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赌约(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蓝瞳传说’是雾雪国很多年前的祭师预言的,说是雾雪国会有一位蓝瞳公主出生在轩帝年间;红颜者祸水也,蓝瞳一生命运多牟,只为偿还前生罪孽,蓝瞳乱纪天下之常纲也。为此雾雪国将此视为言,所以关于这个传说现在很多人也就淡忘了,也就是这个‘蓝瞳传说’所以雾雪墨瞳一出生便被送出了雾雪皇宫;而蓝瞳的雾雪墨颜就被雾雪国消失已久的雾雪明主上皇带走,并隐瞒了实以至于连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雾雪墨颜的存在。

    “你是说颜儿被明主上皇带走了,那么你是说清涧府的大小姐就是我的另一个女儿,颜儿了?”

    严凉摇了摇头。

    严凉的话就像是一个重型炸弹在雾雪云轩的心里爆炸开了,蓝瞳双生就是竹园里的那一对人儿了;明主上皇带走的颜儿究竟是不是那个蓝瞳的人儿呢,如果是的话那小离就可能是自己的女儿了。想到这里雾雪云轩再也不敢想下去了,他现在害怕了他害怕那两个人儿对他的仇恨;他害怕秦湘语的痛苦,他现在有些恨自己了。如果当年他勇敢一些秦湘语就不会受那么多的委屈,以至于受人排挤遭人记恨;如果当年他对秦湘语多一些信任的话,秦湘语也就不会因受人陷害而打入冷宫;如果当年他要是对秦湘语有一丝丝的关怀的话,他们的孩子也就不会被人带走了。可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该发生的事一件都没有少不该发生的事也都发生了;等到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是为时已晚,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明主上皇就是清涧府的师尊千鸣鹤是也,千鸣鹤原名叫雾雪鸣鹤,雾雪国的明主上皇雾雪云轩的爷爷,不知何因在他当政的辉煌时期时突然让位给他的儿子雾雪濂溪;从而隐入清涧府成为清涧府的府主,并且改名作千鸣鹤)

    “轩,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要等到去清涧府问明主上皇才知道,现在定论还为时太早;在事还未弄清楚之前你还是看住语儿,别让事越弄越糟到时候谁都帮不了你们那孩子的脾你比我更清楚。”

    严凉劝雾雪云轩道,雾雪云轩当然知道事的严重,天冰的脾他当然最清楚不过了只怕取得她的原谅不是那么的容易;弄不好她知道了事实之后连皇爷爷都会遭殃的,为今之计就是先将小离的毒给治好。

    “凉,无论如何千年灵仙草和子魂归我一定要帮她弄到,她们的安危就靠你了。”

    雾雪云轩下定了决心交代了严凉,看来他是下决定要去找灵仙草和子魂归了;究竟事会怎样发展就由不得他来决定了,只希望事不要太背道而行的太远就好。

    “你要做什么?难道你。”

    雾雪云轩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说什么,严凉只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终是没有再开口有些事心里明白就好,不必说出来即是说出来也不过是在伤口上再加一盐而已。雾雪云轩站起来率先走出了小亭,往竹园赶了去,严凉也跟了过去不知为何雾雪云轩望了竹园一眼就急匆匆的往竹园赶去;严凉也看了竹园一眼不由得吓了一跳,不知何时秦湘语已经去了竹园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草地上的天冰。

    “你来干嘛?”

    天冰眼睛都懒得睁开,将怀里的小殇换了个姿势,冷冷的问道,由于小离的原因她现在倒是很不喜欢秦湘语;不知为何总觉得怪怪的原因在于,天冰很是讨厌秦湘语但是每次都不会对她下手。

    听到天冰的问题秦湘语也有些微微的愣住了,每一次靠近天冰的时候她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对天冰产生了兴趣,不过现在她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瞳儿’而来的小殇对她说的话似乎起了作用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人们所谓的病急乱投医呢,她早就发现‘瞳儿’的毒有些异样但是他们都没有多想;这三天影蝶依又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秦湘语别提有多着急了,想起了小殇的话而且从凌柳书口中得知天冰已经醒来所以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不料是这样的况。她根本就不知从何开口,对于天冰的态度她有想过很多可能,有想过天冰即是暴怒的将自己扫地出门;或者是一发火将自己伤的个半死,自己可能就休养个十天半个月的,独独没有想到她居然对自己可以这么的平和。让她有了一种之前见到的人不是她的感觉,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秦湘语现在都有些摸不着了;不过她总觉得对天冰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就像是一种没有缘由的联系一般。还没有等秦湘语开口天冰又接着说道:

    “我愿意做你们的试药人。”

    不止秦湘语吓了一跳连刚刚赶到的雾雪云轩也险些跌了下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一直都反感他们拿活人试药的人,现在居然开口要做他们的试药人;前后反差这么大不免有些让人担心,不知她又在想些什么鬼主意秦湘语不敢草草的答应她只是回头看了赶过来的雾雪云轩一眼有些担忧。

    “你为什么要做我们的试药人?”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