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试练规则(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弟子入门一年后,每峰都会从新弟子中选出一批能力出众者外出做任务,一方面是增长见识,开阔眼界,另一方面是寻找机遇,提升修为;再一方面,这些任务都与功德相关,完成任务,可以积赞功德。(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WWW.waNshuba ]

    这些信息,陈津曾在相关的书籍中看过,他还知道这些率先被选去做任务的弟子在各峰新弟子中都属佼佼者。因为如果派修行差劲的弟子外出做任务,一是危险,二是怕被人笑话太霄弟子无能。

    外出历练是很多新弟子争着抢着想要干的事,抛开修行方面的因素不说,这些弟子一年到头在山中苦修,早就枯躁乏味了,极想去外面花花世界走上一遭。

    陈津也不想被常年圈在霄琅山中,早想出去放放风了,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多大的自信。

    听见长弓想让自己外出历练,他狐疑地看着长弓,问道:“老头儿,你认为我的能力可以外出做任务?”

    长弓无奈叹口气:“规定每峰预选四名弟子外出历练,我独秀峰就你一名弟子,你不去谁去?”

    “原来是这原因。”陈津(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如果以能力而定,自己想去也许还去不了呢!

    摆出一副讨好人的面孔,陈津又道:“师父,弟子上次在谢罪岩罚跪,错过了门试,以致于至今还没通过门试,每月没有例钱可拿,你能不能借点钱花花?外出没钱是不行的,吃饭都得靠蹭。”

    长弓双手一摊:“你师父我是门派罪人,当年所有积蓄都被门派没收了,现在也没钱,上次请你吃饭的钱还是找大衍峰院主许大有借的,还等你帮我还钱呢!”

    陈津顿感失望,又满怀期望道:“师父,弟子现在修为很低,画出的符篆倒是不少,但是分不清哪一张是成功的,哪一张是失败的。 。你能不能给我一件防的法宝使使?”

    “当年门派不但没收了我的金钱,还没收了兵器和法宝,为师现在两手空空,一。不过……”长弓话锋一转,道:“在主峰会上,院主、长老和掌教根据以往经验教训,一致通过一项新的决议——这届新弟子外出历练之前,将进行一次门内试练。”

    “门内试练?”陈津好奇,这个他并有没有听过。

    长弓道:“往新届弟子初次外出历练时,由于心()不够坚韧,且经验欠缺,在面对困难和危险时应对能力不足,时常有死伤。鉴于此,门派决定在御邪岭的废墟里放置六件上品灵器,让预选外出历练的新弟子去寻找、争夺,你要是能侥幸抢到一件,外出历练时也就有防之物了。”

    陈津皱着眉头,苦恼地计算着:“每个峰预选四名新弟子外出历练,那就有一百多人,让这一百多人去争夺六件上品灵器,抢夺到上品灵器的难度也太大了点吧!”

    “难度远不止如止。在试练过程中,门派还会派七名长老扮演妖魔给你们增加难度。”长弓满是褶皱的脸上有着一丝坏笑,估计这主意他也投也赞成票。

    “那会不会有危险?”陈津又弱弱地问一句。

    长弓收起坏笑,郑重道:“门派不许致人于死命,不过有争斗,就难免有损伤,门派为了更好的模拟外出历练中的残酷(),所以本次门内试练,致伤在许范围之内。”

    致伤的范围太广了,打别人个半不遂也是致伤,其中的危险可想而知。陈津一脸惨相道:“那对我这种没有什么攻击手段的弟子岂不是很不公平?看来那六件上品灵器我是没戏了。”

    “你知道御邪岭吗?”长弓忽然岔开话题问道

    陈津摇摇头,表示不知,等待长弓继续讲下去。 。

    长弓道:“六十年前,妖魔两道()联手毁灭我太霄门,于是太霄门联合正道几大教派在霄琅山东四十里处的一个山岭狙击妖魔,在那里正邪展开了大会战,那道山岭从此便被叫做御邪岭。那一战,意义重大,正邪两道高人尽出,激战了七天七夜,妖魔才被打退,大战之后,正邪两道均伤亡惨重,连绵三十多公里的山岭处处伏尸,掉落的法宝、兵器随处可见。虽然后来有人打扫战场,将法宝兵器都捡走了,不过有些不易被发现的仍然遗留在那里,近年来,偶有幸运之人就在那里捡到过强大的兵器法宝,如果你运气好,或许也能捡到一件。”

    “运气?我从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幸运,我也不和别人比运气。”陈津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如果靠运气活,自己早就饿死了,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六十年前正邪大战,你也就是在那一战中放走了你心的妖女,这么算来,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九十二。”

    陈津看了长弓半晌,呐呐道:“这样看来,你的年龄倒与你的形象吻合。”

    “吻合?”长弓一怔,突然醒悟过来,苦笑道:“修到金丹期的修士,寿命可以达到一百三十岁以上,现在你还认为我的年龄与我样貌吻合吗?”

    说这话时,陈津明显看到长弓脸上无比落莫与哀伤之

    九十二岁,透(露)出了太多信息,也就是说他在三十二岁时已经是一个修习符篆术的金丹期修士了,这足可以列为天才行列。

    寿命在一百二十岁以上,九十二岁也不过相当于中年而已,本应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中年,如今却成了一个迟暮老人,如何不落莫?如何不哀伤?

    这一切都是由于丹田被废、灵感被封所致,这都是因为放走了心的妖女所惹下的祸端。

    本无错,是谁绝了谁的

    老头又坐在石阶上,漠然望着东方,喃喃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找一个资质优越的徒弟,又为什么急于求成要你修炼不成熟的《养精术》吗?”

    陈津紧挨着他坐下,听他继续说下去:“因为我知道我岁月已不多,我急需培养出一个徒弟,让他帮我一个忙。”

    陈津诚然道:“师父,虽然我修为不行,不过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去完成的。”

    “在我死之前,我还想见她一面,但我体老迈,无法远行,更不知她现在在何处,相见已不敢奢望。你以后做任务时,如果有缘与他相见,能否帮我捎封书信,让她知道我好,让我知她是否还好。”看着东方尉蓝的天空,老头老眼流下两行浊泪。

    义至此,为何天不怜见?

    陈津咬着嘴唇,眼眶有些湿润,掷地有声道:“师父,我一定会带师娘回山来看你,千山万水、魔鬼神佛都阻挡不了。”

    那天,长弓交给陈津一封信,收信人的名字很伤感,叫做——花泪语!

    ※※※※※※

    两过后,便是门内试练的子。

    在御邪岭近前,有一块开阔的场地。

    预选外出历练的新弟子在站成一个方队,处在中央,周围围着前来观看的老弟子,各峰院主和长老坐在高台上,执事长老站在高台前再次重申了门内试炼的危险()与重要(),然后开始声并茂地作试炼前的动员:

    “外出历练的艰险和残酷胜过门内试练十倍,为了切实起到试炼的目的,这次门内试炼许致伤,我们秉呈的原则是宁可现在让你们受伤,也不愿将来让你们死在别人的手里。你们要把握好这次门内试练的机会,锻炼自己的心(),磨炼自己的意志,增加自己的经验,为以后修道增加筹码。”

    “这次试炼有很大的危险(),现在有人要退出吗?”执事长老不待有人回答,继续道,“我知道你们是不会退出的,因为你们都是各峰选出来的佼佼者,有足够的勇气……”说到这里,他发现很多弟子异样的目光同时瞄向一个人——大名鼎鼎的陈津。

    执事长老立即明白过来,转变语气道:“当然个别人除外。”

    新弟子和围观的老弟子哄笑一片,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陈津这小子竟然混到了一个预选历练的名额,真是让人气愤!”

    “谁说不是呢,我早就想出去玩一圈了,可是我在峰上新弟子中排第五,四个名额中没有我,这次若让我参加试练,或许我就能抢到一件上品灵器。”

    “谁让独秀峰上只有他一个弟子呢?也不知我何时才能外出历练?少爷我好久没(摸)过女人了。”

    “也不知这小子符篆术学得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你又不是没听师父说过,即使符篆术修习的好,在初期也是废物。”

    “看来这次他不过是走一个过场罢了。”

    执事长老忽略众人议论,独看陈津问道:“陈津,试练危险,你可要退出?”

    “弟子想要试练,不愿退出。”陈津声音镇定,语气没有丝毫闪烁。

    执事长老不屑地笑笑,也不再理会他,招了招手,一个老弟子会意,立即端着一个盒子走到即将试练弟子队伍前。执事长老道:“这里面是一百四十一块六品精石,所有参与试练者每人一块。”

    “精石?”在场所有弟子顿时惊呼了出来,双眼放光盯着那个盒子。

    ——————————

    (小说已经五万多字了,你们是大神,我不会符篆术,只能用心灵召神你们的票票、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