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危机袭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面对蔑视的眼神,挑衅的言语,人群的哄声,陈津轻轻一笑:“有没有种我自己清楚,一招之战有什么可比,何不将这场比试留到以后,我们不限招数痛痛快打一场。(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 。[本*章节由Wan书吧更新]”

    “你这是在逃避吧?”朱粼挑着眉眼道,“以后是什么时候啊?三十年以后还是六十年以后,又或是在我仙去之后?再说,想和我痛痛快快打一场,我怕你今生都不可能有这个能力——你和我不是一个等次!”

    陈津神态自若,泰然道:“如果我没记错,两年一次的道试大会还有半年就将举行,那时无论我能否代替太霄门出战,我都将与你一战,我若不是你对手,死在你手下也是活该。”

    说出狠话,陈津没有丝毫后悔,压力即是动力,有挑战才能更快进步,年少轻狂,心存志向,又何惧压力和挑战?

    “好,希望你到时不要反悔,我就当着天下修士的面将你打得落花流水,让他们看看太霄吹虚的第子就是怂蛋一个。你放心,我也不要你()命,废了你修为便罢手。”朱粼盛气凌人,“也希望你这半年内莫要死在别人手上,好自为之吧!”

    朱粼一掸袍袖,回到秋水崖边,在他心中,陈津这个修习符篆术的小子根本不足为惧!

    秋水崖看着陈津,这个青年此时表现出的沉稳与老成让他暗暗心惊,或许假以时,这小子真的能有所成,不过半年之内,他是如何也追不上朱粼的!

    “陈院主,”秋水崖拱手道,“今之事,暂且作罢,道试大会之时,我灵隐派自会在各大道派面前大展神威。(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至于你们所说的‘陈津的能力和才智远在我派强者之上,见到他,我们也只有失败的份儿’,这话实在太过气人,我怕我派弟子知道后,会有很多人忍不住向他挑战,你们要保护好他才是。后会有期!”

    说罢,秋水崖愤然转,带着朱粼和肖红烛远去。临走之前,肖红烛深深望了陈津一眼,眼中尽是不甘心。

    朱粼看出肖红烛心中不快,宽慰道:“师妹,这小子不足挂齿,今不过一时大意失手罢了,后师兄定将他狠狠踩在脚下,让他无法翻,以解师妹之气,以壮我派之威。”

    “秋……”看着秋水崖转离开,陈术忽然想起什么,想去叫住他,可秋水崖几人已飘然上马,头也不回地策骑远去。

    苏文芩好奇问道:“师父,你叫他还有事?”

    陈术立挠挠头,十分苦恼地道:“他说要请我们吃饭的,可现在我们得请他了。他没付账就走了,哎,最后还是被灵隐派的人算计了。”

    欧阳远、苏文芩、陈津,请见见这话,都忍不住给陈术立丢去个白眼。

    比试结束,欧阳远兴奋地一拍陈津肩膀道:“陈师弟,真有你的,你给门派争光了。”

    陈津假客道:“欧阳师兄,与你相比,我还差得远呢,以后少不了向师兄讨教。 。”

    “讨教”而不是“请教”,这个用词让欧阳远心中有些不乐意,不过他表现的却是很大度:“师弟若是方便,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乐意奉陪。哦,对了,陈师弟,刚刚你明明被肖红烛的地裂术夹在地底了,为何能安然无事而且还到了她脚下?”

    欧阳远隐隐有种预感,这小子这次去东门村做任务,或许得到了什么宝物。难道他在中了地裂术的况下还能突施反击是由于宝物的原因?

    欧阳远的问话,同样是陈术立和苏文芩好奇的地方,他们也不约而同的望了过来。

    召出土地帮忙的事,陈津自然不会说出来。他装出一副庆幸的样子,兴奋道:“你们不知道,我掉到裂缝中,在裂缝合拢时,我也认为自己死定了,可是没想那姑娘的道术还没有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地底最深处的裂缝合拢的很慢,我就顺着那道缝隙偷偷到了她脚下,出其不意给了她一击。”

    陈津随口编了一个谎,想了想也没什么太大漏洞。土地所过之处的地道早就消失了,他们现在若去查看地底裂缝,可以推脱说,经过这段时间,地底裂缝已经合拢了。

    陈术立、苏文芩想不到更好的解释,也只好相信。欧阳远却(露)出一副狐疑的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吃完饭,陈津便随着陈术立等人一起返回太霄门。

    一路上,欧阳远发现苏文芩眉眼始含着轻松的笑意,来去判若两人,他知道这是因为陈津平安归来的原因,不由更加嫉恨起陈津,只是他将这份嫉恨深深藏在心里。

    “论家世地位,我远胜于他;论道术修为,我胜他百倍,你为何对他如此惦念?既然如此,我就找个机会杀了他,彻底绝了你的念想。”欧阳远暗暗握紧了拳头,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

    半年之后就是道试大会。半年之期说长不长,说短很近,陈津有一种紧迫感,并且他隐隐感到一种危机一直潜伏在自己周围,这种危机感从遇到欧阳远后就一直存在。

    必须抓紧时间提升自己实力。

    陈津一有闲暇时间,就凝炼精气来增加精力,即使是在回门派的路上,他也不敢懈怠。时机得当,了便用精石中蕴含的精气来辅助修炼,有精石辅助修炼,他的精力增加迅速,已经可以把更多的精气压缩在丹田中。

    五之后,陈津感到自己丹田中的精气浓得已经化不开,像滚滚乌云遮蔽天空,压得苍穹低垂,有种暴雨倾盆之势。

    他感到,自己快要突破到()阳境界了。

    这一,他也回到了太霄门。

    在陈术立的带领下,几人需要先去参上峰任务院交任务、复命。

    在任务院门口,悬挂任务木牌的石壁前,站着四个人,其中包括流云峰的张楚和天玄峰的杜希明。

    “杜希明大哥,这次幸亏有你,我们才能有惊无险地完成击杀血妖双煞的任务。”张楚这是真心的称赞,想来击杀血妖双煞的任务也是惊险万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支朱沙笔,在写着“击杀血妖双煞”的任务木牌上打上一个大大的红勾,表示任务已经完成。

    “嗯?我记得探查东门村的任务明明是七级,现在为何变成了四级,并级后面还有一个加号?”杜希明看着任务木牌,眉头紧皱。

    张楚道:“杜大哥,我也是刚才上茅房时才听人说起,这个任务有便,灵派因为这个任务还折了几个金丹期的高手,所以任务的等级至少在四级,并且有可能更高,门派已经派了天布峰陈院主和他的徒弟苏文芩前走,嘿嘿,另外我们流云峰的大师兄欧阳远也去了。”

    说到欧阳远,他一副崇拜之色。

    杜希明又问道:“先前这个任务是谁接了?”

    “嗨,”张楚不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就是独秀峰那个修习符篆术的陈津,他还没到()阳液境界,这次能不能生存还不一定呢!”

    杜希明长长叹了口气,惋惜道:“为什么每次倒霉的事都让他遇到了呢?”

    “管他呢,门派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走,我们进去向长老交任务。”

    就在张楚准备离开之际,却发现一支朱沙笔伸了过来,在写着“探查东门村村民失踪之谜”的任务木牌上画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勾。

    “这个四级加的任务完成了?”

    张楚、杜希明和另外两个队友同是一惊,他们一回头,便看见了站在后的陈津。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