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你是女儿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烟花
    烟萝跑回了房间,收拾起东西来。心里很是难受,觉得很委屈,但已经哭不出来了。

    王儒林追到烟萝的房间里说道:“罗劫,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怎么会这么想,但你也不用现在就走,我跟我父亲解释清楚了就好。”

    烟萝反问道:“怎么解释?解释了你父亲也未必信,我走了他才能放得下心的。”

    王儒林有些着急,“你不是答应我我父亲说什么难听的话都不介意的吗?”

    烟萝停住转看着王儒林道:“你父亲说什么话都不介意?是,我答应过。但我也没想到王大人说的话如此难听,若是你,你可能接受?”

    王儒林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下坐下说道:“那你不能现在就走。”

    “我不现在就走,何时走?难道等你父亲让人轰我走再走不可?还要听你父亲说这样那样难听的话再走吗?”

    “你不能现在就走,你若是走了,倒落了别人的口实。好像是我们确实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地。就算走,也要等到把事解释清楚了再走。要不然这府里上下还不得乱说,舌头底下压死人,我在这府里也待不下去的。”

    烟萝听王儒林如此说,一下子不知该走还是不走,只无奈的坐下说道:“做人怎么这么难?我怎么这么难?到哪都不顺,到哪都不能简单平静的生活。”

    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王儒林见烟萝落泪,就站起来要走过去安慰他一番。可烟萝止住他说道:“你别过来了,你父亲今这么说,就因为我女儿态重。你再过来安慰我,别人说的岂不是更多了?”

    王儒林只得停下,说道:“那你也别再哭了,你哭着我不管你,我心里也不好受。再说了,你若是再这样哭下去,岂不是女儿态又显出来了?别哭了。”

    烟萝用手将眼泪擦去,也不说话。

    王儒林一时也找不到话说,房间里一时静了下来。

    入琴端着饭菜进了来的时候,两人还是静的不说话,入琴见两人如此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小心的说道:“少爷,罗公子,该吃饭了。”

    烟萝说道:“让你家少爷吃吧,我就不吃了。”

    入琴一时不知怎么回事,就愣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

    王儒林挥挥手让入琴离开,入琴离开后。王儒林对烟萝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烟萝答道:“你父亲不是说我是靠你吃饭的吗?我不吃你家的饭,你父亲就应该不能说我是靠你吃饭的了。”

    王儒林道:“我看认为我们有这样关系的人也只有我父亲而已,你若是不吃饭,岂不是让下人们都知道了?到时候传得人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烟萝道:“你父亲刚见我就这么想了,更何况天天见得到我的下人,说不定他们早就这样想了。”

    王儒林道:“我看也未必,若是下人们早就这么认为,我父亲早就知道了。何必等到今天?我看是你的琴音让我父亲起疑,再见你长得如此清秀,对我又总是不放心,才会如此认为。”

    烟萝没有说话,但也是坐着不动。

    王儒林说道:“赶紧吃吧!要不然等会就凉了。”

    烟萝无奈,只好去吃饭。王儒林说道:“你先吃着,我先走了。”

    烟萝道:“你还说要吃饭才能避嫌,如今自己怎么却先走了?”

    王儒林道:“不是,我父亲见你没走,我怕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再对你说什么不好的话出来。我现在去我母亲那,让她帮着劝劝父亲,或许父亲能听些。”

    王儒林说完就走了。

    烟萝看着桌上的饭菜,拿起来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入琴进来,见烟萝只吃了几口饭,菜几乎没动,就试着问道:“罗公子胃口不好,怎么吃这么少?”

    烟萝答道:“没什么,可能是先前吃多了。你先撤了吧!”

    入琴道:“罗公子若遇见了什么不好的事,不要太放在心上了,罗公子心里的事已是够多了。”

    烟萝听入琴这么说,忍不住苦笑,说道:“我又何尝想如此,只是事来了,躲也躲不掉的。想不放在心上,可那些事都刻在了心上,抹不掉的。”

    入琴说道:“我不知罗公子究竟经历过什么事,但罗公子既然经历了这么多事就应该更能看得开才是,不然这今后的子总活在痛苦里可该怎么过?”

    烟萝正想回答,外面忽然又传来了敲门声,入琴去开门,猛然一惊,赶紧行礼说道:“入琴给夫人请安!”

    烟萝一惊,赶紧站起来,走过去行礼道:“罗劫拜见夫人。”然后赶紧让王夫人进来。

    王夫人进来之后,看到桌上的饭菜,说道:“我来的真实不巧,看来打扰到你吃饭了。”

    烟萝赶紧说道:“没有,我已经吃好了。”然后就让入琴将饭菜撤了,擦了桌子。

    烟萝让王夫人坐下,给王夫人倒了杯茶。刚才王夫人进来的时候烟萝没有看王夫人的模样,现在一看,王夫人长的很是慈祥,举止投足都露出贵妇人的气质,还有着待人接物的熟练技巧,还有着大家族女人都有的隐忍的表,而这个表是烟萝后来才想到的。

    王夫人说道:“罗公子来我家半个月了吧?”

    烟萝答道:“是。”

    王夫人道:“本该早就来看看你,只因儒林说你有事在,就没来。今才来,不见怪吧?”

    烟萝心里想:“说话的路与王大人有些相像,下去的话该不是也很难听吧?”

    想到这里,烟萝也不想再客气,只说道:“没什么见怪的,不知夫人今来有何事?”

    王夫人见烟萝这么直接,不笑了,心想:“还真是有些女孩儿的格,不过应该不像老爷说的那样。不然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王夫人道:“是有些事讲。”然后对后两个丫鬟说道:“我有些话要对罗公子讲,你们先出去吧!”

    那两个丫鬟便退下了。

    烟萝也对入琴说道:“你也出去吧!”入琴也退下了。

    丫鬟们都走了之后,王夫人说道:“现在下人们都退下了,你也不用拘束了,也坐下吧!”

    烟萝没有坐下,只是说道:“王夫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王夫人笑了笑,说道:“你还真是有些女儿家的拧劲,你放心我没有恶意的。”

    烟萝听王夫人说自己又拧劲,心里动了一下,想以前自己是如何的好说话,被人称为傻,如今自己的子也变了吗?

    王夫人继续说道:“我家老爷是对儒林的朋友有些偏见,偏又是今天有些烦心事,说话才会那么难听,你不要想太多。”

    烟萝听王夫人这么说,知道她对自己没有敌意,便说道:“多谢夫人宽心。”

    王夫人道:“那你就坐下吧!”

    烟萝也不好推辞,也只好坐下。

重要声明:小说《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