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愫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两人相视一阵,凝眸相看,谁都没有说话。

    姜衣璃的目光柔浅如柳絮,随着脉脉的注视便犹如风吹柳枝摇,轻拂上了沈墨欢的面上,一阵柔软的浅探。浅淡的凝望陷进沈墨欢淡若湖泊的眼里,激起一圈圈的涟漪,漾在两人的心尖,皆是一阵轻颤。

    这样微醺的气氛令人沉醉,却也令姜衣璃不安。她只觉得自己好似一汪秋水,在沈墨欢的注视下沉沦到底,想着,姜衣璃微微撇开了眸子,刚要说话,却看得管家从沈墨欢后跑过来,对着二人行了礼,就急忙忙地道:“少夫人,大小姐,老爷叫我来寻您二人,请你们过去呢。”说着,姜衣璃与沈墨欢对视一眼,才移开视线问道一旁的管家:“没说什么事?”

    “是刚刚大夫替二少夫人把了脉,说是有喜了。”管家面带喜色,笑着对二人禀道:“二少夫人已经到了内堂,就在等您二位过去了。”说完,管家别有所思地望了一旁的姜衣璃一眼,随即低下了头去。

    姜衣璃却只是低头算了算子,大抵估量了下胎儿的月份,面色平常,不见丝毫的喜色抑或不悦。沈墨欢瞧着姜衣璃面色如常,这才回对着管家说道:“的确是件喜事,那大哥呢?”管家闻言,立即回道:“我现在就叫下人去通知少爷。”

    “嗯,你先去将此事告诉大哥,我跟嫂嫂自行前去内堂就行。”

    支走了管家,沈墨欢却不急着去见沈家二老,而是回过视线来看着一旁的姜衣璃。注意到沈墨欢投来的视线,姜衣璃也回望着沈墨欢,白皙的脸上一派素淡,不见丝毫绪起伏,她歪头笑道:“小姑子为何这般打量我?”说着,姜衣璃嘴角弯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是怕我得知这件事心里难过?”

    “我之前倒还真这么想,不过现在看来,是多此一举了。”沈墨欢见心思被姜衣璃说中,不置可否地一笑,摸着鼻子略微尴尬地嘟囔着:“我还怕嫂嫂一时难免有些伤心,这才好心留下来陪陪你,哪知是我多想了。”

    姜衣璃闻言扑哧一笑,嗔地看了沈墨欢一眼,回道:“那该是怪我不明白小姑子的好意,不解风了?”说着,姜衣璃嘴角浮现一抹笑弧,隐隐透着几丝顽劣。“拂了小姑子的好意,小姑子要我怎么赔才是?”

    沈墨欢只被姜衣璃面上的笑意夺去了注意力,待得回神之时,才嚼出姜衣璃这番话里隐约的取笑揶揄之意,她望着姜衣璃一脸哂笑的表,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得举手投降:“嫂嫂这叫不叫得寸进尺?”姜衣璃闻言,颊边的两枚梨涡随着笑颜深深的凹陷起伏,双眼弯起犹如皎月般夺目,望着沈墨欢咯咯轻笑,动听如银铃清泉。“是是是,我不笑便是。”说着,姜衣璃淡了淡笑容,眉眼如星沉乍现般明亮,灿灿地望着沈墨欢,笑得一如之前的明亮温浅,只是多了几分认真和感激,“我知道你是怕我难过,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懂,谢谢你。”

    说完,姜衣璃走到沈墨欢边,四目相对,缱绻的目光对视中,就连拂过二人肩头的微风似乎都放缓了脚步,生怕惊扰了眼前这般美丽的画面。“可是,你知道么?就算眼下你哥哥百般冷落我,但是我却不怪他,因为他是个好男人。”姜衣璃说着微微顿了顿,唇边含着一抹淡笑,望着阮七七阁苑的目光,羡艳中却也带着淡淡地失落。“他选择了衷于他所心的女子,所以就算冷落了我,但是我心里,也只有淡淡地羡慕和失落,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片淡然和释怀。所以,你不必担心我,其实这样宜淡清闲的子,于我就已是最大的恩赐。”

    姜衣璃说罢就不知不觉地垂下了头,似是陷于一阵难以自拔的绪里挣脱不开,手心也泛起了阵阵的冰凉,却不料一阵影袭来,还未抬头,一双冰凉的手就被走近自己的沈墨欢握住。手心温润如玉,同样的纤细的手,却奇迹的能完全地包裹住自己的手掌,带来的不仅仅是与她相反的温暖,还有心底的一阵阵颤栗感觉,微妙不可言。

    姜衣璃惊愕地看了沈墨欢一眼,想缩回手来,眼睛却惊错地看着沈墨欢握住自己的那双手掌,十指纤细,白皙修长,一如当她嫁入沈府时那般柔软的触感,只是,这一次,沈墨欢的亲近,就如一双无却又多的手,撩动着自己长年平静无波的心池,带出叫她快要承受不住的划拨和颤动,犹如涟漪随着清风漾开,难以言喻的波澜。

    “别人的感,嫂嫂何须惊羡?”沈墨欢将姜衣璃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手心里,借以传递一阵阵的温暖如泉水涌来,温柔的双眼此时望着姜衣璃却坚定如炬,丝丝柔浅的笑意泄出嘴角,蛊惑着姜衣璃的心。“在我眼里,嫂嫂比谁都值得得到那样的深不移。”

    沈墨欢这句话就似是陈年的佳酿,只一尝,就叫姜衣璃醉在了沈墨欢的深之下。姜衣璃膛微微地起伏,避开沈墨欢的眼神,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在沈墨欢的注视下沉沦到底,万劫不复,找不回自己的理智和呼吸,拱手送上自己的城池所有。

    姜衣璃只觉得自己的双颊烧红犹如天边的斜阳,却不想为何沈墨欢的这句深之言竟是会引得自己这般的失态,她慌忙之下扫了一眼沈墨欢,却见她神色依然,叫人瞧不出真心还是虚。她只好退开一步,低着头提醒道:“我看...我们还是快些去见公公婆婆的好。”

    “好。”沈墨欢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浅探,只是多了几分深邃。她低应一声,牵着姜衣璃离去。

    姜衣璃微微挣扎几下,却不料那双握惯了纸笔的手,此时竟是如磐石般坚定,轻柔地握住自己,一点都松脱不了。姜衣璃别扭地垂着脸,姣好的面容绯红的就似要滴出血来,她低着头,也不再挣扎,放松了肩膀,任着沈墨欢牵着自己走出了小院。

    一路上,再也没有松开。

    直到走进了大堂,沈墨欢才率先松了姜衣璃的手,随着姜衣璃走到沈家二老面前,规矩地行了礼,沈老笑着命二人坐下,喜悦之色不言而喻。

    “呵呵,衣璃、墨欢,相信之前管家也已经告诉你们了,七七有了孕,这是沈家的第一个孩子,我跟你们母亲都是高兴地很啊。”说着,沈老与沈母笑望一眼,随即沈老面色微微收敛,看着姜衣璃,低声嘱咐道:“衣璃,你婆婆年岁已高,很多事都顾虑不到,所以往后还望你这个当姐姐的能多多照顾她,一定要让我们沈家的第一个孙子平安生下来。”

    沈老话里的话姜衣璃自然是听得懂的,她只是低垂着眼,淡淡地应道:“是,公公无需担心,衣璃明白的。”说罢,却听见对面的阮七七轻声一笑,从座位上走下来,旁的丫鬟赶紧搀扶住她,随着她往姜衣璃这边走来。“姐姐,妹妹往后怀了孕,怕是就不能早起来向婆婆和你请安了,毕竟你也知道,这是沈家的第一个孩子,我是百般担心万般小心,就怕出了意外。”说着,阮七七亲昵地执起了姜衣璃的手,笑道:“姐姐该是不会介意的?”

    “妹妹这是哪里的话?”姜衣璃也回以恬淡一笑,不动声色地从阮七七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来。“妹妹有孕在,定是要好生休养的。婆婆这儿,我会每天来替妹妹一起请安的,妹妹无需担心。”声音轻柔,却丝丝缕缕带着疏离,客气的生分。

    阮七七瞧着姜衣璃面色疏离,说话妥帖却也没再让她能再多说些什么,她抿了抿嘴,嗤笑一声:“那就劳烦姐姐了。”说着,却见一路急急忙忙奔进内堂的沈逸砚,兴奋之色喜上眉梢,那是初为人父的喜悦。

    沈逸砚心不在焉地对着自家爹娘请了安,便迫不及待的走到阮七七前,颤颤巍巍地握住她的手,却许久都说不出句话来。

    姜衣璃一直垂着眼,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再欢喜感人也跟自己无关。她只是看着自己纠缠在一起的十指,颠来复去的端看,犹如一个置事外的路人,没有悲伤,也没有嫉妒,更没有欢喜,只是一层又一层的漠然。

    沈墨欢望了姜衣璃一眼,心知这样的场景再多呆下去,对姜衣璃而言,就算没有伤害,也定然是一种嘲讽。她想着,率先站起了,对着沈家二老,道:“爹,既然大哥回来了,那么要是没有其他事,我跟嫂嫂还是先退下。”沈老闻言,又看了默然不语的姜衣璃一眼,随即点点头,“也好,那衣璃,你就先随墨儿退下。”

    说着,阮七七也作势想走,还未开口,就见沈母率先留道:“七七,你刚怀孕,很多事都还不知道,由我待会慢慢告诉你。”阮七七来不及应,只是看着眼前沈墨欢带着姜衣璃离去的背影,咬着唇半响,才回说道:“是。”

    沈墨欢带着姜衣璃出了内堂,这才放缓了步子,两人缓缓地朝着后院走去。

    一路上,谁都没有先说话,姜衣璃低头看着自己有些紊乱的步伐,两只手揪在一起,随着走动轻轻地摇。她咬着唇思索半响,才停下脚步,转对着沈墨欢道:“刚才...谢谢你。”说罢,沈墨欢不以为意的一笑,“小事一桩,嫂嫂不必谢我。我也只是觉得待那里面太沉闷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说着,沈墨欢没有再说话,随着姜衣璃往前继续走去。走到了两人阁苑的分道,姜衣璃道了别刚转要走,却被沈墨欢急促唤道:“嫂嫂。”姜衣璃闻言诧异地回过,就见沈墨欢走过来,看着姜衣璃的面色犹豫不决,半响才低声道:“嫂嫂,这一次七七怀了孕,依她的子,难免会恃宠而骄。我是怕...”

    怕姜衣璃往后的子会更加不受待见,会更加受到阮七七的排挤。

    可是这样的话,沈墨欢却说不出口。望着姜衣璃那双纯洁无鹜的眼眸,沈墨欢竟是觉得口中犹如被鱼刺卡住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她叹息一声,淡淡一笑,粉饰太平般的美好。

    “嫂嫂往后,要多加注意。”

    说着,沈墨欢转朝着自己的阁苑走去。

    姜衣璃却只是望着沈墨欢的背影,许久,才转过子,继续往自己的阁苑渡步行去。只是心绪翻飞,再也平静不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