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圣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红|袖|言||小|说小殇沉睡的瞬间冰棺突然破裂,天冰走到他面前轻轻地将他抱在怀里,他现在的体是那么的透明,就好像随时都会灰飞烟灭了一般;他的体好冰啊就像是一块万年玄冰一般,他那么怕冷所以才会一直赖在她的怀中不肯下来,小殇那么的怕冷所以她才会一直纵容小殇将小殇放在怀中。从腿上抽出匕首将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划了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香气,在洞上方的无缘老者和七大长老均是一惊;只见天冰将伤口对准小殇的小嘴,小殇无意识地将鲜血喝到腹中,大约放了一盏有余天冰才将伤口草草的包扎。

    放过血之后她的脸色异常的苍白,用锦帕轻轻地将小殇嘴角的鲜血拭去,她的动作是那么得轻,深怕弄疼了怀中那个睡得安详的人儿。将这一切都做好了以后,她站了起来将怀中的人儿固定在了怀中;她抬眼扫了洞上方的八个老者,眼中的色彩如今已退去了,深蓝色的瞳孔如今只是一片冷色。

    “你们说,我是先杀了你们再毁掉清涧府呢,还是先毁掉清涧府再杀了你们。”

    她说的那般云淡风轻,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之类的的话一样,无缘老者心里一冷众长老吃惊地盯着天冰。

    就在刚才他们都感到自己的力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抗衡了,他们根本就无回力之地,好可怕的力量;如今再观无缘老者只见他的脸色灰白,豆大的汗水从他的头顶滑下,天冰脸上冷冷地一笑。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否则就不是现在这般了。”

    见她对无缘老人动手,众长老再也按捺不住了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迎了上去,天冰严重又瞬间布满了戾气;天冰两次利用了意念能量加上她又给小殇放了那么多血,现在的她可以说是虚弱到不行。七大长老和无缘老者的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天冰刚才用意念能量的时候可是没有手下留,她没有要杀他们的心思不代表她不会伤他们;他们人多而且个个能力都是非常的强大,要不是她有异能的话她也撑不到现在,看到天冰非常的虚弱七大长老也无心伤害她,都留了一手。

    但是无缘老者一心只想将天冰怀里的小殇抢过来,天冰见她向怀里的小殇攻了过来眼中一冷,一个飞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无缘老者的上就多了一道口子;她每动一下都会牵动手腕上的伤口,雪白的锦帕现在已经变成了鲜红色,而且还一直往下滴,三长老在也不忍心看下去了。

    “姑娘,你还是把砸一下伤口吧。”

    他担心的提到,天冰看了他一眼眼神冰冷,她现在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眼中有变成了血红色了。

    “不好,快阻止她,快,”

    大长老提醒道。

    七大长老从四面八方向她攻了上去,无缘老者也继续加入了战局,现在的天冰已经失去了理智;洞内的东西已经开始掉落了,一股能量压得众人动弹不得,在圣地内两股能量在对恃着。如今的圣地底部已近是混乱不堪了,外面的护卫莫名其妙的昏睡了半个时辰之后就醒过来了;他们依旧在外面巡逻着,却不知地下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

    这时只见一个灰袍老者匆匆的向着圣地的方向赶来,只感到一阵风过人就已经进到了圣地;待到他来到底部的时候他也大吃了一惊,那个少年两眼通红早已没有了理智。上已是伤痕累累但是他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洞现在已经摇摇坠;她上的能量太强大了,要靠近她都要费了自己很大的力气。在感觉到自己的靠近少年回过头来愣了一下,他眼里有些疑惑但很快就被一丝清明所代替,看着自己一眼他眼中的红色渐渐散去恢复了原色。

    “外公,你来了。”

    她说得很清,但是还是听到了,蓝瞳,她还是回来了;老者轻轻地叹了口气,抬眼扫了七大长老和无缘老者一眼,沉声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天冰道下的瞬间,她的能量也散了去,众长老也及时收回了自己的灵力;看到老者众人皆是一惊,齐齐单漆跪地齐声道:

    “见过师尊。”

    老者正是清涧府的前一任府主,萧山老人的师祖公一辈的千鸣鹤,老者看起来也有八十来岁了,但是精神什么的都还好。见众人没有回答他又问了一遍,天冰再也坚持不住了,昏倒在了千鸣鹤的怀里;斗篷滑落了,千鸣鹤才发现她怀中的小殇,他笑了笑伸手去捏了捏小殇的脸。

    “师尊,他是神魔之子。”

    无缘老者急急的提醒道。千鸣鹤眉头一皱,没有出声。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