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谈符论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云边鸿引着陈津穿过中堂,来到后院一间宽敞明净、好似书斋的厅房。(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 。[ 。wanshuba ]

    这里环境清幽,布置雅致,屋后山泉水从石岩上落下,声音叮呼作响,轻轻的,脆脆的,悦耳动听,闻之让人心旷神怡,郁气消散。

    屋内四壁画着一幅幅陈津或见过或没见过的符篆图案,陈津兴趣盎然的逐个去观看。

    云边鸿笑着问道:“如何?”

    陈津道:“云家不愧是符篆世家,这墙壁上的有些图篆在我师父给我的书上都没有记载。”

    云边鸿有些得意道:“那是当然,有些符篆是我自己所创,还没有流传开来,别人的书中当然不会有记载。”

    “符篆还能自创?”陈津惊疑问道,一直以来,他以为符篆都是先辈传承下来的,后人学会即可。

    云边鸿道:“符篆当然能自创,若不能自创,那最初的符篆又从何而来呢?不过自创符篆却非一般人能够做到,首先要感应多种灵气,尽可能的了解自然,融于自然,进而运用自然,其次,还需要耗废大量的心智和精力去研究试验。”

    陈津稍加琢磨,心中有所感悟。修习符篆术好比是上物理课,自己一直在学习别人已以完成过的实验,而云边鸿已经开始发明创造了。

    陈津又谦虚问道:“云庄主,我时常为符篆术的失效而苦恼。若画多了存放,又怕三天内用不上失效,白白浪废了精气影响修为。若画少了,又怕临敌时不够用。如果能像云庄主那样,临敌时不用纸笔,能在虚空中快速画符就好了,那样就能现用现画,用什么符篆画什么符篆,有的放矢,精气也不会无故浪费掉。 。”

    “画符不一定要用纸和笔,在地上,在石上,在木上,在兵器上,甚至在虚空中都可以画。只要在符篆完成前,你让精气凝聚不散即可。这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非易事,我这里有一本与此有关的法门,你看一看。”云边鸿毫不藏私,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交给陈津。

    陈津手捧书本,如获至宝,喜不自()。

    云边鸿又道:“除了修炼法门,还需要一把可以作笔的兵器。”

    陈津好奇问道:“兵器也有讲究?”

    云边鸿点头道:“不错,一支好的(毛)笔我可让你书写得心应手,用兵器画符亦是如此。画符时将精气灌输进兵器,再借兵器吐出,形成线条。好的兵器可以让线条圆润自然、流畅不断、凝而不散,次的兵器就像坏的(毛)笔,书写生涩阻滞,线条易分叉变形,这样是不能成功画出符篆的。”

    陈津不由去望向云边鸿的黑铁巨笔,这件兵器肯定是画符的上佳之选,要是自己能有这样一支笔,那可就好了。

    “不要羡慕,只要我品质提升了,我比它还好。”妖刺似乎听到陈津的心声,不满地传达出一道灵识。

    陈津知道这把妖刺不凡,可对它自大的()格一点也不感冒,心中不屑地哼了一声,也不去理它。

    云边鸿从一个匣子中拿出一张符篆,摆到陈津跟前,虚心道:“陈老弟,这是一张没有附着精气的召唤门神符篆,我领悟多年,画过无数次,但是始终无法把握其中道韵,陈老弟可否为我讲解一下?”

    门神符篆是陈津画过的最多的召神符,其中蕴含的道韵他自然是了解的十分通透。 。云边鸿的品()他很是钦佩,此时听他问道,实心实意地讲道:“门神召唤符,其中关键在于一个‘威’字和“忠”字,线条刚毅沉猛,气势威严凌厉,画符时,要把自己想象想成一个看守将军大帐的忠心护卫,不管恶鬼如何凶悍,也要奋力将他斩于刀下……”

    两人不分尊卑,亦师亦师,互相交流心得经验,从午后谈到晚上,掌灯后继续,时而凝眉深思,时而开怀畅笑,时而执笔绘画,意兴飞扬,不知疲倦,谈论忘了时间。

    时至晚上,云家山庄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在前院,宽敞的院内摆满了酒席,足有百数之多。

    菜已上齐,酒已满杯,众多宾客围坐在桌边低声谈论,目光不时瞟向堂内的一桌酒宴,那是云家庄主和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就坐的席位。

    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已经到齐,却迟迟不见云边鸿的影。

    再等片刻,云边鸿仍然没有出现,一些宾客已有些按捺不住,颇有微辞:

    “从我来到现在,一直没见到云庄主的影,也没听说他出来迎过客,难道不觉得有些怠慢?”

    “不出来迎客也罢了,为何晚宴时迟迟不来,把众多宾客凉在这里,这算什么啊?”

    “这样干等着真让人着急,若是换一家,我早就杀进去,问个究竟了。”

    “你们看,主席上那几个有名望的老家伙也快坐不住了。”

    荣少阳、仲方、裴玉三人坐在一桌,为了保持形象,一直正襟危坐,此时也不安份起来,这些豪门少爷,又何曾受过这等冷落?

    荣少阳不耐烦地刮着下巴,悄声道:“听说下午有人闯到荣家千金的闺房,()图不轨,结果被云边鸿给杀了,这个你们听说了吗?”

    仲方偷偷吃了一口菜,“嗯”了一声后说道:“是催花双恶。处理尸体的一个云家护卫我认识。”

    裴玉挪了挪股道:“云庄主不出来见客,会不会是受伤了?”

    “不会。”仲方摆摆手,肯定道:“催花双恶修为虽不低,但还不是云庄主的对手,我也没有听到云庄主受伤的消息。”

    裴玉不解问道:“那为何这么晚了云边鸿连个招呼都不出来打一个?我都等饿了。”

    荣少阳伸个懒腰,不耐烦道:“本少爷坐得浑不自在,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仲方道:“听说派了几个下人去请,门卫的回复是有贵客道访,庄主正在接待。”

    “贵客?”裴玉心生好奇,猜测道,“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云边鸿放下这么多宾客不顾去独招待他?”

    这时仲方指着堂内席位道:“你们看,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去请了,这两人都是当世名人,又是云庄主的至交好友,他们去请,想必庄主定会出来见客。”

    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联袂来到别院,他们也极想知道云边鸿接待的是何等贵客。向门卫说明来意。两个门卫知道这二人份,不敢三言两语搪塞,也不敢冒然放他们进去,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通报。

    一个门卫来到练府房外,从窗户看见那个“小混蛋”正提笔在一张纸上绘画,云庄主竟然不嫌他的脏臭,贴在他的肩头观看,时而不解地摇头,时而又(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两人为何亲密如此,他是抓破脑袋也想不通。

    这里是云庄主练符的地方,向来不喜人打扰,如果不是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亲自来请,门卫还真不愿意来此触霉头。

    门卫站在门外,无奈地喊道:“庄主,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请您去赴宴,宾客们已经等着急了。”

    正沉浸在召神符篆道韵中的云边鸿,听到喊声脸上果然(露)出愠色。忽然想起,今天确实是个不一样的子,这才平复心对陈津道:“陈老弟,老哥一心与你论符,差点忘了外面还有宾客等着,不如我们去吃了饭,再来探讨?”

    “也好。”陈津是求之不得,与云边鸿论符,让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奇的世界,流连忘返,吃饭和睡觉都可以不顾。只是当看到自己脏臭的模样时,尴尬地笑道:“庄主,你看我这模样,赴宴实在不妥,不如你先去,我梳洗一番再去。”

    云边鸿看见他的形象也的确是脏了点,笑呵呵地道:“走,在院外有一个温泉,我让庄丁带你过去。”

    两人一同来到别院门口,云边鸿看到站在门口的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连忙抱拳道:“云某让诸位久等了,实在抱歉,我这就过去。”

    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探头相院内张望,问道:“听说庄主在接待贵客,贵客呢?”

    云边鸿拉过来陈津,笑道:“这就是我的贵客啊,名叫陈津。”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