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女帝魅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那朵花把大鼻子给吃了?!”听见那让人(毛)骨怵然的骨碎声音,藏在树上的陈津背脊发凉。(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 wanshuBa ]

    那朵紫色的食人花固然让人吃惊,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妖族女人的实力,以大鼻子金丹二期两仪境的修为,在她面前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紫色花朵吃完大鼻子后,躯摇动了几下,没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刚才在石后小解,不知有否被他看到?他一死,倒也干净!”妖族女人看着食人花将大鼻子吃个干净,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忍。

    她莲步轻移,款款走到香沁石边上,俯弯腰,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将香沁石采摘下来。在她俯之际,前的雪白丰|()被树上的陈津看见大半,心中不()一阵悸动。

    这成熟妖娆、()感妩媚,却又高贵傲气的女人手拿香沁石,闻着迷人的花香,随意向松树走近几步。

    此时的她,正处在陈津的下方,她一抬头,就能看见陈津光光的股——这哥们儿现在可是全()。

    树上的陈津大气不敢喘,生怕弄出一丁点的动静引起了这个女人敏锐的反应。刚才这个女人躲在远处的石头后小解,应该是没有发现自己,若是被他发现,召神也是无用。

    这个妖族女人似乎很喜欢手中的香沁石,鼻孔闻着花香,忍不住闭上眼睛陶醉起来。

    “此时这女人精神放松,毫无戒备,是我下手的好机会!”陈津心肝砰砰直跳,好像一小兵在战场上寻觅到一个擒拿住敌方主将的绝佳机会,那种兴奋与紧张不言而喻。

    若能制服如此强大的妖族修士,那是何等的成就与自豪!但此举危险同样巨大,一击不成,或许就会像大鼻子一样,尸骨无存。

    “做还不是做?”天大的机遇与致命的危险并存,陈津在心中横量着,“这个女人不知要在树下呆多久,如果她先发现了我,那我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了。 。另外,既然她是妖族,若是能抓住她,也能向她打听一下花泪语的消息。得到了花泪语的消息,那个一直苦苦守候的老头一定会老怀欣慰。”

    陈津稍做思考,目光一凛,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干!

    一念至此,他猛然从树上跳下,手中拿着一个准备好的麻袋,朝妖族女人当头罩下。

    妖族女人猝不及防,听见动静,抬头看时,只见一个张开的麻袋口向自己罩下,还来不及反应,子已被麻袋给住。

    与此同时,陈津一下将她扑倒在地,手中的匕首迅捷地在麻袋上划了一个口子,然后掉转匕首,顶在这个妖族女人的脖子上。

    “别动,否则我刺穿你的喉咙!”陈津用力的压了一下刀尖,冰冷的威胁道。

    这把匕首是陈津从大鼻子房间里偷来的下品灵器匕首,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一切都是如此的突然和迅捷,所有的动作连贯实用,陈津在心中已经演算过,没有做一分无用之功。

    妖族女子一下子怔住了,目光转动,看看麻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装物品的袋子;看看匕首——下品灵器,在自己眼中这就是废品;探查一下敌人——精气期混沌气境界,最低级的修士,平素自己挥手可以打死一大片。

    战败过无数高手,击破过诸多强大|法宝,可是此时此刻,自己居然被一个拿着普通麻袋、下品灵器的小修士制住,真是奇耻大辱!

    天理何在啊,我一世英名啊!妖族女人心中愤恨狂呼,有种吐血的冲动。

    目光向下,妖族女子一下傻眼了,天呐,扑在自己上、手臂压着自己()|房的这个家伙居然全赤|(),一丝不挂。(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妖族女子强忍住心底的愤怒和惊讶,轻轻扭动了一下子,杏眼含,媚态毕(露),滴滴地道:“少侠,你忍心伤害奴家吗?你把匕首拿开,只要你不伤害奴家,你想做什么奴家都依你!”

    陈津轻轻一笑,顶在妖族女人脖子上的匕首更紧了,有要刺入的趋势。

    “别!”妖族女人大吃一惊,转而又媚笑道:“少侠,你不喜欢奴家吗?奴家的材和容颜都是举世无双的,你难道不想放下匕首(摸)(摸)看?”

    陈津笑着摇了摇头:“你不要再迷惑我了,我一放下匕首,你肯定杀我而后快。”

    他赤)|体压在自己上,居然不被惑,这怎么可能?妖族女人难以置信,秀眉轻轻一挑,说道:“你一个最低级的小修士为何会不被我的美色所迷惑?刚才那个金丹二期的修士,如果不是他()命修为超强,他会心甘愿地自杀在我面前。我天姿国色,貌美无双,魅力不可阻挡,你为何对我的惑无动于忠?你不是男人!”

    看着这个有些自恋的女人,陈津眼中含着笑意道:“你不要太过自恋了,你或许可以让很多男人折腰,但你还不能迷的我神魂颠倒,至于为什么我没必要告诉你。”

    妖族女人好奇心突发,探究道:“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我的惑,到底是什么原因,说出来听听。”

    陈津不想和她解释,敷衍道:“说了你也不懂。”

    “那你想做什么?为了所谓的正义卫道斩妖?”这个妖族女人终于收起媚态,凛然道,“你想要这朵香沁石就拿去吧,除此之外,我上没有任何宝物,你杀了我,什么也得不到。你如果放了我,我反而会拿宝物来谢你。”

    陈津还没有愚蠢到相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的话,正色道:“什么正,什么邪,我一概不管,我行事只凭一心,我杀不杀你得看你诚不诚实,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好吧,你问。”妖族女人长长睫(毛)轻轻眨动一下,一副诚然就犯的模样。

    这个女人的确美艳,有种让人臣服的魅惑。陈津不()为之心动,不过还没到盲从的地步,他冷着脸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万紫初。”妖族女人利落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紫初?”陈津觉得这个名字起得有些怪,不()念了出来。

    妖族女人听见他叫出“紫初”,郁闷道:“我不叫紫初,我姓万紫,单名一个‘初’字,万紫是妖族姓氏。”

    陈津无所谓地耸眉道:“你叫什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问你,你知道一个叫花泪语的女人吗?她好像也是妖族。”说完,陈津期许地望着万紫初,希望能从她口中打听到花泪语的消息。

    万紫初惊异地望着陈津道:“你认识花泪语?”

    陈津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她。不过一个老头认识她,她对那个老头来说很重要,为了完成那个老头的心愿,我必需要找到她。”

    “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万紫初语气坚定地提出了条件。

    “不说我就划花你的脸,看你以后还如何自恋?”陈津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眼中闪现出狠毒的光芒。

    万紫初慎怨地道:“我如此美丽的脸蛋别人疼惜还来不及,你忍心将它毁去?”

    陈津无奈地叹口气道:“你这女人也太自恋了吧?别磨趁,快点告诉我关于花泪语的消息。”

    万紫初心中既恨又火,可面对这个()|压着自己的怪异青年她毫无办法,就在她准备开口时,远处传来一个女人呼叫的声音:“魅姬大人,魅姬大人,你在哪里?你好了吗?”

    “魅姬?”听见呼叫声,陈津眉头一皱,问万紫初,“叫你的?”

    万紫初嘴角逸出一丝笑意:“我的属下马上就会寻到这里,现在放开我我饶你不死,否则你死无葬之地。”

    “我对你这个妖族女人并不了解,你说的话我可不敢相信,我放开你,也许你反手就将我杀了。”陈津岂会将自己的()命赌在这个妖女的空口白话上,说着话,伸手嗤溜一下解了开万紫初的披风。

    “你想干什么?”万紫初大惊失色,这家伙难道色胆包天,到了这么危险地步他还想风流一把?

    “不想干什么。”陈津邪邪一笑,左掌并指成刀,猛然切在魅姬万紫初的脖颈处。

    “呃!”万紫初轻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她虽然是妖族,但和陈津并没有什么过节,至少在遇到陈津之前没有。陈津并不想杀她,可是用绳索之类的东西又困不住她,只好出此下策将她打晕——修道一年多来,这点本领陈津还是有的。

    “魅姬大人,魅姬大人……”

    呼叫的声音愈发接近,陈津扯下万紫初的披风,在她上扫了一眼,除了两件简洁的衣服,在她上的确没发现什么宝物。

    “总算不用()奔了。”陈津草草将披风围在上,而后一把夺下万紫初手中的香沁石匆匆而逃。

    陈津的影刚消失在密林中,一个黄衣少女便寻到了此处。

    看到地上躺着的万紫初,黄衣少女惊呼一声跑了过去,扶起万紫初,连连呼唤道:“魅姬大人,魅姬大人,你醒醒啊,出什么事了?”

    见万紫初没反应,黄衣少女紧迫地发出一声长啸,倾刻间,五个模样怪异的男人呼啸而至,法之快,如鹰如兔。

    “黄狐,出什么事了?”一个头顶冒出两个山羊犄角的消瘦老者问道。

    名叫“黄狐”的黄衣少女茫然道:“我也不知道,我赶到时就看到魅姬大人昏倒在地上了,不知是被谁打晕的。我已给魅姬大人推宫过血,马上她就会苏醒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