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悲催符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一,一月一月的修习,从最初的兴趣盎然,变成后来的枯躁无味,每每陈津有所懈怠时,长弓总是施以无的鞭笞。(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 waNshuba ]

    符篆术并不是陈津想象般的容易,后来他发现,《符篆图录》上的符篆越到后来道韵越难领悟,有时候五六天也难以有所感悟。更甚者,有些符篆看似简单,但其道韵往往极难把握,就像某些字画,线条简单明了,但其中的神韵却更加深远,让人难以琢磨。

    除此之外,长弓还告诉他,符篆上面附着的精气过三便会流失,以致符篆失效。这也就是说,符篆的保质期只有三天,过期作废,除非大能者用特殊手段才可以让精气长久附在附篆上。

    一些需要消耗巨多精气的符篆,符篆师都是临用现画,免得画了用不上,反而浪费大量精气,不利于修为境界的提升。

    尽管遇到一些瓶颈,不过,陈津在符篆形体与道韵上学习的进展,远远超出了长弓的预计。

    在境界的修为上,陈津钻研《养精术》,按照上面所记载的法门修习,仅用了两个多月,便进入了精气期第一重混沌气境界,可以引动灵气,将灵气转变成精气存贮在丹田之中。

    这种修炼速度极为惊人,陈津和长弓都兴奋异常!

    修为精进如此迅猛,陈津觉得并不是因为自己天赋异禀,而是因为那本长弓结合妖精的修道法门所创的《养精术》。

    陈津在心中大赞:这《养精术》真是神奇,老头儿太有才了!

    达到精灵期第一重混沌气境界后,陈津运用法门,将由灵气转变而来的精气存贮在丹田中。丹田中存贮的精气灰蒙蒙一片,像是一团迷雾,随着修行,精力会逐渐增加。(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精力增加可以将更多的精气压缩在丹田中,丹田中存贮的精气就会由少变多,由淡转浓。

    达到精气期,体内有了精气,就可以发放精气于笔端,让画出的符篆附着灵气。按理说这个阶段的陈津就能靠自己能力画出对应等级的符篆了。

    陈津兴奋地画了一张最简单容易安睡符,准备晚上偷偷的施符于长弓——这老头每天天不亮就叫自己起修炼,可恶,明天让他睡到上三竿。

    晚上,陈津贴耳在门上,听见了长弓的憨声,然后蹑手蹑脚推门而入,站在长弓前,中食两指夹着安睡符,然后捏决默念咒语。符篆师在画符结束后,都会加上自己设置的咒语,这咒语是引动精气的密钥,只有念对咒语,方能引动精气,让所画符篆显灵。

    “老头,老头,睡到上三竿。”安睡符属燃烧符类,陈津念完咒语,纸符便开始冒烟燃烧……

    “咳咳咳……谁在烧纸?”

    长弓迷迷糊糊,被呛得咳嗽不止,当他醒来时第一眼看见前一张惊慌失措的脸,第二眼看这张脸的主人手中拿着一张还未烧尽的纸符。长弓暴跳如雷吼道:“你个小兔崽子,为师传你本领,你却拿它来对付为师!看为师不剥了你的皮!”

    陈津回过神,吓得一溜烟似的逃回自己屋里,关上房门,开始分析施符失败的原因。

    如果安睡符有效,老头肯定不会被烟气呛醒,看来这道安睡符画制失败了。可什么地方出现了错误呢?

    符篆的形体与道韵绝对没有毫厘误差,在这方面他有十足的信心;咒语也不可能错误,这是他自已设定的,除去这些方面的因素,那么只可能是在精气方面出现了问题。 。

    接下来几天,陈津捉了十几只山雀,拿自己所画的安睡符对它们分别施符,结果发现,自己画的十二张安睡符,有八张无效,有四张有效。让陈津意外的是,这四张有效的符篆中,有一张竟然使一只山雀直接昏死过去,拍打了半天它才醒过来。

    所画符篆中,有失败的,有成功的,还有效果超强的,怎么会出现这种况?

    深思片刻,陈津无奈发现了自己和别的符篆师最大的区别。

    别的符篆师画符难在对道韵的把握不到位上,自己却难在对精气的掌控不足上。别的符篆师在画符篆后,可以通过符的道韵,得知所画的符篆是否成功,这样保留成功的,丢弃失败的,但是自己画符是在精气上出现了问题,是无法分辨出成功与否的,这样就造成画制成功与画制失败的符篆混杂在一起。

    也就是说,自己施符时,有可能施的是画制成功的符篆,也有可能施的是画制失败的符篆,一切全凭运气。

    悲哀!

    以后要靠运气混饭吃了!

    归根结底,自己在精气修行方面出现了错误。

    陈津找到长弓,认真问道:“师父,精气存贮在丹田中是什么样子的?”

    “在混沌气的境界,精气存在丹田中,混沌一团,像雾一样灰朦朦的,缓缓的轻轻飘动。”长弓耐心的解释,这么浅显的问题好像还真没向徒弟解释过。

    陈津掩盖住绪的波动,又问:“老头,《养精术》是你结合妖精的修道法门所创的?”

    “是啊!”长弓骄傲地道,“这是我耗费多年心血才领悟出来的,我认为它比别的法门修行要快——这在你上已经得到了印证。”

    陈津板起脸,再问:“那你修行过吗?”

    长弓呵呵笑道:“这是在我灵识被封后我才创出来的,所以我没法修炼。”

    “那你让别人修炼过吗?”陈津声低沉,暴风骤雨来临前的模样。

    “呃,没有。”

    陈津抓狂,咆哮道:“你没修炼过,别人也没修炼过,我就是第一个修炼的,你是不是拿我当小白鼠了?啊!你知道我现在丹田中精气是什么样子吗?乍一看混沌一片,没什么异样,但仔细感觉,会发现混沌中有两股气流互相冲撞,时而交融,时而分离,时而纠缠。啊!就像平静的海面下暗流涌动!我怀疑你这自创的《养精术》有问题!有木有,有木有?就因为这鬼精气不好掌控,我现在画符成功率才百分之四十!”

    长弓一愣一愣的,紧皱着眉头道:“怎么会这样?”

    “百分之四十的机率,照理说也很高了,可我分辨不出哪道符是画制成功的,哪道符是画制失败的。”陈津咆哮一通,心里郁闷消退不少。想到以后与人对敌时,在自己信誓旦旦地施出一张符篆后,结果却发现施的是一张画制失败的符篆,那时自己的糗样,绝对让敌人笑得直不起腰。

    长弓悠悠地叹一声,道:“看来是我太急于求成了。”

    陈津眼巴巴地望着长弓:“有没有挽救的办法?”

    长弓摇摇头:“没有合适的办法,虽然有两种办法能解燃眉之急,但对你以后修为不利,故不可取,我建议你继续按照《养精术》修行,或许将来会有转机呢?”

    陈津苦恼,可又能奈何?

    ※※※※※※

    月如梭,时光飞逝,转眼便在太霄门修行了一年时间,通过门试的新弟子绝大多数都修炼到了精灵期混沌气境界,一些资质出众的弟子已经到了混沌气境界的后期,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阳液境界。

    混沌气境界,初期丹田内的精气像稀薄的白色蒸气雾。随着修行者不断的凝练精气,中期丹田内的精气好似浓黑的大雾。到了后期,丹田中的精气则是像乌黑的雨云,其中似乎能够挤出水来。

    修行不成熟《养精术》的陈津,在飞速达到混沌气境界后,便显出了疲态,一直处在初期水平,并且还无法自如掌控丹田中的精气。

    为何会如此,长弓揣磨许久也找不出原因,因为他自创的《养精术》他并没有亲修行过。

    “长弓这老头害我不浅啊!”陈津时常挠头哀声自叹,可已经没有好的挽救办法了,只能继续修行下去,希望能出现奇迹。

    ※※※※※※

    这一,长弓外从主峰归来,递给陈津两本书,陈津翻开一看,好奇道:“老头,你给我这两本书干嘛?这一本是介绍炼丹材料的,一本是介绍炼器材料的,既不能有助精气修行,也不能帮助画符,我要它做什么?”

    长弓道:“今天在主峰会上,各位院主已商定好期,决定再过半月,安排一部分新入门的弟子外出历练。我决定让你同他们一同外出历练,这两本书是介绍炼丹和炼器材料的,你在历炼中若寻到这些材料,可以带回门派来换取丹药或法宝。”

    “外出历练?”陈津得闻这个消息,眉头皱了皱,心中喜忧参半。

    “是的,就是各峰选出一部分能力出众的新弟子,根据选择的不同任务,结伴外出做任务。”长弓看出陈津已经知晓外出历练的事,不过他还是解释了一遍。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