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召神出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精石吸收的是天地月精华,其中所蕴含的精气,能提供比普通精气更为庞大的能量,好比人吃的食物,普通的瓜果蔬菜能提供机体所需的量,但同等量的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则能提供更多的量。(请记住我www.dukankAn.com) 。[WWW。WAnshuba.]

    陈津手握一块精石,用劲将其捏碎,其中的精气散发而出,他不敢怠慢,运转功法,使劲一吸,纯净的精气便顺着口鼻被吸入体内。

    “一块似乎还不够。”陈津感应到丹田中精气的快速增长,不过量还是不多,他接连又捏碎了七块精石,将其中所蕴含的精气一丝无无遗的吸入体内。

    丹田中的精气顿时水涨船高。

    修行中,凝炼精气,可以增加精力,随着精力的增加,可以把更多的精气压缩进丹田中。通俗些说,犹如人通过哑铃锻炼,可以增加力气,力气大了,是可以拿起更重的哑铃进行锻炼。

    在捏碎第十二块精石,将其中的精气吸入体内后,陈津感到自己丹田之中已经贮存满了精气。以前,陈津的精力只能把这么多的精气压缩在丹田中,不过今天不同,他感到精力有余,还能将更多的精气压缩进丹田中。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精石提供的强大能量。

    但是,如果平时不凝炼精气,想要一步登天直接靠精石的精气来提升修为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样极其危险,就像给一个小孩吃过多的大补人参,很可能会上火爆血而亡。

    平时的凝炼,加上精石的辅助,才能更快的提升修为。

    嚓嚓嚓……陈津不断的捏碎精石,吸收着精气。

    丹田中精气增涨的同时,他的精力也在增长,精力增长,就能将更多的精气压缩进丹田中,两者相辅相成。

    他一口气将十八块精石的精气全部压缩进了丹田中后,惊喜地发现,在吸入十八块六品精石的精气后,丹田中的精气有了巨大的变化。

    起初他体内的精气呈白色蒸气状,随着吸收精气增多,丹田中的精气逐渐变浓,变成了浓黑的大雾,这是修炼到了混沌气境界中期的标志。(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他感到自能爆发出的能量比以前更加庞大了,以前能打穿十公分厚的石板,现在就能打穿二十公分厚的石块。

    不过丹田内的精气仍然动、混乱,难以控制。

    “那本长弓结合妖族炼精心法自创的《养精术》,危害真是不小。”陈津无奈地摇摇头。

    敌人就在跟前,时间十分宝贵,他不敢继续耽搁下去,快速拿出符纸和笔墨,又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门神符的画法和道韵,然后静下心神,抛开杂念,散发精气于笔端,笔走龙蛇,一挥而就,一道门神符篆画制成功!

    但是体内精气也消耗掉了四分之三。

    画制召神符,真是耗废精气啊!

    “呼~”

    陈津长长松了口气,不过心中还有些担忧,不知道这道召神符会不会显灵——毕竟画制简单的安睡符还有很大的失败机率。

    “看我不烧死你!”

    一道戏虐的声音传入井中,声音中带着玩弄的笑声,仿佛一只猫在戏耍一只耗子。

    “糟糕!被发现了。”陈津心中一惊,从井中冲天而起,严格来说,是如同青蛙一样,靠着力气从井中跳了上来。

    轰——

    陈津刚跳到井上来,一团火球入草丛中,草丛噼哩啪啦像浇了汽油一样猛烈燃烧。

    饶是陈津反应及时,他的衣角仍沾着了火星。

    三下两下拍灭上的火星,陈津愤怒地看着刘长老,问道:“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中了我的烈焰犀牛拳,你……你不但没死,修为反而更加精进了?”刘长老十分惊讶地打量着陈津,“你的强大再次超出了我的想象,可笑那些弟子还耻笑你的无能。不过越是如此,我越是要杀你,为魔道复兴大业铲除一个潜在威胁者。”

    “魔道复兴大业?”陈津心中惊异,一个正道大教的长老居然为了魔道的复兴大业,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尽管你比其它弟子要强,不过遇到我你就认命吧,反抗是徒劳的,你和我的境界相差太远了。 。”说话间,刘长老双手成爪向上,十根手指,每根手指头上都冒出湛蓝色的火焰,像陈津所见过的氧气切割金属时,割炬前冒出的火焰。

    刘长老指尖的火焰不知道能不能切割金属,但若在人体上,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火焰映入刘长老的眼球,似笑非笑的面孔看上去更加的凶残和冷血。

    “别以为你就吃定我了!”陈津表异常的镇定,不疾不徐地拿出刚刚画好的门神符篆,以中食两指夹住,造出一个强大的气场后,正色道:“超出你想象的还在后面呢!”

    其实他心中鼓声阵阵,因为这召神符能不能召来神灵还是未知数。

    “哼,”刘长老不屑地看着陈津手中的符篆,嗤笑道:“你是想用安睡符、镇静符或是止泻符来给我治病吗?”

    “不是治病,是要你命!”陈津捏诀扬符,冷声喝道,“门神,门神,速速显灵!”

    符咒念完,符篆迅速燃烧,燃起的火苗妖异的跳动着,如一个翩翩起舞的精灵,烧出的灰烬被风一吹,随风飘向白云深处。

    “召神符?”刘长老眉头一皱,脑海中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召神是一个()忌,不过它的能力也是让人忌惮的。

    陈津和刘长老或期盼或好奇地同时抬头向天空望去。

    一秒、两秒、三秒……

    没见天神的影子。

    动动眼珠子,扩大视角。

    半晌之后,半空中仍旧没有任何异动。

    刘长老收回目光,()沉着脸道:“故弄玄虚有意思吗?”

    “召神失败了吗?”陈津怔怔失神,继而心中大骇,差点泪奔:“天呐,是门神生病了还是我人品不好?神灵不来相助,教我如何逃过刘长老的魔掌?”

    “何必废话,留着去找阎王哭诉吧!”刘长老手掌一抬,指尖火焰更盛。

    陈津想逃,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把背部留给他,自己会死得更快。

    死亡的()影已笼罩住他,死神的镰刀已悬扬在他的头顶,待斩。

    嗦嗦~

    就在这时,两人之间的地面传来细微的声响,像是有东西要从地底下冒出来。

    地面轻轻颤动了一下,一个驼背矮老头拄着一根弯曲的拐杖缓缓从地底冒了出来,地面却完好无损。

    “你……你是谁?”

    陈津和刘长老同时惊讶地问了出来。

    “我是此地土地。”

    “土地?”

    陈津和刘长老同感不可思议。

    老头一副老迈不堪的模样,有些懵懂地看看两人,然后对陈津道:“小子,你召小仙来所为何事?”

    由于某种潜在的联系,他一出来就认出自己是被谁召唤出来的。

    “这形势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帮我干掉他!”陈津底气十足地指着刘长老,门神虽然没召来,但是不知何故召来了土地,召来土地也不错,好歹这老头也是个小神仙。

    土地老头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向刘长老走近两步,抬头瞅了瞅,寿眉一抖,道:“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士?”说完,老后有些害怕地退后几步,苦着老脸对陈津道:“我好像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搞错吧?”陈津失色,“你不是土地吗?怎么说也是个神仙,连个人类都打不过?”

    “土地的职责主要是监管土地,不擅法术,但是土地苦想镇压他还是很容易的,不过……我并不是土地真,我只是土地的一个分,有独立的意识,听你命令,但是只有土地十分之一的能力。”冒出来的土地老头认真解释道。

    陈津听得头大:“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召出来的只是个分?”

    土地老头道:“召神就是如此,召神符传到神仙那里,神仙会分出一个分前来,听发召者的命令。”

    这一句话,包含的意思太多,其中的细枝末节会生出很多变故,陈津暂时来不及去琢磨。他哭丧的脸对土地老头道:“你这个笨老头,你打不过他也不要直接说出来吗?用个计谋把他吓走也好啊!”

    “你是我的主人,有计谋当然得你先告诉我。”老头一脸无辜说道。

    陈津有种要抓狂的冲动,气乎乎道:“我召的可是门神,你老人家怎么出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老头有些不乐意,“你的符篆上精气不稳定,本应传到门神神荼那去,结果传到我哪儿去了,我们神仙之间存在协作机制,所以我就出来看看况。”

    “又是精气不稳?!”陈津痛苦仰望青天,“长弓老头,你给的养精破术今天害死我了。”

    刘长老怪笑几声,道:“真没想到,你竟然隐藏的这么深,门派用计试都没有测试出来你会画召神符,真是有一手啊,不过你召出来的老神仙好像救不了你。哼,今天我就要杀人弑神!”

    “小子,莫要怕,我既然是你召来的,就会对你绝对的忠诚,纵死也要护你周全。”土地老头此刻横杖前,一副舍生忘死,精忠护主的模样,接着又道,“虽然我不是他的对手,但你若能施展道术助我一臂之力,我掩护你逃走还是有可能的。”

    “用道术助你?”陈津眉头纠结成一团。

    “嗯。”老头坚定道,“我见你能感应水之灵气,草木灵气,岩石灵气,你可以施展水系道术迷雾术,让他陷入迷雾中,我借着迷雾向他发动攻击。”

    陈津汗颜,乖乖道:“迷雾术,我不会。”

    “那你可以施展石系道术碑林。”土地老头继续提醒。

    “呃,这个我也不会。”陈津弱弱说道。

    “什么?这些基本的道术你都不会?小子,你真是不学无术啊!”土地老头有种吐血的冲动,“那你会什么啊?”

    陈津尴尬地道:“我只有安睡符。”

    “你是我见过的最笨的符篆师!”土地老头气得连拄拐杖。

    “如果你能挡住他一分半钟,或许我的符篆会有用。哦,也就是大约二十五个呼吸的时间。”陈津现在只有二十张安睡符了,算算时间,一分半钟大约能施展二十张安睡符,二十张符中应该会有一个昏睡符。

    昏睡符一出,估计金丹期的刘长老也得倒下。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