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路荒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红|袖|言||小|说紫星及位,来路荒芜,去路模糊,往事随烟散,这三天他一直都呆在这里,想了很多;过去的事已渐渐远离,在他打破时空秩序的那瞬间,一切的事只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各就各位而已。现代他是回不去了,真正的薛禛去了现代代替了他的位置,一切就像是预设定了的程序,每个人只是在按部就班而已。

    无缘老者将尚阡墨是送进了桐萧山地,地是为他而设,如今已是深冬桐萧山上附上了皑皑白雪,桐萧山的雪景壮丽无比,放眼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桐萧山都是用银色的缎子来铺饰而成的,整座山远远看去就像是误落凡尘的仙女一般。而那白雪的那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将一切世间浮华滤尽,升华的是它那神圣而又纯真洁净的芳灵,将万物的瘴气净化,变得纯洁而又美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桐萧山深处走去,后留下两窜深深浅浅的脚印;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走到一处山洞前,洞的上方有两个苍劲有力的古体字。他认不得,兴许就是圣地之类的字吧,不过他猜得也是不错的,那两个字正是圣地这两个字。无缘老者走在前面,薛禛(尚阡墨)跟在后面走;进了圣地又是一番光景,与外面的光景自然是天差地别。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天然洞,开顶,而洞的中央有一碧清的池水,池水中央又是一个莲花坐台;他走进水池,他惊得张着嘴半天没有声音。他看到了他生活了二十二年的二十一世纪,他看到了他生活了二十二年地A市,他看到了养育他的父母,还有他自己。他自己?他不是在这里么?那那个人是谁?他疑惑的看着无缘老者。无缘老者抚了抚他那花白的胡子,缓缓的道:

    “这是镜池,可以看到你的过去,你也看到了,薛禛现在已经代替了你的位置了;你只能留在这里,继续你的使命。”

    “难道我真的回不去了么?不可能,会有缺口出现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他跌坐在地上,他研究了那么久的的缺口理论,到最后就是把自己送到这个地方;真是悔不当初啊,看到他一蹶不振的样子无缘老者无奈的叹了叹气。任由他在那里坐着,他在等,等他慢慢的消化这件事;果然过了好一会,薛禛想通了自己站了起来。

    “前辈,为何你要将我掳到这里来?”

    无缘老者若有所指的将他审视了一番,才缓缓的叙诉道:

    “小子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别再问了,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薛禛心里有太多疑问,但他知道就算再怎么问无缘老者都不会说的只好默不作声,但他想不通为何无缘老者要带他来圣地。圣地这东西在古代不是管的很严么,为何无缘老者会带自己来这个地方,难道这与自己有些什么关系么。看出他的疑问,无缘老者也不打算再绕弯,只见他清了清嗓子道:

    “你很奇怪为何我会带你来桐萧山圣地么?”

    薛禛没有借口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无缘老者又接着道:

    “带你来桐萧山圣地就是让你拜入清涧府的门下,师尊云游之前就算过会有这么一天;我所要做的就是等着你出现,然后负责找到你而已。”(师尊,千鸣鹤清涧府的前一任府主,无缘老者的师祖公一辈,不过在很多年前就云游四海去了,其实千鸣鹤也就是天冰的外公秦鸣鹤的前世,只不过秦鸣鹤生活在天冰生活的那个时空而已,很快天冰的外公的前世也就会回到这里了)

    “师尊?你是说你早就知道我会从那个时空过来?”

    无缘老者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原本师尊就告诉他,当有异时空的人出现的时候,就让他找到那个人并收入清涧府让他负责教那个人功夫。

    “那前辈的意思是要收我为徒?”

    “是。”

    “可是。”

    薛禛又想再说,无缘老者直接挥手打断了他。

    “要是你是怕阡陌楼没人打理,这你大可放心,梓若已经让商堂堂主商昀稀去帮你打理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乖乖在这里修行,你现在没有内力一切都要从头来。”

    “那,我要呆在这里多久?”

    “不知道,那要看你的资质如何,少废话跟我来。”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