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声楼影(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月梦华妆爱晚迟
    红|袖|言||小|说我像一抹幽灵般飘在大明宫里,秋天带些凉意的风吹在我的上,仿若如秋叶一般,脚步稍显踉跄,明月高悬之下,天地都陇上了轻纱,是一种淡漠疏离的冷,让我与这惶惶宫格格不入。还未走到内文学馆,猛然脚下一滑,子就直直的往下坠,离地两三尺,突然一只大手将我捞了起来,我跌入一个散发着萱草香气却又有着冷冽寒霜的怀抱里,心陡然锁紧,在那怀里挑起了双目,我看到了一双如月星魄般明亮却又带着无比的神秘的双眼,除此之外整个头都用黑巾裹住了,露出一头细碎柔软的长发,如缎子一般飘在夜寒露重的风里。

    那双眼睛黑漆漆的看着我,在这样的寂寂深宫看到这样一个人,有着这样一双蛊惑人心,让人发毛的双目,我的心里不由得怦怦直跳,未料还未得我有所反应,便如鬼魅一般飘去,瞬间便连飞扬在风里的萱草香气也没有了半点踪迹,好像那个人便是凭空而来凭空消失的一般,我的心里又一阵后怕,难道自己是见鬼了,这大明宫里该有多少冤魂啊,如此一想心里一个激灵,越发害怕了起来。战战兢兢走到内文学馆外面,两盏陈旧的宫灯似汲了厚厚的灰尘,连那橘黄的光也黯淡了许多,印着内文学馆几个斑驳的大字竟透出一股无比凄凉的感觉来。

    我摸了摸心口,推开大门,还好,门并没有上锁,只是屋子里没有灯光太黯淡了些,一切都看得不曾分明,我摸索着前进,心中仍存了一丝侥幸,这里是婉儿常来的地方,断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只是没有灯光,即使找着了书也未必看得清楚,看来下次来定然要想法子了。

    正自懊恼,突然感觉背上一沉,我惊惧出声,这样的黑本来就让人极度恐惧,肩上突然增加的力量让我全哆嗦,我死死的闭着双目,心猛然跳动,若然我真是一个五岁的女童,恐怕是要被吓死了,过了许久,我也不敢动弹,那压在我肩膀上的手也没有动弹,我鼓起勇气,吞了一口唾沫,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是谁………”到后面已再也说不出话来。

    正自懊恼间,突然眼前一亮,有淡淡银光亮起,连这间屋子也变得明亮了起来,我惊回头,蓦然震在当地,眼前一人一袭黑衣比夜还要深沉,细碎柔软的头发披在两侧,一双黑凄凄的眼睛散发着神秘而探究的光,脸都用黑纱遮住,这人居然是方才遇见的人,只见他手上捧着一颗鹅蛋般大小的珠子,竟发出浅浅的光晕,我暗暗吞了一口唾沫,这颗珠子居然会发光。难道,难道这竟是传说中的夜明珠,我想此刻我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样一颗珠子在现代必然是价值连城的,我因为激动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我是真的未曾见过这样稀有的宝物,真是丢人,想我二十二岁的年纪,怎能这般失仪没有定立,所以我假装轻轻一咳嗽,调整好怦怦直跳的心说道:“你是谁。”

    他并不说话,浓黑如墨的裙裾划过满院的书香,在一个烛台旁停驻,将那鹅蛋大小的夜明珠放在一个烛槽内,然后回头,那比墨还要黑的双目,淡光萦绕,我竟似从他如镜子一般的眼中看到了惊慌失措的自己。

    “这许多年了,你是我见到的第三个人,你这小宫女叫做什么?”他开口说话,有些嘶哑但无比浑厚的声音传到我的心上,这样的声音我从来没从哪一个男人嘴里听过,很奇怪,不是冷冷的语气,却又如寒冰一样刺进心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里仿似有什么东西让我心惊胆战,又会让我毫不犹豫的往下跳。

    于是我不假思索的说道:“婵涴,我叫婵涴。”

    “你几岁了。”

    “五岁。”我就好像被催眠了一般,跟着他的问话一字不落的回答。

    “你果真只有五岁。”他那双漆黑的双目突然望向我。

    我心里一抖,他好像看穿了我的所有,在那双眼睛下我竟似无所遁形。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他却突然笑了,笑声有些狰狞,看不到的模样越加神秘,我暗暗鼓足了气问道:“你又是谁。”

    他突然不笑了,站在窗前望着一地琐碎的明月说道:“这个文学馆有很多年没人进来了,十年前有一个叫武媚的女子曾在这读过书,十年间再没有人来过,但在前几,一个叫婉儿的宫女也来了,然后便是你,婵涴,许多年我没有见到这么多人了,你问我叫什么,我都忘了。”

    “你怎么会连自己名字都忘了。”我不假思索的问道。

    “世间本无我,名字有何重要。”

    “可是我该叫你什么?”我只觉得十分好奇,这深宫内院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人。

    “要是你想叫我就叫我长思。”

    “长思。”我喃喃念道,只觉得奇怪,弥头低想之时,突然见得他近到我跟前,不由得吓了一跳,忙的退后两步。

    “你不用怕我,在这大明宫里,我只是一缕魂魄。”

    我摇了摇头:“长思,你怎么可能是魂魄,你是真实存在的。”

    他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笑得猖獗:“我于何处存在,婵涴,便是你,也不该存在这个世界。”

    心里一跳,难道他竟看出了我的底细,不可能,我故作不懂的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不再回答我,倚飘去,剩下满室的清辉,一切仿似在梦中,我便一直傻站着,动也不敢动,今天的事发生得太诡异了,让我接受不了,我轻轻挪动了几个步子,突然他那有些清冷的话又响起了:“你若是来看书的,便自己取来看便是。”

重要声明:小说《月梦华妆爱晚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