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大唐(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月梦华妆爱晚迟
    引子

    月梦华妆晚迟,落花苍苍入梦知,长占烟波弄明月,碧血翻尘恨痴。

    离歌千年,我不知该归往何处,何处才是我的莲池,何处才是我的故里,穿越了悠悠千载来到盛世大唐,不过是为了历经人世最大的悲痛。

    第一章穿越大唐(一)

    望着匆匆而过的高楼林立,心中总有一种疼痛的割舍,多少年了,我已经熟悉了他的微笑和温暖如的目光,而今一旦割舍,便是寒彻周

    我不过是个孤女,父母双亡的孤女,父亲死在了一场车祸中,母亲决然的从三层楼房上跳了下去,当场殒命,在她们这生死相依的里,我只是一个过客。

    于是他收养了我,一个与我完全没有交集的人收留了我,父亲的学生,最得意的弟子。他轻声的叫着“婵涴,你以后便是我的女儿。”我不愿做她的女儿,我才十六岁,而他也不过才二十六岁,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二十六岁的人生出十六岁的女儿,他有一双清亮的眸子,他有良好的家世,更有着遣惓的怀,他总会暖暖的笑,轻轻的叫着我的名字,他送我上了最好的大学,给了我最好的生活,我那时一直在想,我活着便是要嫁给他,做他的新娘。然而在大三那一年,我还留恋在美好的憧憬中,他告诉我:“婵涴,我的女儿,我要结婚了。”

    天地瞬时崩塌,那支撑着我的信念突然迸裂,我的心便已经死了,当我找到他的新娘以死相告诉她我着他的时候,他的新娘却告诉我:“婵涴,你们根本就没有,他不过是你的仇人,你还不知道吧,是他杀死了你的父亲,所以婵涴,他不可能娶你。”

    我尖利的惨叫,母亲临去挂在嘴角的笑突然那般生动的印在我的心中,原来真像竟是这样,原来他对我从来无,不过是救赎,我疯了一般冲撞出去,迎面而来的一辆货车直直的撞上了我的子,终于是解脱了,原来我也拥有如母亲一般赴死的绝决,这样真好,爸妈,你们的女儿来了……

    子沉沉浮浮,仿似在梦里度过了千年,耳边总有不断的回响之声,当我再睁开眼时,却看见自己躺在一张老木上,两个黯淡的银钩泛着冷冷的光,四周暗潮湿,葛布帘子有着淡淡的霉味,边有人低声啜泣,这是个什么世界,为何这般陌生,难道果真入了十泉去了地狱,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之气,就似在地下埋了许多年滋生的**与暗。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旁边哭泣的人,我呆呆一愣,她怎么穿着这样的衣裳,我只在电视里见过的衣裳,看她哭得心酸,我用手拉了拉她的手,那是一双苍白得没有一点颜色的手,细碎的皱纹像脉络一般错节,突然哭声嘎然而止,俯首哭泣的人突然抬起了眸子,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一个慈祥的中年妇人,有着憔悴却依然静好的眉眼,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仿若经久不见阳光。

    突然,前尘后事分沓而来,我这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前一刻我知晓了父亲死亡的真像,后一刻,我却到了这陌生的地方,突然我无比的惶恐起来,这是一种比死亡还要可怕的感觉。

    那妇人见得我睁开了眼睛,欣喜的抹着泪笑道:“好了,月迟小姐,你终于醒了。”

    “小姐,我是什么小姐?”一滴泪划过我的眼,不住哆嗦,这里究竟是哪儿。突然我意识到我的声音变成了清脆的童声,伸出双手,原本的十指芊芊竟成了小小的一双手,我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便是我变成了一个孩童,心里升起的恐惧侵蚀着我所有的感。我早已不知该想什么,该做什么,耳边不断的传来妇人的呼喊“小姐,小姐。“

    我摇头,呆呆的望着帐顶,许久方才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孩子,咱们还能在哪,这里是大明宫最暗潮湿的冷宫。”

    “大明宫。”我心里蓦然一怔,果然,我竟穿越了千年岁月。

    “是啊,孩子,你怎么了?”

    我无力的呻yín道:“你又是谁?”

    老妇人抬眼,目光里有无比的惊颤:“啊迟,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竟然病傻了,我是芸娘啊。”而后又是垂泪。

    “芸娘,哦,我记得了,你是芸娘。”我不想让着慈祥的老人家担心,一个人活于世间能得这样的护,这个叫啊迟的小女孩该是怎样的幸运。

    整整一个月,我都未曾从那恐惧之中回过神来,可是在芸娘的陪伴下,我依旧开始学着熟悉,芸娘说我从小就长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从来没有出去过,冷宫的门永远都锁着,我与芸娘在这里整整度过了五年的岁月,这样的冷宫,这样的暗,与我在现代所看到的富贵堂皇的皇宫相去甚远,我的一缕孤魂入了千年前的这具小小躯,这个孩子才五岁呢,而今自己究竟是谁,芸娘说我叫月迟,无父无母,从小被关在这罕无人烟的冷宫,可是冷宫不是用来关押失宠的妃子的吗,为什么,这五岁的孩子却被关在了这样的冷宫。

    芸娘会给我讲许许多多的故事,从来不会重复,芸娘说这里是大唐,而今的皇帝是太宗皇帝第十子李治,原来我竟来到了历史上最辉煌的王朝,曾经如一支奇葩以绝代的风姿立于中国历史浩瀚江海里的唐朝。在我的记忆,而今怕是在高宗年代,却不知是在什么时候,那千古女帝可曾出现了,却也不敢多言,怕要吓坏了芸娘,这个真心将自己看做天的女人。

    破败的霉气是我醒了之后唯一所能见到的东西,若非有了芸娘,或许我早已死了,总会想起在现代的一切,还有那彻骨的痛,每天我都会坐在院子里看碧蓝的天空如洗,看飞鸟度过湛蓝的天际自在的啼鸣。

    然后我也会看到芸娘暖暖的笑意,她总会笑着叫到:“啊迟小姐,你总有一天会出去的。”

    我只是点头,为了不显露自己的异常,我总是很少说话,我曾经问芸娘我的爹娘是谁,芸娘总是暗自垂泪,她只说我的娘亲是大唐朝最美最高贵的女人。

    时间又过了三个月,我开始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会焦躁的彻夜难眠,不会绝望得想要去死,我也开始熟悉了这具体,熟悉了以五岁孩童的心思去思考问题,原来生活可以平静如水到这般地步,这样的安宁于我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还好有芸娘。

    这个陌生的世界,不同于现代的清苦,我亦甘之如饴。芸娘曾对我说:“啊迟小姐,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走出这里。”每天冷宫都会有有人从宫门旁侧的一个小洞里送进来两碗稀粥,芸娘总是吃一半,另一半都要倒在我的碗里,我懂芸娘的意思,所以再也未曾与她谦让。五岁的这具体瘦弱得如同一片伶仃的秋叶,营养不良恍如才四岁的光景,这里没有镜子,我始终瞧不见自己的容颜,这具体极度的不好,想起在现代安逸的生活,我终究是不适应这样的子,但看到芸娘期待的目光,于是我想只有让这个子慢慢的变得强壮才好,每天我都会很早的起来,绕着院子跑几圈,直到气喘吁吁,全出汗为止。

重要声明:小说《月梦华妆爱晚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