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朽木可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经过一段曲折的山径小路,陈津抱着苏文芩来到她的居所。(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WWW。wanShuba ]这里地处天布峰山畔,有竹屋两三间,屋侧有山涧溪流一泓,环境极为清幽。

    “你怎么没住在道院里?”陈津问。

    “我喜欢清静。”苏文芩轻声道,“抱我进右侧第二间。”

    这是一间闺房,里面布置的素静别致,飘散着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几盆兰花和水仙花在窗口迎风傲立,高洁清雅,一如此间屋主。

    “把我放上。”

    “哦。”

    轻轻把苏文芩放在榻上,陈津一时不知道做什么了,愣愣看着苏文芩,等待她的吩咐。

    “看着我做什么?你可以走了。”苏文芩语气突然变得不善。

    陈津关心道:“你这个样子,我怕那人会来继续害你。”

    冷静如水的苏文芩脾气陡然大了起来,带着愠怒道:“我这屋子周围布了()制,他进不来!你不走是不是想做些下流事?”

    “走走走,我走!”陈津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真是好心没好报。可就在他走到门口之际,却听到躺在上的苏文芩幽幽道:“别走,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陈津怦然心动,随即压制住心中强烈的()望,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远离小屋。既然没有人能来伤害她,那么她只要受过两个时辰的()火煎熬,蚀骨**的毒自然就解除了。

    安心的回到独秀峰,天色已黑,长弓老头儿已经关了房门准备睡觉。

    路过长弓老头睡房前,陈津见屋里还燃着灯,便隔门喊道:“老头儿,我回来了。”

    长弓也不开门,在屋里不悲不喜道:“知道了。”

    “你这是什么师父啊?”陈津不满地嘟囔一句,又喊道:“还有吃的吗?”

    “自己去厨房找。”说完,屋里灯灭,没有了声音。

    在厨房找到几个干馒头填饱肚子,陈津回屋仰躺在上,看着窗外浩瀚星空。 。苍穹依旧,只是变换了时空,我这个外来客,竟然也踏上了修道这条路,为了什么?

    “那一天,我不得已上路,为不安份的心,为自尊的生存,为自我的证明,心灵的困境,已化为我的坚定……”陈津心有所感,不()唱起这首励志歌曲,声音越唱声越大,此刻,所有的辛酸与屈辱都随着歌声化为前进的动力。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想办法通过门试。我虽然自创了水灵之盾,不过这功法并不完美,需要借助外力的撞击方能形成泡泡,也就是说我必须承受住对手的一击。如果对手不用拳掌,而用刀剑,一击之下就灭了我。我得尽快找到功法,加紧修炼。”

    陈津头枕双手,独自思索着,上次之所以在面具男人重拳之下形成水泡,其中存有很大的运气成份,如果不是借助水的阻力,加上自己的预判躲避,那一拳早就把自己轰的粉碎。

    “除了修炼功法之外,如果能偷得几粒强筋壮骨或能激发潜力的灵丹妙药在门试时服下,或许在战斗中能够大放异彩,另外,一件神兵利器也是战斗的必备品。”想到最后,陈津心中有了一个详细的变强计划,推敲几遍,觉得十分完美,这才带着甜笑安然入睡。

    ※※※※※※

    接下来的几,太霄门简直可以用(鸡)犬不宁来形容。

    黎明之际,太霄门玉笔峰炼丹房起火。

    事的起因是,一个玉笔峰的弟子起夜,发现一个蒙脸的黑衣盗丹贼,惊慌地呼喊醒所有熟睡中的弟子,一起擒拿这个盗丹贼。

    盗丹贼在喊打喊杀声的追捕下闯进了炼丹房,撞倒了炼丹炉,引起丹房起火。

    玉笔峰的主要职责是为太霄门提供丹药,门下弟子主修炼丹之术,平时也学些功法道术,不过难出高手,在门试时则主要考试炼丹制药水平,但院主李药方则是个另类,他不但是名声显赫的炼师,而且他以丹药助修行,道法修行极为高深。 。

    李药方轻而易举将盗丹贼擒住,拉下盗贼的蒙脸黑巾一看,这偷药贼居然是独秀峰的弟子陈津,鉴于没有造成多大损失,罚这小子在玉笔峰劈了两天柴禾。

    此事刚过去一天,午夜时分,太霄门万丈峰藏剑室外的天罗剑阵被人引动。

    院主万铁除了炼器外,道法并不高明,生怕是强敌来袭,立即发烟火信号通知其它峰主来擒敌。

    四五个峰主驭空急匆匆而来,发现这剑阵中困着一个人,居然是当初在太和上气得众人脸黑的小弟子陈津,他额头被撞的开裂流血,不过并没有被剑阵所伤。所有人大为惊诧,以为剑阵失效,后来有一个金丹弟子测试,刚入便被剑阵弄得伤痕累累。

    众人皆叹:这小子闯到剑阵中央居然没被杀死,真是走狗屎大运了。

    陈津皆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水灵之盾挡住了七把飞剑才破裂,此时早被成刺猥了,水灵之盾则是靠自己自杀式的撞墙制造出来的。

    万铁一怒之下,罚他打铁坯两天。

    盗丹和偷兵器皆以失败受苦告终,不过陈津并没有放弃自己预定的变强的计划。

    笠上午,紫竹峰院主莫愁去道场指点弟子功法修习,忽然,她眉头一皱,仰天呼哨一声,坐骑白羽雕俯冲而下,却并没有飞到她跟前。

    俯冲而下的白羽雕像老鹰捉兔一样,锋利有力的双爪从道场旁边的草丛中抓起一个披青草衣的人,然后振翅飞高,将这人挂在一个树稍上。

    莫愁冷冷地看着树梢上的人:“我不找你你居然送上门了,盗丹、偷法宝,你今天到我紫竹峰又想干什么勾当?”

    树梢细弱,一动就要断,陈津吓得直冒汗:“我不是来偷东西的,我只是想来学学功法。”

    “学功法?我看你是来捣乱!”

    在太霄门并没有严格限定各峰的弟子不能相互学习,只要对方院主不反对,偶尔去学习一次不但不会受责罚,反而会因为好学被别的峰主嘉许。可陈津不同,他资质低下已是太霄门众人皆知的事,他去别峰学习功法,就好比小学三级学生去初一教室听课,这不明摆着是捣乱吗?

    莫愁如果稍加探察,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当初不能感应一种灵气的奴才,此时已经能感应三种灵气了。

    陈津就这样悲惨地在树稍上挂了一天……

    从紫竹峰偷师失败,陈津并没有气馁,紧接着又“拜访”了天布峰、仰望峰、大衍峰、天玄峰……

    都以被逐而告终!

    一次次的失败,陈津虽然没有学会任何功法,不过反侦、逃跑的本事倒提高不少,此外,通过观看偷听,他对这批新弟子如今的实力也更加了解。

    太霄门这次除了在南域选收了二百四八名弟子外,还在其它地域挑选了不少资质上佳的弟子,这些弟子中,当初能感应到六种灵气的弟子此时修为更加精进,成为各大院主的得意门生。

    不过这当中有一人除外——宁府的宁正锋,这家伙的六种灵气大多是服用灵气本源才感应到的,如今缺了灵气本源,他的修为停滞不前,毫无进展,用陈津话说,这家伙就是NBA选秀中的水货状元。莫愁也因此懊悔不已,为了这个弟子,当初和灵隐派的人争得面红耳赤又何必呢?

    当然,有水货状元就有潜力新秀,当初有些只感应到四五种灵气、不被各大院主十分重视的弟子,经过几个月的修习,又感应到了两三种灵气,后来居上,让那些自认为捡到宝的院主乐的合不拢嘴巴。

    ※※※※※※

    “苏文芩师姐怎么还没回来啊!”陈津坐在天布峰瀑布顶的岩石上,嘴里叼着一根枯草,怔怔发呆。

    苏文芩既然被誉为太霄第一弟子,想必知晓不少功法,陈津一初就去找过她,想求她传授些功法,可在问过天布峰的弟子之后,得知苏文芩外出执行任务去了,不知何时归,今天再去找她,仍然没有找到她。

    “转眼又晃过去几天,后天就该门试了,可我一种功法也没学会!”陈津失望地仰倒在岩石上,望着蓝天,苦恼地挠挠头。

    突然,天空中一张脸庞印入陈津眼帘,一个人正低头俯看他。

    这张脸有些熟悉,陈津想了一下,在天布峰偷师时曾见过他,名叫孟川,被称为天布峰第二弟子,第一当然属于苏文芩。

    “孟川师兄!”陈津连忙坐起,有些局促地叫了一声,心里想着:他发现我在天布峰的地界,不会惩罚我吧?

    “不用紧张,放松些,你现在可是太霄门的风云人物哦!”孟川微微一笑,也折了根草含在嘴里,极其亲和地坐在陈津旁。

    陈津难堪地笑笑:“最近尽干些丢人的事,让师兄见笑了!”

    孟川轻轻叹了口气,道:“太霄门的人不教你功法,你也不能有太多怨恨,毕竟你在他们眼中,属于朽木不可雕的类形。”

    陈津苦涩笑道:“我不是朽木,我相信别人给我浇点水,我就能发出芽来!”

    孟川鼓励地拍拍他肩膀:“你现在差一个楔机,你要是能通过门试,我想会得到大家认可的。”

    “我一没功法,二没灵丹,三没法宝,我凭什么通过门试的考核?”陈津无奈地摊开双手,心中对这个肯以常态与自己说话的师兄充满了好感,忽燃起一线希望,道:“孟川师兄,我知道你道术了得,不如你教我些功法吧?”

    孟川道:“功法我倒是会一些,也可以教你,不过我会的功法都需要长期修炼方能有所成就,门试近在眼前,学我的功法帮不上你。”

    “我真的很想通过门试,可是……”陈津揉了揉脑门,一筹莫展。

    孟川扭头,看着沮丧的陈津淡淡道:“想通过门试也并非不可能。”

    “啊?”大感门试无望的陈津心中一震,切的目光落在孟川俊朗的脸庞上。

    孟川吐出口中叼着的枯草,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秘密?”陈津瞪大了眼睛,难道这个秘密可以帮我通过门试?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