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女人(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红|袖|言||小|说严凉转离开西苑的厢房与去看看柳书和雾雪云轩夫妇现在怎么样了,后随即想起了天冰警告的声音;他不由得一震看来她还真的是厌恶谷主和语儿啊,看来以后有的是矛盾要发生了。

    严凉也不再劝她,只是无奈的答道:

    “好,姑娘的话严某定会带到,但愿姑娘也不要太为难谷主和语儿。”

    靠,这是什么话?她为难他们要死,是他们与她过不去的好不好,有木有天理有木有人啊!天冰不再理会他,而是径自转回房去此时丫鬟已经将水和衣物送来,天冰亲自帮小离清洗子;看到小离那瘦骨嶙峋的体让天冰更是痛恨云湘双邪,本来该是一个活泼可的人儿现在却是一副呆呆木木任人摆布的偶人样子。清洗过后天冰替她换上了一袭粉色的烟罗衫,看起来显得小离有了些精神但是眼神却是一直空洞洞的;天冰蹲在小离的面前仔细地替她修剪指甲,一直耐心的跟她讲话。

    “小离乖乖的哦,让冰儿帮小离把指甲修的美美的好不好?”

    椅子上的人漠然的看着远方没有丝毫反应,天冰将在眼眶里打转的水雾给强行的了回去;在小离面前又是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那笑容让人感到心酸躲在高楼上的两个男人不忍心的转过了头去。

    “轩,放手吧再想想其他办法,你也看到了你们会痛苦,别人也会痛苦更何况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呢;你难道不曾发现那孩子的眼神不是她那个年龄所该有的,你有没有想过她所受的苦呢。”

    “语儿受的苦太多了,凉你放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救小离的。”

    “只是轩,那孩子现在对你、、、、、、”

    “我知道,那孩子虽然有些失控但是她并不想置我于死地。”

    雾雪云轩打断了严凉的话,今午时天冰虽然失控伤了他一只手但毕竟后来她还是手下留了;要不然他的手就真的就废了,那孩子道是无却有所以她才不忍心下手。原来是天冰走了以后他和秦湘语两人就去了密室,瞳儿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原来是一年前秦湘语无意救回从山崖上跌下的瞳儿,因为当时的那个瞳儿中雪毒连,而且中毒太深以深入五脏六腑。

    所以雾雪云轩从死牢里劫出被南枫瑾睿关押的洛府二小姐洛慕离,并将她带回了云初谷,将那个所谓的瞳儿上的毒转嫁到小离的上;因为洛府二小姐的上流着的是很稀有的凤凰血,所以将毒渡到她的上理应没事,不过小离从死牢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了。不过顾不得太多所以他们将一般的毒渡到了小离上之后,导致小离双目渐渐失明而且精神也渐渐的恍惚;因为私心雾雪云轩将小离留在了密室里试药,但又怕小离发病的时候会伤到瞳儿所以将小离给绑了起来。

    正巧天冰闯入密室看到了这一幕,雾雪云轩原来就想本来就是一个死囚死不足惜,所以任由小离的毒越发越重,还将那个瞳儿上剩余的毒又渡到了小离上;只要再渡一次那个瞳儿就可以痊愈了,现在那个瞳儿还在昏迷之中剩余的毒被秦湘语用金针封在她的双脚,如果不渡出以后那双脚就废掉了。不过以小离的况再渡一次毒必死无疑,原本他想过用小离的命来换他的瞳儿的命,等小离死后就给她厚葬请最好的法师为她超度;不料半路却杀出了个天冰,将这一切计划都打乱了,他也知道天冰虽然对他们手下留但并不代表她会放过他们。原来他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他不能拿瞳儿的命来作赌注所以雾雪云轩想了一下便对着严凉道:

    “凉,将孩子送回去吧。”

    “唉,轩,算了。”

    严凉言又止,似乎有些什么话要说但是还这没有说出口。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