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再遇李连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烟花
    烟萝走下楼去,心里被难受充斥着,她觉得自己现在既是要离开萧俊,而王儒林这个朋友也要失去的。早知如此,她就不该着萧俊将事告诉她,也不该问王儒林自己应该怎么做。这样就算是假的,也可以让心里的依靠多一点,可现在自己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烟萝这样想着,呆呆的走出醉仙楼。

    刚走出醉仙楼,后小二就追了出来,喊道:“客官,请留步!”

    烟萝停住脚,问道:“什么事?”

    小二指着一边,“那边有位姑娘想见一见你。”

    烟萝顺着小二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是一辆马车,烟萝问道:“谁要见我?”

    小二摇头,“小的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人让我来告诉你,说想要见你一面。小的的话已经传到了,小的告辞了。”

    说完,小二就走了。

    烟萝往那边看看,心里诧异,心想:“会是谁想来见我呢?”便走了过去。

    烟萝走到马车旁,问道:“是哪位要见我?”

    此时,车帘的一角被掀开,一个打扮像是丫鬟的人露出头来,说道:“是我家小姐,能否请公子先上车?”

    烟萝便上了马车,车里坐着一个十七八的女子,长相清丽脱俗,但是又透着一股媚气,浑看似弱,又看似无骨,面容里既有着雾一样的坚持,又有着任命的愁容。

    烟萝坐下,问道:“是小姐要找我吗?”

    那女子点点头,回道:“打扰到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烟萝道:“小姐找我何事?”

    那女子道:“小女子名为烟青,不知公子可否听人说起过?”

    烟萝猛的一愣,心想:“该不会被认出来了吧?”其实是烟萝想多了,烟萝与烟青只有一面之交,而那时的烟萝被囚在屋子里,没有化妆,面容憔悴,而如今的烟萝还一男装打扮,更何况是大家都以为烟萝已经死了。烟青是想不到眼前的人是烟青的,只想过这人可能是与烟萝认识的,所以才如此问。

    烟萝道:“在下从未听过,不知小姐可认识在下?”

    烟青听烟萝如此说,面上有一丝失望的表,说道:“我不认识你,只不过是听到你的琴音有些像我旧时的朋友罢了。对了,公子可否认识一个名为烟萝的姑娘?”

    烟萝深吸一口气,说道:“在下也没有听说过。”烟萝此时想要快些离开,以免被认出来,便说道:“既然我不认识小姐,也不认识那个叫烟萝的姑娘,想是小姐认错人了,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说完,就想离开。那烟青忽然说道:“公子,能否听我说说话?”

    烟萝看着烟青说道:“小姐要说些什么?”

    烟青道:“以前我有个姐姐是叫做烟萝的,我想跟你说说我和她,你能听一下吗?”

    烟萝心想:“我跟她没什么交往啊,为何她说的我们以前好像很熟悉一样?不防听听吧!”便说道:“可以,你说吧!”

    烟青说道:“我在还没有见过她的时候,就先听到的是她的琴声。刚开始,她的琴声的技术并不娴熟,到后来,她弹的越来越好。我刚听她弹琴的时候,并不能听出她在弹些什么,只知道她弹的和其她人不一样,后来就渐渐的觉得有一股愁在里面,还参杂着不一样的其它的感。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感,现在我知道了,那是一种想要飞出去的愿望,可又带着飞不出去的绝望,死命坚持着,好像就要飞出去了,可只要稍一放松,就会趴下。而这好像也是我的心声。我想不到那样的环境里还会有这样的琴声。我想去看看谁弹出这样的感觉,可是家人不让我去,说那个地方是家里的地。可有一次我还忍不住的去看了,那时我只能站在窗户外面,因为门是锁着的。她发现了我,我看到她觉得她应该是活的很平静的那种人,怎么回落到这样的地步?我们没有说太多的话,但我觉得我们在有些地方是很像的。她还说让我远离她,我若是喜欢听,她可以每天都弹,但要我远远的听。就这样,我走了,以后的每天里我都可以听到她的琴音,让我觉得不孤单,有个人和我一样。虽然我们从此不再见面,但我从心里认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是可以心灵相通的。可是没过多久,那间屋子着火了,烟萝姐姐也葬在火海里。我不知道这个结局对她来说是不是一种解脱,但我一直记着她的琴音。今天下午在街上听到公子的马车里的琴音与烟萝姐姐的很是神似,便跟了过来,打扰到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

    说到这里,烟青的泪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烟萝的心里也很是激动,她想不到在那样的子里,除了萧俊在自己的边外,还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在关注着自己,也想不到直到现在她还记着自己,将自己当成朋友一样,对自己有如此深的依赖。

    烟萝说道:“那场大火对她来说应该是个解脱,否则在里面,谁又能熬得住?小姐也不必老是记着一个死人的过去,不然很是伤的。”

    烟青用手帕将眼泪擦去,说道:“话虽如此,可我还是忍不住的想。有时候想,若是有一场大火将我烧死也是件好事,我就不用如此的纠结在这个世上了。”

    烟萝猛然一惊,想是烟青的子也不好过,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便说道:“小姐有如此的容貌,既是能听得懂琴,想必也是有才华之人,应该好好的活着才是,怎能想这样的事?姑娘若是觉得孤单,既是认为我的琴声与那位姑娘的琴声相似,不如有空就来听我弹奏一曲如何?”

    烟青听烟萝如此说,便高兴道:“如此甚好!不知公子贵姓?”

重要声明:小说《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