦修下来,也颇有收获。

    天还没黑,陈津还想在这里在练些时候,可是却有一个弟子跑到后山来叫他,让他尽快赶到道德观。

    “此时去道德观做什么?宇翔老师晚上是不授课的,何况他的腿伤还没好。”问明缘由,陈津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昨晚聚餐斗殴的事被解悬峰的院主和宇翔知道了,两人决定在道德观摆一桌和头酒,邀上昨天的几个弟子同去,让萧寒和钟才当众向其余几人道歉,希望这些弟子能冰释前嫌,和睦共处。

    既然来请,那就去吧!陈津也不是矫的人,跟随那个弟子来到道德观。

    在道德观的客厅中,菜已上齐,酒已摆好,诺大的桌子周围已坐了不少人。主位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显得十分谦和,看见陈津到来,起欢迎,让陈津就坐。陈津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宇翔,除了龙雪枫,那晚聚餐的其它弟子到已经到齐。

    在苏文芩的引荐和介绍下,陈津得知,那个谦和的中年男子是解悬峰的副院主宋贤,和他同来的还有一位解悬峰的弟子,名叫邬钧。

    现在就差龙雪枫了。

    在等待中,龙雪枫珊珊来迟,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客厅中已点上了灯火。宋贤没有丝毫怪罪之意,仍旧是十分随和的起相迎,不过龙雪枫却有些不领,一股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宋贤的讲话。

    宋贤客气说道:“今邀请大家来此,用意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宇翔真人腿部有伤,不便行动,我宋贤免为代劳,还望各位多多体谅,不要责怪。”

    接待弟子,一峰的副院主出面,实则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自然没有人会因此而有不满言语。

    宋贤又道:“昨发生的不快之事,我已经明了。解悬峰的弟子与其它峰的弟子因口角发生争执,以致于后来大打出手,破坏了门派的内部团结,在此,我代表解悬门向各位致以诚挚的歉意。萧寒作为事件的挑起者和主要参与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萧寒,给各位师兄师姐端酒认错。”

    陈津看见萧寒的一脸不愿,却无奈地起,准备端酒认错。这件事双方都有过错,解悬峰能把错误全揽在自己上,说是怕了其它峰倒也不致于,应该是真心为了太霄门的安定团结考虑。以萧寒的心(),他能低头认错,肯定是解悬峰的院主或是其它德高望重的人给他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做出的让步不可谓不大。

    就在萧寒起,准备逐个端酒认错时,一群人却突然从大门闯进到庭院中。

    闯进来的这群人,手中举着火把,火光照在他们脸上,全都是一脸严峻,如临大敌,为首的赫然是紫竹峰院主莫愁,站在他后的一群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太霄弟子,另外还有几个人中年人明显是太霄长老。

    见到此般阵势,所有吃饭的人都从客厅走了出来,均是一脸的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宋贤看了一眼莫愁和她带来的这一群人,神凝重问道:“莫愁院主,如此劳师动众,发生什么事了么?”

    莫愁眉带煞气,冷声道:“掌门有令,我点到的人出列。宋贤!”第一个叫到的便是解悬峰的副院主。

    “在!”即然是掌门的命令,宋贤显得相当恭敬,即使他不知道叫自己出列是为了何事,依然是向前踏出去一步。

    “萧寒!钟正!邬钧!”莫愁一连又叫出了三个人的名字。

    这三人全部是解悬峰的弟子,听见莫愁叫出自己名字,也都应了一声,老实地走了出来,站在宋贤旁。

    陈津用余光瞅了一下,剩下的人中已经没有解悬峰的人了。

    莫愁看着宋贤四人道:“把这个戴上。”言毕,在她后立即有四个弟子带着四副手铐走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