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异能升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下煮酒 书名:都市灵眸
    等烟燃尽,池塘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三点半了。

    来到大厅,崔强正坐在沙发上,池塘挨着他坐下:“都下班了,怎么不叫醒我?”

    “我看你睡的沉,想着让你多睡会。”崔强回道。

    池塘嗯了一声,招呼崔强一起回家,经过财务室的时候,透过门缝正看到刘盈趴在桌子上。

    池塘推门走了进去,敲了敲桌子,刘盈抬起惺忪的睡眼:“哦,池塘啊,你怎么还没回去?”

    “你怎么也没回去啊?”池塘反问道。

    刘盈支吾着没有说话。池塘继续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

    “没事,就是不想回去。”

    “在这趴着睡多累,明天怎么上班?”

    刘盈更不知怎么回答了。

    池塘皱了皱眉:“有什么事说就是了,都是同事,”见刘盈仍不说话,池塘继续道:“楼下有家全天营业的餐馆,你先跟我一起去吃饭,有什么事吃饭的时候说。

    三个人随便叫了几个菜,刘盈提出喝酒,就又要了几瓶啤酒。

    几杯啤酒下肚,刘盈的小脸通红,已经有了醉意,开始诉说起来。原来她不愿意回去是因为怕前男友纠缠,这几天那人经常深夜堵在她家门口,昨天她的钱包也被那家伙拿去了,自己没地方去,只好待在店里。

    “什么破人,纠缠不算,还抢女人的钱包,”池塘愤愤道。

    “他拿钱包不是为了钱,是想让我和他在一起,不是为了钱。”刘盈还替那家伙说话。

    池塘有些无奈:“可你被他害的无家可归了。”

    刘盈继续喝酒,没一会就醉了。

    看着烂醉如泥趴在桌上的刘盈,池塘更走不开了。本来打算开房间让刘盈睡觉,可三个人都没带份证,没办法,先让她在自己家住一晚上吧。

    虽然池塘的住处寒酸,倒颇为干净。

    回到家中,池塘将刘盈放在自己的上,刘盈有了点意识,竟一头扎进池塘怀里,开始呓语起来。那柔软的两团在自己前摩擦,加之似呻吟的呓语,池塘的火噌的升腾。

    刘盈缓缓抬起头,竟有了些哭腔:“池塘,难道我很差吗,为什么我男朋友对我不好。”

    醉妞一个,池塘懒得跟她讲道理,他站起来:“你好好睡觉,什么话明天再说。”

    刘盈见池塘走开,哭的更厉害了:“你那么讨厌我,只想逃开吗。”

    最见不得女人哭了,池塘又不能走开,蹲在边看着她柔声道:“不是我逃开,你现在需要休息。”

    “那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你会对我好吗?”

    池塘心里纳闷呢,我和你没什么感吧,怎么这么积极的让我做你男朋友,难道想尽快找个替代品?

    如此,池塘不愿意多说什么,而刘盈也终于老实下来,睡觉了。

    简单冲了澡,池塘和崔强挤到一张上,崔强一脸坏笑的说道:“塘,魅力不小啊,索收了她算了。”

    “二师弟啊,这取经道路还很漫长,收女人这事还是拖拖吧。”池塘根本不想趟这趟浑水,人家有男朋友了,自己瞎搅合什么。

    略停片刻,崔强才道:“还没忘记前女友?”

    一句话让池塘呆住了,他又想起了陈小琪,那个陪伴他大学三年的女友。三年时光,他们的足迹踏遍校园每一个角落。

    陈小琪为池塘付出很多,池塘也为她付出很多。有段时间陈小琪生病,池塘专门在校外租房子照料,因为她闻不惯医院的味道,池塘拿自己的胳膊练习扎针,好让陈小琪不去医院就能挂吊瓶。

    想起那时候胳膊上的针眼累累,池塘觉得有自己点傻,可他并不后悔。

    可惜,陈小琪家远在四川,她母亲一直重病,毕业后她就回家照顾母亲了,池塘家中亦是家道中落,池塘担心父母,不忍心远离,两人便分开了。

    回想往事,池塘唏嘘不已,眼睛竟慢慢发酸。

    第二天,三人一同去“伯爵”上班,谁也没有提起昨天发生的事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有警察过来,这时候经理和主管还没来上班,池塘就上前接待。

    池塘走了上去,礼貌的握手后道:“警官您好,我是这店的员工,请问您是唱歌还是公事?”

    这警察长的颇为白净,只是材胖得离谱了些,加之脸上突兀的长了几个痘痘,给人感觉有点猥琐,他打量了池塘一眼:“公事,你们店里有个叫郭波的吗?”

    难不成郭波出事了,警察来抓他,郭波对自己不错,可不能把他给卖了。

    胖子哪知道池塘的心眼已经转了几圈,继续道:“他父母来了,让他去见见父母。”

    池塘回道:“郭波今天休息,我给他打个电话。”

    胖子深沉的点了点头,继续坐回沙发上。

    池塘给郭波打了电话,没想到郭波回答的更是干脆,不见。

    如此,池塘就把结果老实的告诉了胖子。

    胖子微微摇了摇头:“郭波的父母就在楼下,他哥郭岩都坐牢了,自己还不愿意出面。”

    池塘随胖子一起下楼,池塘见到了郭波的父母,看年纪他们都六十多了,穿着很是破旧,黢黑的脸庞挂满皱眉,呆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惶恐,那可怜眼神令池塘内心一颤,忽的眼前白光一闪,池塘将这两位老人的视频记录了下来。

    胖子冲那两位老人摇了摇头,两位老人站在原地很是无措,眼神中的那股失望让人心疼,池塘不知道怎么劝说。

    两位老人蹒跚着走进警车,警车开走之前,胖子要了池塘的手机号,说道:“让郭波好好考虑下吧,他父母没有对不起他,别再让老人家失望了。”说罢开车离开了。

    池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录下两位老人的视频,可能是浑浊眼神中流露出的失望让他震撼吧。

    池塘控制意念回想那老人的眼神,视频徐徐展开,他拣比较重要的浏览起来。

    这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山村,两位老人正在院内剥花生,忽的大门外传来一阵警笛,两位老人惊恐的站起来,望向院门。

    不对,这段视频怎么有声音呢,以前从没有,自己的异能又升级了,这令池塘着实吃惊!

    兴奋之后,池塘继续浏览,当警察把郭岩被抓的消息告诉两位老人后,老人们的眼神中充满不安,他们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郭母更是噗通跪倒,不停的哀求希望政府能宽大处理。

    中年警察忙扶起老人:“大娘,我这次来不只是来通知你们你郭岩被抓,主要是他不交代同犯,我希望你们能去劝劝他,戴罪立功的话就可以减轻刑期。”

    两位老人忙不迭的点头道谢,警察也准备回去了,老人忙送去院子,看警车正在发动,郭父小声道:“要不咱们跟警察一起过去吧。”

    郭母面露羞愧:“咱们儿子已经给政府添麻烦了,怎么能再麻烦他们。”

    郭父微微叹气道:“咱家没钱了,我不想省点车费给岩买点好吃的吗。”

    “咱们走着去就是了。”

    两位老人最后还是没有坐车,走着往市区来了。”

    两位老人佝偻着腰走了近四个小时,才来到市区,逢人就打听警察局,等赶到警局的时候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接待的警察胖子心,听说他们还有个儿子郭波也在吉南市,通过联网系统查到了郭波在伯爵上班,就带着两位老人过来了。

    池塘眼前恢复现实景象,他只觉得两位老人很是可怜,只不明白为什么郭波如此狠心,连父母的面都不愿见。他又拨通了郭波的电话,可郭波对这事很是排斥,只得暂时作罢。

    回到店里,池塘觉得有些无聊,自己这上班虽然舒适,可没什么奔头,今天看见警察倒是让他脑子一转,自己可以利用异能帮警察破案啊。

    不过自己的破案能力有多大,池塘也不清楚,毕竟自己只能看到过去一天发生的事,局限太强。

    一整晚,郭波也没有来店里。

    池塘溜达着到前台去玩,正在和李静聊天的刘盈冲他摆了摆手,示意到一旁说悄悄话。

    两人走到一旁,刘盈低头小声道:“池塘,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我想今天回家,可又怕那个混蛋再扰我,你能陪我一起回去吗?”

    为同事和男人,池塘已是鸭子被赶上了架,不得不同意,正准备点头的时候,电话响了。

    接起电话,是下午的那个胖子警察,他说自己刚办案回来,见郭波的父母仍在派出所门口,让池塘过去看看。

    池塘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夜里12点了,他扭头对刘盈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先在店里等我吧。”说罢便打车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门口转了几圈,池塘终于看到对面自助银行里的两位老人,他们正在蜷缩在角落里打盹,池塘猛地一阵心酸,飞奔过去。

    池塘打开门,蹲在两位老人面前,看着他们憔悴的面容,池塘心头一酸:“大爷,大娘,你们怎么在这里?”

    郭父首先睁开眼睛,忙应声道:“对不起同志,我不知道这里不能待,我们马上就走。”说罢就伸手去拉郭母。

    郭母也忙站起,嘴里还不停数落郭父:“跟你说这里不让待,你非嫌外面蚊子多,赶紧走。”

    池塘眼睛一红,忙劝阻了两位老人,他这时才想起老人上没钱,只能露宿街头了。池塘伸手扶住郭父:“大爷,我是郭波的同事,不是来赶你们走的。”

    郭父仔细看了池塘一眼才认出来,浑浊的眼神终于闪现一丝光芒:“哦,波儿最近怎么样啊?”

    “他好的。”

    池塘和他们聊了会,终于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原来郭岩和郭波是双胞胎,两人同时考上大学后,家里经济不许,只能让一个人求学,他们选择了郭岩,而郭波因此记恨两位老人就来吉南打工了。打工的这几年郭波没有再回家,也没和他们联系。

    池塘哦了声,郭父继续道:“小伙子,麻烦你回去跟小波说说,其实我们让他哥上学是因为他哥头脑比较活,在外面也不会吃亏,而他心眼太实,还是留在边放心。”

    郭母也拉着池塘的衣袖:“当初我们就打算供岩上学,给波儿盖房子,盖房子比上大学花钱多啊,我们不偏心,你一定要告诉他啊。”

    说着话郭母哭了起来:“房子我们盖好了,五间大瓦房呢,可波儿还是恨我们两口子。”

    池塘知道两位老人没钱的原因了,都盖房子了,池塘内心猛地一阵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可作为子女的总是不理解!

    池塘忙答应下来,而且承诺一定劝说让郭波回家。

    虽然两位老人百般推辞,池塘还是带他们去吃了饭,然后在酒店开了房间,这样的父母怎舍得让他们露宿街头。

    把他们带进酒店房间的时候,两位老人更是拘谨,郭父满脸羞愧:“小伙子,真谢谢你了,不过我们暂时没钱还你。”

    池塘微笑道:“大爷,您别客气,郭波对我很是照顾,我正不知道怎么谢他,还得感谢您二老给我机会。”

    郭父终于笑了,虽然不明显,他笑的不是不用还钱,而是自己的儿子帮助了别人。池塘又在头留下一百块钱:“因为郭哥的帮忙,我每月工资涨了三百,这钱您必须收下,要是跟我退让我就生气了。”池塘故意板起脸来。

    郭父的咧了咧嘴,没有说话,也没有再退让。

    在二老一片道谢声中,池塘退出了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灵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