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在马车上晃晃悠悠半个余月,姜衣璃终于来到了非欢小筑。

    起先只是听离若轻呼了一声‘到了’,随后她掀帘探望,却只看到两边青山绿水,似是行到了山林中去了。

    在竹林里又走了大半个时辰,这才见马车停下来。

    随着沈墨欢下了马车,抬眼就看得眼前一座别致的山庄,坐落在青山绿水前,别有一番韵味。

    离若牵着马走在她们前面,沈墨欢走出两步,见姜衣璃站在山庄前没有动,就伸手揽过姜衣璃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慢慢尾随在离若后进了山庄。

    姜衣璃之前一路走进来,还在唏嘘山庄的冷清安静,但是当走到了山庄里面,就依稀能感觉到人声隐约从内堂里传了过来。

    一走进内堂,就见侯在堂内的一名侍女打扮的女子迎上来,对着沈墨欢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对着离若启齿一笑,言行举行都不似一般侍女那么拘谨,但却又无不透着一种顺从的姿态。

    “嫣霞,柳棠呢?”沈墨欢单手解了披风交到那名叫做嫣霞的女子手里,随后领着姜衣璃坐到了堂内的主座上。

    嫣霞边随着沈墨欢往座前走,便将手里的那件披风几下折好,抱在怀里,回道:“柳棠正在账房对账,说是一会儿就过来。”说着,嫣霞捧起一旁的茶壶,道:“我去给你们倒壶茶上来。”

    “我不要茶,霞儿,你赶紧去沈墨欢私藏的酒窖里把她那瓶珍藏的佳酿端上来,给我解解馋。”离若坐到了沈墨欢右下的第一个位子上,整个人软倒在椅子里,毫不顾忌形象。

    说罢,却久久不见嫣霞回答,离若刚抬头去看,就见一枚白色影缓缓从走廊上走过来,声音也恰在这时响起来。

    “离若,你上月什么生意也没完成,若想尝墨欢那瓶上好的佳酿,恐怕得下个月多加努力才成。”说话的女子说完这番话之时,正好走到了离若的边,眉眼从容淡漠,声音也淡淡的,却又不失一抹飘忽的柔软。她说着,瞧着离若见势不依的模样,扬了扬手里的账簿,接道:“当然,你一向只听从墨欢的吩咐,不必负责其他的生意,所以这个月你的工钱我从墨欢的私人钱库里扣除了,不必担心。”

    离若听到这番话,这才按下心来,笑着对那名白衣女子道:“柳棠,还是你厚道,这庄里最公道最讲理的,就数你了。”

    柳棠对于离若的马不置一词,只是看了一旁支着下巴,看着眼前二人一番对话却始终静笑不语的沈墨欢,随后撇头对一旁的嫣霞吩咐道:“先去酒窖拿瓶好酒来给离若解解馋,但是那瓶珍藏的好酒还是等晚上姐妹们都回来了再开。”

    “是。”嫣霞应了声,随后转走出了内堂。

    见嫣霞离开,柳棠这才将账簿转到了沈墨欢的手里,道:“这是你离开的这大半年里的账务开销,你尽快过目,明天有一批丝绸从江南运过来,我还需要账簿记录。”

    “不必了。”沈墨欢这时才开了口,她看了眼账簿,随后推回了柳棠的边。“你办事我向来是放心的,不然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活交给你。”

    柳棠看了眼沈墨欢,随后默不作声地收回了账簿,说完这么一番话,这时她才注意到一直静静坐在沈墨欢边的姜衣璃,神色一滞,很快回过神来。

    “想必这位就是之前离若提起的姜小姐了?”柳棠说着,收了账簿,对着姜衣璃微微一笑,“姜小姐,几个月前就听离若提起你,今一见,真是幸会。”

    姜衣璃之前便一直静静打量柳棠,如今见她客气招呼,也笑着回道:“柳棠姑娘客气了,叫我衣璃就好。”

    柳棠闻言,只是笑笑不说话,见嫣霞端了茶上来,这才对着沈墨欢说道:“你们这一路赶回来,怕是累了,还是先回屋休息。”之后的话柳棠没有说,只是淡淡地对着沈墨欢投去一眼,别有寓意。

    但是沈墨欢却是明白的,她这次离开小筑一去就是大半年,回来还带回了姜衣璃。这下子小筑的女人闻讯都赶了回来,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今晚还不非得唱出一台梨园好戏来不可。

    所以柳棠示意她带着姜衣璃先回去休息,怕也就是这个目的。

    想着,沈墨欢对着柳棠点了点头,随后站起了,牵了姜衣璃往后院走,走了几步,这才回头对着嫣霞吩咐道:“嫣霞,替我准备几件新做的衣裳,送到浴池来。”说完,沈墨欢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记得挑些简单清新的,颜色不要太俗气了。”

    嫣霞闻言,慧黠地望了沈墨欢边的姜衣璃一眼,只见姜衣璃一粉衣翩跹,面容淡施粉黛,却从容不俗。她抿着笑,点了点头,放了手里的茶就先行去了后院准备。

    姜衣璃之前听沈墨欢说起浴池之时,还没多大注意,待得沈墨欢带着她走到庄内最后面的山边的浴室里,她才当真明白过来。

    浴池的水是从山涧上留下的温泉水,正渺渺地飘着气,浴室里只有四面的遮掩墙壁,淡施头顶的天花板却是空的,抬眼就能将蓝天白云一览无遗。浴池是上城的大理石铺围而成的,在烟淼之中,似是能一望见底的透明。

    嫣霞已经在她们来之前就准备好了换洗的衣裳和擦拭的浴巾,此时它们正整整齐齐的放在大理石池壁的一端,姜衣璃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惊异于这样天然的温泉浴池。

    没想到,这里竟有这么大的温泉浴池。

    只是,她倒也真佩服了沈墨欢的大胆开放,虽说在天空下沐浴的感觉的确很好,抬眼就能望见星空碧波万里,但是这跟光天化之下脱光了衣服有什么不一样。叫她在这样的地方洗澡,就算再人,也还是感到一种难以启齿的羞涩。

    想着,姜衣璃收回了视线,去寻沈墨欢的时候,却见她已经脱了衣服,跨进了浴池里。若隐若现的烟雾里,正好显现出沈墨欢露在水面上的后背,白皙而优美。蛊惑人的纤细腰肢,叫她一时间忘了羞赧,也忘了自己此时不加掩饰的目光。

    “怎么不过来?”沈墨欢此时转过了子,望着姜衣璃一直站在池水边没有动弹,这才从水里慢慢地渡了过来。“还想要我抱你下来不成?”沈墨欢说这番话时,双手支着大理石的池壁,正眼带笑意促狭的望着她。

    沈墨欢这么一说,立即看见姜衣璃的脸慢慢的烧红起来。她甩了羞涩,慢慢地站上了大理石的池壁,看着眼前的沈墨欢,踟蹰半响不知所措。

    脚踩在大理石面上,理应是感觉到冰凉的,可是温泉的气氤氲不断的扑到她的脚上,又加上沈墨欢在水面里若隐若现的锁骨和雪肌,叫她感觉到一股子酥酥软软的气正从脚底窜进心扉里去。

    “嗯?该不会是不好意思?”沈墨欢脸上带了迟疑的表,可是姜衣璃分明瞧见了她此时眼里促狭而不怀好意地笑意。她正佯似困惑的想着,随后歪了歪头,撑着脑袋的手微微敲击着脸颊。“衣璃若是不好意思,那就只能我来替你动手了。”

    沈墨欢说着,就要起拉姜衣璃下来,姜衣璃却在沈墨欢之前退了一步,摇头拒绝道:“别,我自己来。”

    “唉,那好。”

    沈墨欢状似叹息地应着,可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里,却满满的狡黠笑意,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姜衣璃缓慢解下衣带的动作。

    虽说跟沈墨欢肌肤之亲过不少回,但是如此坦白主动地在沈墨欢眼前解下衣物,却也倒是第一回。姜衣璃本就羞涩不已,如今沈墨欢近在咫尺的眼神更是叫她害羞难堪到不敢抬头,就连平常利落的脱衣服,也开始变得举步维艰起来。

    衣物窸窸簌簌一件件地在沈墨欢的眼前落到了地上,沈墨欢的眼神微眯,见姜衣璃已经毫无遮掩的落在了自己的眼前。这漫长的过程,对于姜衣璃是煎熬,对于她却又何尝不是。

    她按捺着心底的悸动,只是单单伸了手,示意姜衣璃牵着她进到浴池里去。

    姜衣璃本是迟疑,她望着沈墨欢微眯的眼神,若说不明白朝夕相处这么多边人那抹眼神里的寓意,那她就未免太迟钝了。只是明明明白沈墨欢眼神里的心思,可是她却犹如受了蛊惑,在害羞踟蹰间,还是伸手握住了沈墨欢的那双手,缓缓地步入了浴池里,来到了沈墨欢的边。

    子一进去浴池里,就感觉到一股子温暖的触感包围上来,却不是温泉的,而是沈墨欢的怀抱。

    比温泉里的水更暖,更叫人意乱迷。

    “我的好衣璃,你怎么能这么美。”沈墨欢说话间,头已经埋进了姜衣璃的颈窝里,切的吻就密密麻麻地落在了她的脸上,耳垂上,颈脖上。“你怎么可以呢?”

    沈墨欢的问话带着缠绵的呢喃,一字一句落在姜衣璃的耳里,都似是沾了蜜般的美好。可是她哪里还顾得上回答,双手只能紧紧地攀着后的大理石池壁,承接着沈墨欢一个又一个的吻,一个比一个更的烙印。

    “你这是要做什么?”姜衣璃仰头的瞬间,被上方刺眼的蓝天一个激灵,之前被沈墨欢吻得发颤的思绪立即回到了脑里。她伸手推却着眼前的沈墨欢,出言制止道:“这叫人看到了,该如何是好?”

    沈墨欢却不为所动,吻慢慢的下移,落在了姜衣璃白皙的雪峰上,吻着那团白皙之上的一点殷红,看她在自己的吻里慢慢的绽放,开成一朵红梅的模样。

    “你当真以为我之前跟她们说我们要来这的时候,她们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知道?她们可都不傻。”沈墨欢揽住姜衣璃,将她仍然试图推挡的手一齐揽进了怀里。“不要动,叫我好好地吻你。”

    风吹到上是凉飕飕的,尤其是如今沾了水之后,可是浸在水里的子又是出奇的温暖,这样极端的感觉简直要得姜衣璃失去理智,偏偏沈墨欢炙的唇还不停地在自己上任何敏感的地方游离,激出了她所有的**。

    “墨儿墨儿”

    姜衣璃伸手揽住沈墨欢,将子完完全全地贴在沈墨欢的上,只有这样她才不至于脚软瘫在水里,也只有抱住沈墨欢,她才能不害怕在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暴里迷失自己。

    “我在这里”

    沈墨欢说着,俯□子衔住了姜衣璃的唇,与自己的深深研磨在一起,紧紧地缠绵贴合,敏捷地捉住姜衣璃小巧的舌尖,吸着她的一切美好。

    不记得是谁先发出的邀请,只记得手本能地寻到了那枚敏感湿的地带,只是单单在滑嫩的花瓣上轻触,就能感觉到一阵湿滑涌出来。姜衣璃一个激灵,背抵在浴池壁上,腿缠在沈墨欢的腰肢两侧,任着沈墨欢抚摸着她最敏感的花蕊,引得她一阵细喘不止。

    手指在花蕊一阵逗弄,感觉到姜衣璃的双腿在自己的腰处越缠越紧,沈墨欢心领神会,手指慢慢地探进了姜衣璃的花庭内,立即被温暖的内壁紧紧地缠住。受不住这股磨人的攻势,两人都不自地发出一声叹息。

    由慢到快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沈墨欢的手似是带了蓄势待发的力量,几乎要将姜衣璃连同着自己探在她深处的手指一齐融合。

    只听得姜衣璃在自己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随后只感觉到手指被深深地绞住,姜衣璃几声低呐脱口,沈墨欢加快了速度,直到被狠狠地咬住,再也动弹不得为止。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