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大显身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两个无耻的()|棍,给我住手!”陈津冷喝一声,手中捏着一张符篆,从闺房中走了出来。(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wanshubA ]真到了这一刻,他已不再害怕。

    催花双恶发现有人,先是一惊,打量陈津之后,发现出现的不过是一个()阳液境界的小修士,不由得又气又恨。

    向催一擦鼻子,吊角鼠目中出()狠的目光:“小免崽子,敢扰本大爷雅兴,你这是自找死路。”

    胡花怒哼一声:“自不量力的小畜生,你出来不过是多一条死尸,告诉你,我兄弟俩也不怕在尸体旁寻欢作乐,更何况,在我火焰下,你只会成为灰烬。”一团幽蓝的火焰出现在胡花手心。

    “纵成灰烬我也要迷住你的眼睛!”陈津沉着冷静,打出手诀,喝道:“迷雾,生成!”

    这是一张迷雾符,符咒念完,纸符火光微弱,但却释放出了大量黑色雾气,瞬间弥漫了整间屋子。

    成了!陈津心中一喜。他害怕由于精气不稳,画出的这张迷雾符是失败符,没想到第一次施展迷雾符居然成功了,并且效果不错。

    “这是什么?”胡花挥手想驱散眼前黑雾,可却无济于事,视线已开始受开迷雾的阻挡,已经看不清十步之外那小子的影。

    “这小子是个符篆师。”向催叫道。

    施出迷雾符,陈津并没有停下,一张召唤门神的符篆又出现在他手中,低声喝道:“门神,出来吧!”

    “门神?”听见喝声,向催和胡花俱是一惊,不约而同难以置信叫道:“这小子会召神邪术?”

    陈津发现,施展出的迷雾对自己并无影响,随着召神符烧尽,一个影凭空出现在他旁,穿鲜亮盔甲,手拿生铁点钢叉,赫然是门神神荼——这次居然召对了神仙。 。

    “神荼,趁着迷雾,干掉他们。”

    先用迷雾阻碍催花双恶的视线,再召出神仙暗中袭击他们,自己则趁机救走云家小姐和丫环,这是陈津事先想好的作战策略,此时看来,作战策略完美的实现了。

    “小小迷雾术怎么拦得住我?”迷雾中传来向催厉喝的声音。

    陈津却看得清楚,只见向催双手一伸,精气散发而出,隐隐形成一个若有实质的巨大翅膀的影子。那对翅膀使劲一扇,陈津突然感到屋内生成一股巨风,刮得衣衫猎猎作响,窗户不住颤动。

    向催双臂再一扇动,风浪更劲,咔,关得严严的窗户被吹开,生成的浓雾被大风吹得流动,从窗户滚滚涌出。

    “小子,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成名时可不是叫催花双恶,那时我们叫水火双雄。”浓雾渐薄,向催十分得意,双臂再扇几下,屋内迷雾被吹得消散贻尽,已经无法再阻碍视线。向催道:“小子,要是云边鸿施出迷雾符我或许吹不散,可是你修为不行,你画的迷雾符难以抵挡住我的狂风。 。”

    正当他得意时,借着刚才的迷雾已潜行到他侧的神荼一手中钢叉,斜刺里刺向他后背。

    “老催,小心!”胡花大喝一怕,手掌一扬,一团火焰脱手飞出,轰向神荼。

    神荼迫不得已,收回钢叉,抖出一个花式,将那团火焰绞碎。

    “你真能召出神仙?”向催心有余悸,刚才烟雾消散时他并没看到其它人,以为陈津先前喊门神不过是唬人之举,此时看到一个穿着鲜亮盔甲、威风凛凛的家伙就在自己旁,心中生出惧意。

    胡花拔出一把火红长刀,道:“老催,不要怕,刚才一试之下,我发现这神仙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我一个人或许就能战胜他。”

    “好,你抵挡住这个神仙,我去杀了那个小子,那小子一死,我估计他召出的神仙也就不复存在了。”向催拔出两把羽(毛)形状的尖刀,一手握住一把,舞出一团旋风,旋斩向陈津。

    倒在地上的云家小姐和丫环吓得花容失色,大概是看出了这一招的凶险,这如旋风的刀势若卷上那个突然从闺房走出来的少年,必定将他削成千百块。

    陈津心想:若是能召出两个神仙,分别缠住催花双恶,那么自己就能腾出手来解救云家小姐,可是现在再拿出纸笔画符已经来不及了。

    作画讲究宁心静气,不急不躁,越是面对繁杂的画法,心中越是要沉着。长久的作画,让陈津也有了这份修养,看见滚滚而来的刀势,他并没有手忙脚乱,惊慌失措。反手拔出背上背着的妖刺,陈津眼中闪现摄人光芒,手中妖刺直直刺向裹在刀影中的向催。

    至于结果如何,他已不去考虑,一击出手,拼死相搏,何必后悔?

    “大胆狂徒,还不罢手!”

    就在陈津要与向催短兵相接时,突然传来一道怒喝的声音。一个黑色影飘飞进屋,虚立半空,手持一支长约三尺的黑铁长笔在虚空一阵疾画,只见笔锋所过之处,出现一道道暗金色的道纹,凝而不散。

    笔锋不断变幻,画出的暗金色道纹越来越多,最后交织成一个闪烁着暗金色光晕的符篆图案,漂浮在空中。

    “咫尺亦方圆,乱向!”虚立半空的黑袍人笔尖一点,漂浮在空中的符篆徒然变大,向一张大网罩向向催。

    向催刀势旋转迅疾,虎虎生风,向着陈津旋斩而去。眼看就要斩向陈津,却突然改变了方向,与陈津擦肩而过。

    两人险险错分开来,差点就来个正面交锋。

    “爹!”看到虚立半空的黑袍中年男子,倒在地上的云家小姐惊喜地叫出声来。

    向催发现偏离了目标,立即收住刀势,抬头看到半空中的黑袍人,惶恐道:“云边鸿!”刚才他只觉一种神秘的东西降临来自己上,随即便感到周遭出现一个忽方忽圆的变幻不定的空间,自己向方感全失,以致于偏离了目标。

    云边鸿并不答理他,凝神看着神荼与胡花的战团,面容沉着,铁笔又一阵疾画,虚空中再次凝聚出一个淡金色的符篆图案。

    “八卦玄意,地转!”云边鸿手中黑铁巨笔再次点出,凝聚在空中的符篆化成光点消散无踪,而在胡花的脚下却出现一个八卦图案。

    门神神荼毕竟只是一个低层次神仙的分,靠着神奇但威力不足的道术与胡花这个金丹高手拼了几下,便显出了败向。

    胡花火红长刀上忽然燃起火焰,猛劈向神荼,神荼钢叉一挡,虽然挡住了刀势,可是在胡花磅礴且灼的精气压迫下,神荼危如累卵。

    就在这时,胡花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八卦图案,图案闪出一抹毫光,呼的一声旋转半图。这并不是图案在转,而是画有图案的地面旋转。

    地面猛让转动,让胡花猝不及防,子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向后转了半圈。

    胡花骤然大惊,他子向后转了半圈,毫无防备的后背就完全显(露)在敌人的钢叉之下。刚想纵飞起,可是已经晚了,噗的一声,神荼钢叉已(插)进了他的后心。

    神荼手握钢叉,一绞一送,胡花后心已是一个窟窿,再无生还可能。

    向催见折了一个同伴,心胆俱颤,哪敢再作停留,子冲天而起,想破屋而逃。

    “留下!”云边际黑铁巨笔再画,速度之快,让人目暇接,如巧燕掠水,惊鸿翩飞,笔锋所过,留下一道道暗金色纹络,虚空再次出现一个符篆图案。笔尖一点,符篆图案散消,云边际喝道:“毫尘千钧,镇压!”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