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烟青的身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烟花
    王儒林和烟青走了之后,有几天没来。烟萝在一个人待着的况下,对萧俊就更加的思念,难受的让其寝食难安!这种相思表现在笔端、表现在琴音上,让烟萝做任何事都不能上心。烟萝心里清楚,她不能再这样了,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熬不下去的。她得出去,她得看看外面的世界,让自己的心里装一些其它的事,以便让自己暂时不去想萧俊。

    烟萝便去了街上,在街上胡乱的逛,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忽然间,她听到带着蛊惑的声音喊道:“大爷,快进来啊!”

    她猛的一惊,抬头发现自己竟走到了烟花巷口,那熟悉的叫卖声是自己以前很是了解的。她要赶紧走开,不能再往前走了。烟萝便转往来的地方走,也不看路。猛然间就撞到了一个人,烟萝赶紧赔不是,那个被撞到的人嘟囔着:“什么人也不长眼睛看路?”

    烟萝去扶那个被自己撞到的人,忽然一愣:“怎么是你?”

    被烟萝撞到的人就是烟青的丫鬟兰花,兰花脸上神色有些变了,便说道:“原来是罗公子啊!小姐让我出来买些东西,不想碰到了罗公子。”

    烟萝道:“原来如此。刚才没伤到你吧?”

    兰花赶紧说道:“没有,没有。小姐还等着我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兰花就急匆匆的往前走,忽然间又回来,说道:“真是该死,这脑子,走错路了。”

    烟萝本没什么奇怪,也知道烟青是百烟阁的姑娘,但看兰花的神,便知道烟青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她的世,免不了叹一口气。就想着快点走,别让兰花难做,便说道:“那你要赶快了,恐怕烟青要等急了。我先走了。”

    烟萝刚抬脚要走,忽然从烟花巷里传出声音:“兰花,回来了怎么不进来?还在这待着?”

    烟萝一听便知是烟媚的声音,便赶紧走开了,也没注意兰花的脸色有多么的差。

    烟萝从街上买点吃的,就匆匆忙忙的回家了。烟萝回到家后,心想自从自己逃出来之后,每一次出去都会碰到不寻常的事,这次更是这样。以后可不能乱想了,做事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才好。又想到今天碰到了烟媚,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百烟阁怎么样了,这样想着,思想便刹不住了,又想到李连升,想到以前的子,烟萝忍不住的发抖。

    烟萝正要陷入痛苦的回忆拔不出来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烟萝一下子从回忆中醒过来,走出去开门。

    烟萝打开门一看,来的是烟青和烟青的丫鬟兰花,烟青的脸上带着悲伤与想要说些什么的表,兰花则是一脸的做错事得愧疚。

    烟萝让她们进来,给她们倒了茶,说道:“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烟青拿着茶杯,想着事,像是要下定决心似地说道:“有件事,我想你告诉你。”

    烟萝道:“若是勉强,就不用说了。”

    烟青把茶杯放下,抬头看着烟萝的时候,眼睛里已有了泪,说道:“罗大哥,你今天在那个地方碰到兰花,可能就想到了我是什么样的份。但我还想说,我和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不一样,我想告诉你我的事,我不希望你误会我。”

    烟萝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误会你。”

    烟青把泪从眼角擦去,说道:“纵使如此,我也想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我不想对你有任何的隐瞒,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烟萝道:“那你就说吧!我听着就是了。”

    烟青便陷入了回忆之中。

    烟青原名叫做李青,自幼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是靠着捏泥人的活来养活李青,子虽然清贫,但也能够吃饱,父女俩过的倒也清静。

    子本可以这样过下去,再过两年,李老头就可以给李青说个人家,嫁出去,李青也可以这样安静的过一辈子。可老天总会在不在意间就将人们的命运改变,李老头忽然间病了,病的很重。李青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债务,但也没有什么余钱,为了给李老头看病,李青将家里能当的东西都当了,依然不够看病的钱,甚至连零头都不够。李青急的不行,她想出去借些钱来用。

    李老头听到李青要去借钱,就强撑着坐起来吃力的说道:“青儿,算了吧!咱们家平时没什么亲戚朋友,借不来钱的。再说了,就我这子也撑不了多久,吃药也是浪费钱,就别再花冤枉钱了。你一个女孩家,出去借钱也不好。”说到这里,李老头已经没有力气说下去了,咳嗽不断。

    李青赶紧跑到边,伺候父亲躺下,她流着泪对李老头说道:“爹,你放心,我一定可以弄过钱来,一定可以买药来给您治病,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李老头说不出话,只不停的摆手,让李青不要出去借钱。李老头咳了一阵子,慢慢的停下来,歇了一会,然后对李青说道:“你不要出去借钱了,你去找王叔过来,我有些话要对她说。”

    李青点点头,对李老头说道:“爹,我这就去叫,你等一会。”说完,李青就跑出去找王叔去了。

    李青以最大的努力让自己最快的找到王叔,把他带到家里去见李老头。

    李青带着王叔到了家里,就喊着:“爹,王叔来了。”可是没有听到回声。

    李青走到边,对着李老头说道:“爹,王叔来了,你可以跟他说话了。”还是没有回答的声音。

    李青还是不懂发生了什么,王叔走过来,把手放到李老头的鼻子上试了一下,就明白了李老头已经不会再醒来了,对着李青摇了摇头。

    李青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将视线又从王叔的上转到了李老头的脸上,轻轻的晃着李老头,想要将其叫醒,并说着:“爹,醒醒,等会再睡吧!”

    王叔制止住李青,对李青说道:“青儿,别再叫了,你爹已经去了。”

    李青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心一下子空了,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可以依靠的人就这么的没了。

    她看着李老头的脸大哭起来,这张熟悉的脸,就要永远的消失了。这份薄弱的依靠,也永远的不在了。她大哭,好像就能把李老头哭醒似地。

    王叔对李青说道:“丫头,别哭了,得想想你爹的后事怎么办呀!”

    李青停不下哭泣,只是摇头,她只是一个小丫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家的境况不好,就简简单单的办了吧?穷人家,弄不起排场的。”

    李青明白自己没有钱埋葬父亲,也知道王叔说的有道理,可心里在难过之上又加上了心酸与愧疚。

    王叔往外走着,边说着:“我去叫几个邻居来,让他们帮帮忙,用个草席先将李老头停放着吧!”

    李青听到这里,觉得不行,父亲的丧葬虽然讲不起排场,但至少也要有个棺材,就对哭着跑过去拉住王叔说道:“王叔,我知道我们家穷,但也不能连个棺材也没有啊!”

    王叔停住,说道:“青儿,你家里还有钱可以买棺材吗?买棺材还得借钱,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怎么还啊?”

    李青一下子明白了事实的残酷,她知道自己没有钱去买棺材,就算借钱,甚至也还不起。她咬咬牙,说道:“王叔,我可以卖葬父的。”

    王叔愣了一下,说道:“青儿,你这又何必那?”

    李青说道:“王叔,我爹一死,我在世上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也没有可以营生的事,倒不如卖了自己,为我爹办一个风光一些的葬礼,自己也有了着落。就算是一辈子为奴为婢,我也认了。”

    王叔“咳”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就出去给李青弄个木板来,上面写着“卖葬父”四个字。

    李青将家里的白布做成了孝衣,穿在了上。

    王叔带着李青来到了街上,将手中的草插在了李青的头上,李青就跪在了那个木板前面,等着好心人能够将自己买走,好给父亲办个葬礼。

    王叔对李青说道:“青儿,我先走了,回头来接你。”

    李青点点头,王叔便走了。

    李青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路上的人。她的前面很快聚满了人,对她指指点点,这个说道:“真可怜啊,出来卖葬父。”

    那个说道:“这孩子孝顺的,长的也乖巧,可以买回去做个丫头什么的。”

    就在大家议论着,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问道:“姑娘,你要卖多少钱?”

    李青没有想到别人会问这个,她也不知道应该卖多少钱,王叔没告诉她,她就小声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只要够一个葬礼的钱就行了。”

    周围的人又议论起来,那男子又说道:“那我给你。。。”还没说完,周围的人群就被扒开到了两边,一个二流子式的男子带着几个看似打手的人说道:“你能给多少啊?”

    那中年男子见这个男子,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正经人,也不想惹麻烦,就什么也没说,走了。

    那男子蹲下来看着李青说道:“够葬礼的钱就行,是吧?”

    李青有些害怕,没有回答,只轻轻的点点头。

    那男子笑道:“我看你又几分姿色,就买下你了。现在就跟我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