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黑屋(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天冰就静静地躺在上的时候装死的时候,月奴来了几回但看到天冰依旧未醒就离去了;入夜天冰立即睁开眼睛,动了动有些僵硬的体,她现在可恨死雾雪云轩敢她,不过她现在并不急着走,她到是要看看这家人到底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做好了这一切天冰将被子伪装成有人躺着的样子,就从窗子跃了出去,化功散虽然厉害到了天冰这里不过就是进了消化炉了一般了无声讯;这毒到了天冰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倒是千叶公子这个死变态够狠心的,居然给天冰下了足足五个人的份量。这些量都可以迷昏几头大象了,竟然全部用在了她的上,他也真是看得起天冰,也不怕这个量会让她小命都没了。

    现下夜色已是深,人人已是睡下夜深人静正是做事之时,那人影就如一只灵动的的野猫一般,上房下壑倒是无一不通。东转西窜她是在找小殇的下落,她也倒是大胆把人家的院子几乎一间一间的都翻了个遍;别说小殇的人了就连小殇的影子都找不到,可把天冰给气死了好一对诈的云湘双侠。

    她倒是有些听到过这对夫妇的名号,就是这对夫妇为人有些太多的疑惑;传说这两位都是有些与世不俗,她也不八卦倒是对这位夫妇也不太熟悉。不过东苑竹林深处崖壁下的那间屋子她倒是没有去过,她住在西院的厢房内;她虽然有感应到小殇有没有事,但却无法感应到他的具体位置。窜了一夜虽然也是翻了不少房间,但人家的院子还是很大的她没有搜完;现在她们之间的感应虽然有所增强,但还没有到达对方在哪都能知道的地步。看了眼天色亦是快到清早了,已经隐隐传来鸡鸣的声音了;天冰若有所思的望着天际,看来找小殇的是不急于一时就是急也急不来。装死的时间又到了只要她一直装着没有醒过来,那些人就会对她放松警惕这样对于她找小殇有好处;回到西苑的厢房外天冰四处看了一下倒是没有人,就从窗子又跃了回去。刚一进到房中就听到有脚步声向这边走来,天冰飞快地将自己升上的衣袍解开放回了原位,立马翻进了被子里面,她倒也不需要演太多只要睡觉就行。果不其然她才刚睡下不久就有人走到了房门外,天冰装作还未醒过来的样子;似乎这来人还不止一个,过了一会天冰感到有人坐在了自己的边。

    “月奴,她有没有醒来过?”

    听声音无需用猜,就是天冰一直尊称为“死变态”的雾雪云轩千叶公子喽,另外几个人就是秦湘语和严凉了;雾雪云轩在问月奴的同时已经拿起天冰的手来替她把脉了,碰到天冰的手的一瞬间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到他走起了眉头秦湘语心下一沉,以为天冰是有毒发了不由得急问道:

    “轩,天冰怎么样了?”

    “不会是有毒发了吧?”

    严凉接着问道。

    雾雪云轩一愣道:

    “那倒没有,绝心散已经被她完全化掉了,只是不知为何她的上好冰啊。”

    闻言秦湘语也是一把抓住天冰的手,不由得暗暗惊奇;他们这么早来看天冰绝对不是偶然的,当然天冰也知道这一点。昨夜有人在府中光顾了一夜,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今早天冰就迎来这些人的看望喽;在雾雪云轩和秦湘语说话的时候,天冰明显感觉到他们的疲惫,看来一夜未眠的人不只是她啊。

    管他的查就查吧,反正她昨晚一夜未睡正好补觉,等到夜里再去找小殇,找到小殇就离开这个地方;知道现在她都还未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最好就是不要轻举妄动,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秦湘语若有所思的望着天冰一眼,向雾雪云轩和严凉使了一个颜色;便吩咐了月奴一些事就一起离去了,天冰实在太困了也懒得再去理会他们在想些什么早就真的睡着了。

    “凉你猜得没错,昨夜闯入府中各房的正是这个小丫头;她到低是谁?化功散的分量足足五人的份量居然也对她没有用处,这个小丫头太可怕了。”

    秦湘语有些后怕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