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蚀骨销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水泡,生……”

    忍受着饥饿和瀑布冲击带来的痛苦,陈津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但是始终无法制造出气泡包裹住自己体。(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 。[本章节*由万书Ba更新]

    虽然一次次失败,不过陈津也从失败中总结出了经验,他觉得,用水之灵气制造出一个水泡包裹住自己体并非天方夜谭,只是自己还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失败了,就去观看水泡由生到灭的演变过程,有所领悟后继续尝试制造水泡……如此反复,陈津忘记了时间,完成沉浸在研究水泡的乐趣中。

    不知不觉间,落西山,余辉晚照,淡薄金纱覆盖山林间,美不胜收。

    一个穿着月白色衣衫的女人影映入陈津眼帘,正是昨天将陈津吊在瀑布上的女人,她优雅从容的立在水潭边上,仿佛与水容为了一体,平淡,沉静,深涵。

    “姑()(),你可总算是来了。”陈津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相见恨晚”,只盼她快点过来把自己从瀑布上解救下来。

    可是那女人偏偏不急不躁,稍站片刻,又静坐在一方石台上,开始呼吸吐呐起来。

    姑()(),你练功前先把我放下来啊!陈津心中大急,刚要开口呼叫,却发现了一丝诡异。

    “有毒!”静坐的女人秀眉紧蹙,刚想站起,却发现全酸软,子一下侧歪在石台上。

    “哈哈哈,”随着一阵计得逞的猖狂大笑,一个戴着一张古怪皮制面具的男人缓步从水潭旁的树林中踱了出来,“号称太霄门第一弟子的苏文芩,多少男人都梦想一亲你方泽,看来我要成为第一个实现梦想的人,哈哈哈,我可是思夜盼,只到今天条件成熟,方才找到下手的机会。”

    “你是谁?”苏文芩看着逐渐接近的男人,平静的脸庞上显出不安,“你在空气中下毒?”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一会儿会让你在我的跨下()仙()死就成了。 。”面具男人的声音古怪,似乎经过刻意改变,他走到苏文芩旁,笑道,“这空气中飘着一种叫作‘蚀骨**’的无色无味毒气,只要吸入,两个时辰之内你会精力停滞,全无力,并且……嘿嘿,我想你已经感觉到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有个男人来抚你?”

    “你无耻!”苏文芩咬着牙,极力压制体内某种冲动。

    “来吧,别再强忍着,我会让你一生都记住在这个美丽的傍晚发生的快活往事。”面具男人()笑着蹲下子,一只手向苏文芩俏美的脸上(摸)去。

    砰——

    就在面具男人手掌即将触上苏文芩脸颊之际,苏文芩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一掌拍在面具男人口,将他击的倒飞出去。

    “咳咳……不愧是太霄门第一弟子,中了‘蚀骨**’的毒还能发出有如此大的力气,让人佩服啊!”面具男人咳嗽着从地上爬起,面具下溢出鲜血,不过他并不恐惧,再次来到苏文芩前蹲下,戏谑道,“我又来了,你再发出一掌让我看看啊!哼哼,今天老子要好好揉躏你一番,让你变成一个()|叫连连的|妇。”

    苏文芩抬了抬手,发现再也无法使出力气,刚才那一掌已经耗光了所有力量,可她还是用尽毕生力气,双手捏诀,口中默念几句。

    “你……你已经练到精灵期的‘三目珠’境界了?”面具男人吃惊,在苏文芩捏诀默念时,他感到了空间有一丝丝精气的波动,“‘蚀骨**’毒气可以完全封住‘三目珠’境界下的任何人,可是在封印三目珠境界修士的精气时,总会遗(露)出一丝,不过没关系,这一丝精气不足以施展出任何有杀伤力的道法。(来~看~书~吧 www.laikanshuba.com)”

    面具男人洞悉一切,这次也不再斯文,直接扑到苏文执上,将她压在下,双手已经开始剥她衣衫。

    “放开我!”苏文芩无力地叫着,美眸急得已滴下晶莹的泪珠,她已经感到对方下体的变化。

    “小美人,你的体已经发了呀,想要就叫出来吧!天布峰此时正是晚饭时间,没人会来救你的,你就好好享受我带给你的快乐吧!”面具男人一边()|言秽语,一边撕扯着苏文芩的衣衫。

    哗啦——

    随着一声水响,一个青年从水潭中猛然站起,他微微侧着头,凌厉的眼神上挑,以一种西门吹雪的姿态凛然道:“放开她!”

    突兀的变故让石台上的两人同时一愣。

    苏文芩看清从水潭中冒出来的青年,面带怒容,责骂道:“谁让你出来了?”

    陈津挠挠头,纳纳道:“你……你把我从瀑布上放下来不是让我来救你呀?”

    刚才他在瀑布水幕后将这边的一切看的清楚,只不过有着水流遮挡,面具男人并没有发现他,在苏文芩捏诀念咒时,他上的绳子奇异的自动解开,然后他就随着水流落入水潭中,从水潭底潜行了过来。

    看着这个从水中突然冒出来的青年从冷峻凌厉变得愣头愣脑,苏文芩有种被打败的感觉:“我放你下来是怕你被瀑布冲死,你现在反倒出来送死,白痴啊?这家伙已经修炼到()阳液境界的巅峰了,他会杀了你的。”

    “我不管什么()|液阳液的,总之,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污辱自己却龟缩在水底保命。”陈津诚然说道,眼中没有丝毫畏缩与后悔。

    “你……”苏文芩责骂的话再也无法出口,古井无波的心底被一种莫名的东西打动。

    “哪儿冒出来的小子?”面具男人放开苏文芩,起冷冷看着陈津,“能感应三种灵气,还没进入精气期的小爬虫而已,竟敢不自量力来坏本大爷好事,可笑!”

    “三种灵气?”苏文芩神一惊,刚才没来得及去探查,此时放开灵识去感应,果然感到陈津上有三种灵气的波动:昨天他还只能感应到两种灵气,我把他吊在瀑布上冲涮,他不但没有淹淹一息,反而又感应到了一种灵气?

    “()阳液?这是什么阶段?”无知并没有削弱陈津的气势,他伫立水中玩味地看着面具男人,“即便你的修为高出我很多,那又怎样?至少我敢光明正大的见人,而你却遮遮掩掩,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如果说我是小爬虫,那么,你就是——鼠辈!”

    听到骂声,面具男人气得两眼珠凸起,慢慢捏紧右拳,一团光芒在拳头上泛起,由小变大,由弱变亮:“小子,看我一拳不把你轰个稀烂!”

    “快逃!”看见这一幕,苏文芩急得用声嘶力竭的向陈津喊道,由于中毒,虽然她伸长脖颈喊得颈静脉怒张,但是声音并不大。

    陈津一愣,他听见了声音中的关切,看见那因用力过度涨得通红的脸庞,这一刻,她把自己挂在瀑布上一天一夜的怨恨已烟消云散。

    “我看他往哪里逃?”面具男人目光狠毒,泛光的拳头凌空向陈津轰击过去,“去死吧!”

    砰——

    一个精气形成的硕大拳影砰然击在水面上,强大的冲击力使水面炸起一道两丈多高的水浪。

    炸起的水浪哗啦落下,水面一圈一圈的波浪涌动,待慢慢平静后,水面已看不到陈津的影。

    “他就这样为我而死了?”苏文芩痛苦地闭上眼睛,心中思潮起伏。

    “小爬虫,不堪一击!”面具男人轻蔑的笑声响起,重新将目光落在石台上衣衫凌乱、已(露)出粉白香肩的苏文芩上,笑声又变得()邪起来,“经过一番波折,现在我的()火已烧得更旺了,哈哈哈……”

    哗啦——

    已恢复平静的水面上传来一阵水声。

    面具男人动作一滞,扭头向水面看去,然后彻底呆住。

    “发生什么了?”苏文芩皱着秀眉,跟着朝水面看去,先是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满脸欢喜。

    水面上飘浮着一个巨大的淡蓝色圆形水泡,水泡中裹着一个赤)体的青年,嘴角溢出鲜血,但面色毫无畏惧,不是陈津是谁?

    刚才那巨大的拳影轰击来的时候,陈津迅速潜入水中,借着水的阻力,受了点小伤,险险承受住了那一拳的威力,同时制造出了一个水泡。

    经过半天不懈的试验,在苏文芩来到这里时,陈津已经找到了制造水泡的方法。从不能制造,到制造出一个薄弱的水泡,然后加以改进,让制造出的水泡可以承受瀑布的冲击,然后再加以改进,让水泡的韧()更强,其中辛酸痛苦一言难尽。

    水泡形成的一个条件,就是需要撞击,面具男人轰出的一拳刚好为陈津制造水泡创造出了条件。

    “让你失望了,我还没有稀烂。”陈津淡淡说道。

    面具男人一呆,然后暴出大笑:“小子,你以为躲在个泡泡里我就伤不了你了?”

    “能不能伤我我不知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陈津从容以对,后半句既是在说给对方听,更是在对自己说,也许……也许能救了苏文芩。

    “那就再吃我一拳!”面具男人一拳击出,这次没有在拳头上凝聚大量精光——这一拳追求的是速度,免得这小子再潜入水底。这一拳的威力或许不如刚才那一拳,但足以震死他。

    啵——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凌空飞出的拳影轰击在水泡上,发出一声轻响后,拳影消散无迹,仅在水泡壁上留下圈圈涟漪。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