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龙阳之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烟花
    烟萝在王儒林的家里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和王儒林谈天说地,出去四处的看看、喝喝酒,王儒林不在的时候,看看书。而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想到萧俊在做什么,有没有想到过自己。总想找个理由回去看看,可又害怕看到萧俊烦怒的表,就一直矛盾着、相思着。因为相思,就不想碰到能想到萧俊的东西,所以她不弹琴,看的书也不是女红的书。可就算不触碰任何萧俊的东西,也总能想得到萧俊,因为萧俊就在自己的心里,天天都在。

    烟萝在王儒林的家里已经半个月了,因为不想想到萧俊倒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又看到了不少的书,知道了很多官场上的事

    这天烟萝又在看书,眼睛忽然看到了放在一边的琴,心里就不能平静下来,看着琴想着以前的事。此时入琴正好进来,看到烟萝在看琴,便说道:“罗公子来这也这么多天了,一直想看您的琴艺,可您总不弹琴,又总看着琴发呆,您这是害了什么病呢?”

    烟萝回过神来,笑道:“我能有什么病?你们府中有专门的琴师,我哪敢班门弄斧?还是不要出丑的好。”

    入琴有些试探的问:“我看不是怕出丑,而是另有原因吧?难道这琴能勾起你的伤心事?”

    烟萝嗔道:“小丫头乱说什么?”

    入琴知道烟萝不愿说,但也对烟萝说道:“或许是我多嘴,不过罗公子还是听我一句话。若是这琴能勾起您的伤心事,您不如还是弹琴,或许能够忘掉。因为伤心事在心里,不在琴上。若是公子能够弹琴,说不定心神在琴音上,就不会想伤心的事了呢?”

    烟萝想到:“没错,萧俊不在琴上,也不在女红书上,他不在任何地方,他在我心里。就算是我一辈子不碰琴,也不会忘记萧俊的,除非我心里没有了他。”

    入琴见烟萝没有说话,看到烟萝又陷入了沉思,不叹了口气,就要出去。

    烟萝叫住入琴,“你不是想听我弹琴吗?不如现在我弹给你听如何?”

    入琴欣喜道:“罗公子真的愿意弹给我听?”

    烟萝点点头道:“当然,只是许久不弹了,可能有些生了。”

    “没关系的,罗公子是懂琴之人,只要手一碰琴,感觉自然就来了,弹出的琴音也自然有自己的心思在里面。”

    “但愿如此!”说完,便走到琴前坐了下来。

    当烟萝的手碰上琴弦的时候猛的一抖,终于是要踏出其中的一步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聚精会神的弹琴而不去想萧俊,不然的话乱了心神就不好了。

    烟萝闭了闭眼睛,让心神集中,然后才拨弄起琴弦来。

    烟萝聚精会神的去弹琴,她的手在琴上拨弄着。她好像是真的没有想任何事,在努力的集中心神去弹。

    可一曲终了,入琴的神色有些不安,她对烟萝说道:“怪不得少爷说罗公子女儿态,我看公子确实是有些女儿的东西在骨子里。”

    烟萝问道:“什么东西?”

    入琴说道:“按理说,这些话我不该说。可我也是懂琴的,刚才听罗公子弹琴,从中听出了一些东西,不知道罗公子介不介意我说出来?”

    烟萝道:“但说无妨!”

    “我刚才从公子的琴音中听出你心中有很多的愁思,而且还有女儿家的相思之在里面,而您的这种心思已经很久了,对您的心神很是不好。”

    烟萝叹了口气道:“我已经集中心力去弹了,怎会还有这种思流露出来?”

    入琴道:“越是集中心神越能表现出你心里的想法,只是会集中一些,便不能显现出个人罢了。”

    烟萝听后沉默了,入琴又说:“罗公子是个男儿,若是女儿态太重的话,会对罗公子有不好的影响的。”

    烟萝刚想问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时,王儒林从外面进来了。

    烟萝道:“你来了?”

    王儒林问:“今天怎么有闲心思弹琴了?”

    入琴在一旁答:“是我求罗公子弹的,罗公子拗不过就只好弹了一首。”

    王儒林道:“你这个丫头面子大呀,我让他弹,他都不弹的,没想到你倒是让他弹了起来。”

    入琴脸有些红了,“少爷说笑了。”

    烟萝道:“别说在这些无用的了,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哪天我不来?又非要有什么事不可吗?”说着王儒林便坐下了。

    烟萝道:“行了,我说不过你。”

    “今天倒真的是有事来的,我父亲想要见你。”

    烟萝有些疑惑:“论理说,我来到你家,是要拜访一下令尊的,只是你说不必要,你父亲也不想见我。可今天怎么就想见了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若是不见见你,礼数上也说不过去吧?算了,不管会这么样,我父亲毕竟是官场之人,说话不会太过分的。等会去见他,只要礼数上不缺就是了。”

    “礼数我倒是懂,只是没经过这样的事可能会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不知会不会让你的父亲生气?”

    “无妨,我父亲虽不喜欢我的朋友,但礼数上还是全的,不会刁难人的。”

    “那我收拾一下就去。”

    “好,那你快点吧!”

    王儒林说完也没有出去,烟萝见王儒林没有出去的意思,便说道:“我要换衣服,你不出去吗?”

    王儒林笑道:“我们都是男儿,害什么羞啊?”

    烟萝的脸有些红了,“你还是出去吧!”

    王儒林笑了,“还是女儿态。行,我出去了,你快点啊!”

    烟萝点了点头。

    等烟萝收拾妥当之后,就和王儒林去见王大人。

    在路上,烟萝问道:“我们是去客厅见令尊吗?”

    “不是,是去书房。我见我父亲脸色不是很对,等会若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你千万别太在意。”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

    说着,两人就来到了书房。王儒林上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道:“进来吧!”

    两人便进去,王儒林和烟萝都向王大人行了礼,王大人让两个人坐下之后,并没有立刻讲话,只是还在看手中的书。

    烟萝抬头看了看书房的装置,与普通的官场人家的书房装置的都差不多,只是在书房里多了一些乐器倒显得书房与众不同。

    再看王儒林的父亲,一儒雅的装扮,但看他的表,便知此人迂腐太过,但也有久经官场的历练,也有一股严厉的气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圆滑,还是心计?烟萝不明白,也看不清楚。

    王儒林见父亲不说话,有些着急,“父亲让孩儿带朋友过来,朋友来了,不知父亲有何教诲?”

    王大人听王儒林如此说,便将手中的书放下,眼睛看着烟萝说道:“罗公子来府中几了,按理说老夫本该早就见见你,只因事务繁多,才拖至今,多见谅吧!”

重要声明:小说《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