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三招之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肖红烛口吐狂言,一再人,陈津早就按耐不住了,泥菩萨尚有三分土(),一味地退缩与忍让,只会助长敌人嚣张的气焰。(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WWw.wanshuba ]

    战败比不战而败更加可耻!

    陈津气度沉凝,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听到陈津同意比试,欧阳远嘴角闪过一抹笑。苏文芩却是愁上眉稍:“陈津,我知道这次任务中你的修为又提升不少,已处在沌混气的巅峰,可是肖红烛的修为比你还要高,她已处在()阳液的中期,放眼所有门派新弟子,她也是佼佼者,你难是她对手。”

    “即便她是三目珠境界,我仍会应战。”陈津目光坚毅,没有丝毫畏缩的意思。

    “既然答应比试,那就别再耽搁时间了,酒楼外面就有一块场地。”肖红烛说完便向酒楼外走去,秋水崖和朱粼陪伴在侧。

    陈津也不多说,阔步跟了出去。

    有闹可看,酒楼宾客一阵闹哄。有些自认实力不强、怕被战斗波及的食客急忙冲上二楼,挤在窗前观看,有些修道者则一同跟了出去。

    在酒楼的南面有一块平坦草地。杂草稀疏,并不齐整,有些低头耷脑,蔫了吧叽,有些则青翠()滴,生命旺盛。

    太霄门四人和灵隐派三人拉开六七丈的距离,遥相对立。十多个低级修道者则站在不远处翘首张望,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什么,当今两大声名显赫的修道门派弟子火药味十足的对决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兴趣。

    相比于灵隐派三人胜券在握的轻松,太霄门这边则显得愁云满布。 。

    欧阳远深道:“陈津师弟,这次的事端是因我而起,比试中你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正中你心意吧!陈津心知肚明,却不点破,脸上装出一个十分感激的笑容,一笑置之。

    符篆师初期没有任何杀伤力,而陈津又不会任何道术,他用什么手段去攻击别人?他那个坚韧的水灵之盾又不一定能施展出来,真是攻无可攻,防无可守。苏文芩在心中不断思索着对策,可是却一筹莫展。

    陈津心中倒是想到一个施展出水灵之盾的方法来,就是上场前让自己人打自己一拳,借此撞击来施展出水灵之盾,不过这种方法也不保险,出手轻了没用,出手重了很可能比试之前就被自己人干倒吐血。

    要施展出这水灵之盾的确要付出不小代价,实在是痛苦。陈津心中也很是无奈,稍作思量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苏文芩忽然记起什么,面(露)喜色,望着已做好准备的肖红烛道:“肖师妹,我记得你说过,和我师弟比试三招足矣,那我们就以三招为限如何?”

    朱粼提醒道:“师妹,别上了她的当。”

    肖红烛信心满满道:“混沌期境界的符篆师,能有什么厉害手段?别说三招,我一招都能制伏他。”

    秋水崖警慎道:“红烛,这个弟子能完成东门村的任务,证明他还是有些能力,你切莫太过轻敌。”

    “弟子知道。”肖红烛应了一声,便朝苏文芩喊道:“三招就三招,那就开始吧!”

    陈术立明白苏文芩的想法,拍了拍陈津肩膀道:“小子,希望你能过三招。 。”

    说完,所有人退开,场中只剩下陈津和肖红烛两人。

    气氛空前紧张起来,围观的人群都停止了议论,张大了眼眼,凝神注视着场地中的两人。

    陈津目光一冷,率先发难,如一头豹子,迅捷地冲向肖红烛。他不会任何功法,近搏斗,或许会有一线机会。

    “想近缠斗,那有那么容易!”肖红烛左手捏诀,右手执剑,长剑当空划下,同时口中喝了一声:“地裂术!”

    奔跑中的陈津忽然感到后土地在震动,他仓忙回头一看,心中惊讶到了极点,只见后的大地裂出一道两米多宽的缝隙。

    嗤嗤啦啦,裂缝蔓延速度极快,并且紧随陈津步伐,眨眼的功夫便裂到陈津脚下。

    陈津一步迈出,突然失去了着力点,子一下子掉进裂缝中。

    裂缝如一条巨大沟壑,居然有十米多深,陈津落入裂缝底部,正想着如何爬上去时,却见裂缝的两壁居然动了,并且在迅速的合拢,将陈津牢牢夹住,大有将他夹瘪之势。

    陈津心中惊骇,不过却没有慌神。千钧一发之际,他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一张符篆,捏诀念咒:“土地,出来吧!”

    在兹阳城,陈津用上仅有的一张召神符召出了城隍,逃出兹阳城后,他怕有追兵追来,在半路短停留,又画了一张召唤土地的符篆。他之所以画召唤土地的符篆,一是因为这道符篆相对来说简单些,并且需要的精气也少些;二是如果土地突然从地下冒出来将追兵的马腿打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召唤土地,陈津这是拼死一搏。土地掌管一方土地,应该有能力让自己在地下活下去,若是精气不稳,召来门神、灶神,他们怕是无力解救自己。

    地面,在围观者惊诧的目光中,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的土地又迅速恢复了原样,而掉进裂缝中的太霄门弟子陈津却没有上来。

    “太霄门的弟子就这样死了吗?灵隐派那个弟子的道术好霸道。”

    “地裂术,这是什么道术?居然可以让大地裂开一个口子,还能迅速恢复。”围观者无不被地裂术所震惊。

    大地完好如初,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杂草该蔫的蔫,该壮的壮。

    “地裂术?她居然会地裂术,这是感应大地灵气才可能使出的高深道术。”苏文芩怔怔失神,她万万没想到,一招之间,陈津便丧生在他的道术之下,甚至来不及搭救。

    看见陈津深埋地底,欧阳远心中()笑不止,面上却一副悲切之色:“陈师伯,陈津师弟……我……我对不起他。”

    陈术立哀叹一声:“回去后,长弓要找我拼命了,这种双方同意的比试,我若(插)手,太霄声誊真就毁于一旦了。”

    在众人都认为陈津葬地下时,陈津却在地下安然活了下来。

    在裂缝合上的那一瞬间,符篆烧尽,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出现在陈津边。

    土地,这次没有召错,是土地!

    土地一出现,便看见陈津已被夹在裂缝中,呼吸变得困难,体差点变形。他立即像地鼠一样围着陈津周转了两转,在裂缝合上时,陈津周围已出现一个蛋壳一样的空间。

    “土地,看见你真是太好了。”陈津在地下空间中活动了一下子骨,心中庆幸万分,这土地果然有两下子,瞬间就在地下为自己造出了一个空间。

    土地老头打量陈津几眼,笑道:“小子,你怎么如此狼狈?差点就成()干了。”

    “那个女人还真是历害,恐怕认为我死了,现在正得意吧!”陈津心中狠狠,斜眼看了一眼土地道,“土地,今天你不能在人前(露)面,这样,你悄无声息的打个洞到那个女人脚底,然后我破土而出,出其不意给她来个突然暗袭。”

    “小事一桩,你跟在我后面就好了。”土地老头拄着拐杖向前去,他前方的土地自动化成一条通道,供他行走。陈津跟在土地老头后,看见这神奇的一幕,心中惊叹不已。

    走了几米,土地老头停下来道:“我们现在就处在那个女人的脚下方,土层不到两寸厚,她如果向前移动一小步,就会掉下来。”

    “土地老头,你就瞧好吧?我也要让她狼狈一回。”陈津握紧手中妖刺,眼中放出邪光。

    地面上的肖红烛无法得知地下况,殊不知危险就在她脚尖前方的地下。她持剑而立,得意地看着太霄门几人,道:“别说三招,他连一招都挡不住!如今他深埋地下,怕是已没了生机,你们也别怪我心狠手辣,这就是地裂术的威力。”

    肖红烛转又向围观的人群道:“谁说灵隐派弟子不如太霄门弟子?谁说见到灵隐派的陈津只有失败的份儿?可笑,他连我一招都挡不住。我灵隐派的声誊不是某些人几话虚言就能诋毁的,事实胜于雄辩。”

    话音未落,肖红烛的表陡然一变,大惊失色。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