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晚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易水寒
    残月明白了她的用意,顿时觉得从心底发凉,心想道这家伙真的不是一般的无耻;居然光明正大的利用他们家公子,但是他还是很好奇他为何换上一女装,又忍不住问道:

    “那你为何是这一打扮呢?”

    直到现在她才弄明白残月为何苦苦追问了这么久,她之所以选择换上女装就是为了不让人给认出来,所以她绝对不可能告诉他们这一点,于是就乱编一通道:

    “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一道理么?”

    残月不知该如何作答便走出了房间了,带到两人在回来时已换上了另一行头。香浩俊一月白色的袍子将他完美,高贵,惊为天人的气质全部凸显出来。而残月依旧是那一黑色的劲装,将他冷硬的线条给勾勒出来,令人眼前一亮。更令人惊叹的是香浩俊不知何时以雇了一辆马车在客栈外面等候了,香浩俊在原来的那间客房旁边又另开了一间。看到他出手铺张浪费的样子,天冰大叫不公,出了客栈。

    香浩俊和天冰两人上了马车,残月在外驾车不多时就到王府外面了。残月一下马车,天冰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看到她的样子,残月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而香浩俊优雅自然的下了车之后,就走到天冰的边对着残月道:

    “月,将车停好后把贺礼送进去。“

    残月领命而去,他牵起天冰的手,却被天冰先起一步错开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恋人刚好走到门口便迎面走来一个着黑色锦袍的人,这次她到学乖了不再找墙去撞,在经过她旁的时候锦袍男子微微眯起星目危险的打量着她。此人正是薛禛是也,因为他实在不喜欢这种场合所以溜之大吉,但当他在经过蒙面白衣女子之时心跳漏了半拍,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将他淹没。那淡漠的神,清冷的气息,出尘的气质都是如此的熟悉。于是乎他又改变了主意,转而王府内走去,薛禛现在已是十九岁了理应有自己的府邸的,但他却一直住在王府里。

    刚进到院内一股喜庆气息迎面袭来,他们已经很低调的走了进去,但还是还是引起了轰动。且不说一月白袍子,惊为天人的香浩俊;光是站在他后一利落的黑色劲装的残月,那个冷峻浩然的男子就是很吸引眼球,在座的女眷们就两眼放光了。而人们最感兴趣的要数香浩俊侧那个材高挑,清冷绝尘的绝世蒙面女子。她的美让人无法忽视,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

    突然感到有人向着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让她心里非常不爽,她皱了皱眉狠狠地等了香浩俊一眼。感到上一寒香浩俊转头看了一下寒意的来源,只见天冰正在狠狠地瞪着他,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天冰恶狠狠地压低声音道:

    “香浩俊,没事长得那么帅干嘛,欠抽啊,搞得现在这么麻烦。”

    香浩俊心里一凉,脸上布满黑线,心想道,不是吧他们好像是在看你吧,怎们变成我的错了,天,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只见他一脸黑线,眼前飞过一大群乌鸦。

    正当此时天冰看到在人群中的阿诺,她心里一喜,但她强压下内心的激动。待到客人来齐时,晚宴正式开始了,她仔细看过并没又看到小幽在人群中,心里有些纳闷但同时也暗自庆幸。只要小幽不在大家的眼前就有办法就出去,她打探了形势,但是她也注意到无论是在老王妃旁的景王还是墨公子从一开始就盯着她不放。还好中间插入了一个雪阳公主,趁大伙行礼之际她趁机溜了出去。见她脱离人群,阿诺跟了上去。见阿诺跟了上来,天冰心里一喜,悄悄隐进假山后面。阿诺跟了一会天冰就不见了,不由得有些郁闷着,突然他被人拖进了假山后面,他险些叫了出来,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声音道:

    “别出声,是我。”

    阿诺压低声音有些微怒道:

    “阿慕,你吓死我了。”

    天冰微微的愣了,有些奇怪的盯着阿诺的脸道:

    “出了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易水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