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解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烟花
    红|袖|言||小|说百烟阁的白天是很安静的,在晚上纵的人们白天就是休息的时间了,太阳便是她们的睡眠标识。可在别人都安静休息的时候,楼上的一个窗户却被打开了,露出一个穿着淡粉裙衫的绝丽女子来,靠着窗无奈的望着外面,口中念道:“不是红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终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待到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你在念些什么?大白天的不睡觉?”烟萝从窗下经过,揉着惺忪的睡眼,穿着薄若透明的纱织汗衫,隐隐露出红色的肚兜向上望着。

    那绝色的女子凄然一笑,说道:“没什么,胡念罢了。你现在怎么就起来了?晚上是很累的。”

    烟萝揉揉眼,说道:“刚才去小解了。房里的夜壶,梨花忘了拿,我只好出来了。回来从你窗下经过,就听你念叨着‘不是红尘’什么的,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眼神有些暗淡,说道:“听不懂倒好,省了许多烦恼。也别说什么了,你赶快回去睡吧!”

    烟萝道:“这会子倒不困了,你若是不睡,我去你那说说话可好?”

    那女子说道:“那你上来吧!”

    这念词的绝色女子便是百烟阁的头牌之一,名唤烟泪的。她弹的琴,曲高和寡;舞的姿,千百媚;写的字,娟秀多姿;下的棋,进退有步;画的画,诗意顿现;唱的曲,婉转多意。让多少纨绔子弟不惜倾家产,只为博得红颜一笑。又让多少女子恨碎了牙齿,却又暗自的羡慕。可就是有了这骄人的好处,又读了书,知了耻,又不得不做这样的事,内心便苦痛起来。那让人销hún的一切也染上了伤感的色彩,不时的叹气流泪。倒也不枉这名字中的泪字了。

    此时烟萝走进了烟泪的房间,放眼望去皆是绿色一片,只在淡绿的罩里隐隐露出淡粉的被子与枕头。烟泪的房间里的装饰是全是些淡绿的,就连绣品上也是淡绿的叶。房间里的装饰的盆景也是绿的植物,而无花。在别的地方,全是淡绿的景色让人觉得单调,且没有调,但在这里,却能让烟泪心静一下,也让那些来光顾烟泪的客人新奇,认为烟泪有品位。而那上的淡粉的装饰,就有了粉色的调。既能显示出烟泪的才,也能让烟泪的绝色容貌在粉色里展现,看来这装饰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若是别人,凭烟泪的脾,未必想让其进来,不过烟泪对于烟萝却是喜欢的,还有些羡慕她的简单,便让其进来了。

    烟泪见烟萝进来,就从窗前走开,招呼烟萝坐下,并喊了丫鬟水仙倒了杯茶来,自己也坐下了。

    烟萝笑着说道:“烟泪姐姐对我还见外什么?咱们姐妹俩说说话就行了,又何必让水仙起来伺候?倒不如让她多睡会。”

    还未等烟泪开口,水仙便说道:“丫鬟伺候小姐本是应该的,哪有姑娘们醒着,丫鬟却睡觉的道理?更何况,还来了客那。再者说,姑娘们在这聊天也让我听听,长长见识。”

    烟萝笑着指着水仙对烟泪说道:“瞧瞧这丫头说的,我是为她着想,倒编派起我的不是了。烟泪姐姐,你可是有个好丫头呀!”

    烟泪笑了笑,说道:“这样我才安慰了一些,也不觉得那么孤独了。”说完,又叹了口气,挥挥手让水仙下去,并说道:“你先去睡吧!这也用不着你伺候了,烟萝也不是外人。等有事的时候,我再叫你就是了。”

    水仙便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烟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