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取而代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听闻宋长老提到请符篆师的事,陈津心中泛起一个不好的预感,急忙问道:“门派请符篆师了?”

    宋长老点点头,说道:“最近门派得到一个消息,在檀山村,村民挖矿时偶然发现山中有大量精石,这消息不径而走,已经有许多门派派人赶去,想把这矿区中的精石占为己有。(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dukankan.com) 。[WWW。wanshUba ]这个矿区在太霄门的地域内,太霄门不能看着别人把精石抢走却无动于衷,门派决定组织一个小队,把精石启运回来。这次行动,已被门派定为三|级任务,由于考虑到任务难度大,别的门派可能会派符篆师前去,所以这次任务,我们也请了一个符篆师协助。”

    陈津紧着追问道:“这个符篆师是谁?”

    宋长老摇了摇手道:“你不要多问了,你的实力差了些,无法与其相比,他可是金丹期的符篆师。这次启运精石的任务你就不要参加了,在山门安心修炼或者选取其它任务做吧!”

    金丹期的符篆师?那个老道士不也是金丹期的符篆师吗?陈津心中的不好预感更加强烈,却是不动声色,装出一副很崇拜的样子道:“长老,这个符篆师现在在太霄门吗?这样的大人物我崇拜的紧,想去看一眼他的风采。”

    宋长老见他意真切,沉吟道道:“这次启运精石的任务由道德观的宇翔观主带队,请来的符篆师和其它队员正在道德观商讨任务,你若真想看这符篆师一眼,就守在道德观外,他出来时,你自可以看到。”

    “在道德观?”陈津一听,匆忙向宋长老告辞,赶往道德观。(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看着陈津匆匆离去的背影,宋长老面含微笑,自言自语道:“这孩子对符篆术倒上心,希望以后能有所成就,为门派出力吧!”

    此次他并没有去探查陈津的修为,如果他探查,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次送香沁石回来,陈津已经晋升到()阳液的境界了。

    这次启运精石的任务,陈津十分想参加,既然有大量的精石,任务中或许能捞到不少好处。自己现在急需大量精石,有足够的精石不但能辅助修炼,而且还能召出神仙带在边。

    陈津如今虽然不会什么飞行道术,不过体淬练的更加精壮,加之又领悟了疾光掠影,速度已非往可比,没用多久,便来到道德观。

    想想已经多没有聆听宇翔老课讲课,陈津不()有些怀念,刚到道观门口,陈津便被守门弟子拦住。

    守门弟子道:“今道德观没有授课,宇翔老师正与客人谈事,不便相见,师兄还是请改再来吧!”

    或是受宇翔老师的薰陶,这守门弟的修为并不比陈津低,却显得十分礼貌。

    真是近朱者赤啊!陈津对宇翔老师的人品又多了几分佩服,问道:“请问宇翔老师是否在与一个金丹期的符篆师商讨任务的事?”

    守门弟子道;“正是,所以师兄还是不要打扰了。”

    陈津一本正经道:“是主管任务的宋长老让我来此,有要事和宇翔老师汇报,请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这个金丹期的符篆师品()和修为都不行,有门派弟子想取而代之,去参加启运精石的任务。(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守门弟子心()老实,不曾想到陈津会诓他,听说是宋长老让来的,并且与任务有关,连忙道:“请师兄在此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

    守门弟子穿过庭院,来到厅堂门外。厅堂内,宇翔温文尔雅坐在首座,他的左侧坐着一个道貌岸然的老道士,左手边则坐着永远带着煞气的紫竹峰院主莫愁,其下分别坐着十来位弟子。

    宇翔道:“这次的任务既重要又困难,不过好义道长不辞辛苦,长途赶来,对我们鼎力相助,我们的成功又多了几分把握。在此,我代表太霄门谢谢好义道长。”

    道貌岸然的好义老道摇摇手道:“宇翔观主客气了,太霄门是正道大派,受万众景仰,我这一方野道士,能为太霄门出一分力是我的荣兴,不必言谢。”言辞慷慨,很是豪爽。

    这时,守门弟子来到门口,施礼后通报道:“启禀老师,院外来了一个弟子,是宋长老让他来此,说有有关此次任务的事向你汇报。”这个弟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宇翔出来说话,他虽是老实,却也不傻,在没弄清楚事实之前,他又怎么能当着那个老道士的面说他品()和修为都不行呢?

    宇翔则是个直爽磊落的人,抬手道:“此处之人都是要参与任务的,即然与任务有关,你旦说无妨,他们都不是外人。”

    守门弟子看了一眼好义老道,无可奈何道:“那弟子说这个金丹期的符篆师品()和修为都不行,有门派弟子想取而代之,去参加启运精石的任务。”

    “嗯?”好义道士眉头一皱,脸上显出怒色,厉声道,“是何人竟敢抵毁贫道的声誉?贫道的品()江湖中人人称赞,是以才有‘好义道士’之名。至于修为,贫道为金丹一期三星境的符篆师,修为虽不拔尖,不过也还算得上一号人物,岂容他人羞辱?”

    宇翔也没想到弟子要禀报的是这件事,急忙向好义老道赔礼,道:“道长切莫动怒,一定是某个弟子胡言乱语,待我出去询问一番。”

    好义老道义愤填膺,气乎乎道:“贫道活了大半辈子,名声向来良好,岂能让人中伤?他不是说贫道修为不行、还要取代我去参加启运精石的任务么,即然如此,就让他出来和贫道比试一下,让贫道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好义老道事先已经知道太霄门并没有厉害的符篆师,如果有像样的符篆师为何要重金将他请来呢?是以才敢口出狂言。

    可是他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响起:“你想比试,我奉陪!”

    听见声音,好义老道循声望去,只见庭院中走来一个青年,面庞森冷,步态沉稳,手拿一把尖刺,这不就是在客栈中斩坏自己拒鬼幡、刺散自己发髻的那小子么。

    看见陈津擅自闯进道观来,宇翔面色不悦,道:“陈津,你是不是假借宋老长之名,故意来此捣乱?”

    陈津施礼道:“启禀老师,弟子此次前来,是想取代这个老道去参加启运精石的任务。”

    宇翔道:“这次启运精石我们需要一个至少是()阳液修为的符篆师,你……”

    话未说完,却听莫愁惊讶道:“你晋升到()阳液境界了?”

    如今晋升到()阳液境界的弟不少,可陈津这个符篆师能晋升到()阳液境界,还是让莫愁吃了一惊。

    宇翔连忙放出一道灵识去探查,发现陈津果然已经修炼到了()阳液境界,欣慰一笑,觉得即在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你……你是太霄门的弟子?”好义老道看见陈津,吓得面色巨变。

    “不错,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陈津嘴角闪过一抹“算你倒霉”的笑意。

    宇翔发现好义老道的惧色,眉头微皱,他不清楚,这个金丹一期的符篆师为何如此害怕陈津。

    好义老道知道,如果不赶紧逃,就再也逃就逃掉了,左右一看,发现右边有一扇窗户,也不顾形象,穿窗而出。

    “还想走?”陈津体一动,如一道流光了过去,后发先至,竟然挡在了好义老道的前方。

    看见陈津的法,宇翔和莫愁,以及其它弟子都是一惊,“这小子的速度好快!”

    好义老道见去路被陈津挡住,急忙转回来,同时施出一道符篆。

    他的迷幻符、迷符等篆术对陈津无效,至于其它道术好义老道又不精,更是比不过陈津——陈津的速度实在让他心惊。

    他此时施出的是一道迷雾符,一经施出,雾气滚滚,浓黑如墨,瞬间笼罩住整个道德观。

    “这老道士()邪无比,别让他趁着迷雾逃跑了!”陈津急忙向其它人喊道。

    老道士看见陈津便吓得落荒而逃,可见他是心中有鬼,不用陈津喊话,宇翔和莫愁已经知道该如何去做。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