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沈家后院内。

    姜衣璃偎着花园亭下的朱漆柱子,眯着眸享着午后的阳光。金灿灿的光线如丝般洒脱,犹如一层丝巾披覆在她的肩头。纤细白皙的手里攥着一本书,搁在膝上,偶尔垂眼看去几眼,心不在焉。

    自姜老爷离去已是过了一月有余,姜衣璃每呆在府里,过着同样的生活,就像是重复场景般不停地倒转着,久呆在沉闷的府里,竟是已经开始算不清时,不问外事了。

    迎着暖洋洋的光线,姜衣璃半闭着眸子,慵懒地支着脑袋,昏昏睡间,忽听得耳边一阵轻飘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姜衣璃缓缓地睁开眼,瞧着带着丫鬟纷竹路过此处,也正回眸顿了脚步看着自己的沈墨欢。

    姜衣璃一怔,慌忙站起来,膝上的书顺势摔在了地上,她也顾不得。她看着不远处的沈墨欢,咫尺间的距离,可是姜衣璃却不料,想要走上前去竟是如此的吃力,就像是脚步被人施了咒,不受自己的控制。

    想来,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自己竟是再无同沈墨欢有过多的交集,除了一三餐的同桌共食,其余的时间里,多数都是各自呆在各自的住处,擦肩之交。抑或偶而姜衣璃在屋里午睡之后,便能依稀听到沈墨欢被阮七七带着到处玩耍时的嬉笑声,一声声催进耳里,都是一阵的不自在。

    姜衣璃垂着眼,默默地想着,随即便见低下的视线里一枚影向着自己这边走来,带着几分迟疑,走得极缓,可是脚步却一时不曾停下。姜衣璃不自地双手揪住了前的裙襟,待得松开之时,手心里竟已是沁出了微微的薄汗。

    还来不及笑自己的傻,沈墨欢的声音已经清晰地响至自己的头顶:“嫂嫂。”声音清悦,一如记忆里的那般动听。只是这样犹如天籁的声音,此时竟是激起了姜衣璃更多的恍惚和不知所措。她缓缓地抬起了眼,看着眼前的沈墨欢低眉浅笑的模样,半响才怔道:“小姑子今也得闲,来花园逛逛?”

    “今天气不错,所以来逛逛。”沈墨欢接过话题,微微一笑,淡道。说罢,她走到了姜衣璃边,瞧着眼前一袭粉衣淡妆的姜衣璃,还是一如往昔的淡雅别致,只是美丽的面容上一直僵硬得几乎绷直,沈墨欢打量着眼前的人儿紧张的神,竟是扑哧一笑,打趣道:“嫂嫂为何这副表?难不成我长得如狼似虎,叫嫂嫂唯恐避之不及?”

    沈墨欢的笑言引得姜衣璃一臊,她低下头去,轻啐道:“小姑子没个正经。”说着,嘴角却微微弯起,似是还沉浸在沈墨欢的笑语里,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嫂嫂可是笑了?”沈墨欢低着头打量着姜衣璃嘴角的那抹淡淡的笑弧,笑道:“这数来嫂嫂一直绷直着脸,叫人难以亲近,这才终地觉得嫂嫂回复了之前的亲和。”语气真挚,丝毫不见半分之前的打趣笑言。

    姜衣璃微微一怔,不知该如何接答,只是咬着唇不说话。沉默间,她瞥眼微微掀起眼皮看着眼前一抹蓝衣的沈墨欢,玲珑凹凸有致的形被一高腰的衣裙衬出了十分的美,前浮起的曲线被高腰的细带在突起下巧妙地系了枚蝴蝶结,小巧的型连着纤细的腰肢,不赢一握般幽柔,轻轻走动间犹如柳枝般飘摇,美不可言、

    姜衣璃看得怔了神,直到眼前的沈墨欢察觉到姜衣璃不言不语,这才俯下去瞧她,却发现她的眼神定格在自己修长的腰肢之时,再看到她眼里的神古怪难言,沈墨欢面色微微一红,仿佛涂了胭脂般迷人,眼里犹如被风吹漾开的碧波涟漪,一圈一圈漾开去,止不住的波动。沈墨欢侧过子,别开了眼去,这一举动巧妙地惊动了目不斜视的姜衣璃,换来了她的一阵惊讶。姜衣璃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做了多么失礼的事,随即面色也倏地烧红下去,她羞地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免得自己这般不知所措无地自容。

    “我...”姜衣璃结巴着,支支吾吾半响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更别说是句完整的解释。她吐出一口气来,小心翼翼地半转回子,打量了沈墨欢已经回复往昔的神一眼,随即很快地错开视线,看着远方不安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却引来沈墨欢一声轻笑:“不是故意的,那是什么?”声音戏谑,带着一丝的调皮,却叫姜衣璃咋了舌,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微垂着脑袋,无精打采小心翼翼地模样,反复思量着最佳的措辞,才低声道:“我也...我也不知道怎地,就跟中了邪一样,管不住自己的眼睛。”说完,姜衣璃又觉自己所说的虽是实话,但是转瞬回味起来,又觉得不妥怪异之至,恨不能咬碎了自己的舌头,苦恼不已。

    将姜衣璃的神色不差分毫地打量了尽,沈墨欢不失声笑了起来,瞧着姜衣璃的模样,就好似被人看尽了的人不是自己,倒像是眼前扭扭捏捏的姜衣璃,那股子可劲儿,叫沈墨欢只觉得可不已,这般想着,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绪,扶着朱漆柱子,一阵捧腹失笑。

    姜衣璃也自知失言,本就羞得面颊绯红,此时瞧着眼前沈墨欢笑得打跌的神,更是恨不得立即消失在她面前。她又羞又窘地看着沈墨欢失笑的模样,微微跺了跺脚,想要说什么,却又觉得此时多说也不过是为自己增添笑料,索坐回了石凳前,干脆等着眼前那笑得毫不避讳的人取笑够了,自己安歇下来。懊恼间,却听得后几声隐晦的笑意,姜衣璃回过就见后的两名丫鬟掩着嘴,笑得隐蔽,却还是瞒不过姜衣璃的眼。嗔怒地瞪了二人一眼,煞有迁怒的嫌疑。

    两名丫鬟收到主子警告的眼神,本该胆怯收敛才是,可是瞧着姜衣璃此时酡红的面颊上,那抹羞晕染得她那责备的眼神都仿佛带了蜜般的甜美,丝毫不见往的清淡寡欢。

    “小姑子,要不要过来坐下喝杯茶歇歇,小心笑岔了气,可就不好了。”瞧见眼前沈墨欢笑得愈加的放肆,姜衣璃捏着杯子,对着沈墨欢浅媚笑道,语气里微微地警告,却不妨碍她眉眼里丝丝缕缕泄露的嗔,煞是惹人垂怜。沈墨欢这时才微微收敛了神,直起了偎着柱子,掩着笑走过来,接过姜衣璃手上递来的茶,抿了一小口,只是嘴边的笑弧一直消散不去。“嫂嫂泡的茶就是与众不同。”说着,她别有寓意地看了姜衣璃一眼,笑道:“特别的甜。”

    姜衣璃怎会听不出沈墨欢话里的笑言,只是奈何自己先留了笑柄,也怪不得她坏心眼的作弄。想着,姜衣璃聪明地不再作答,免得又卖了更多的笑言供沈墨欢取笑。她只是低着眼,对沈墨欢的话佯作不闻,只是心里默默地嚼着她的话,一遍一遍,借以转移之前的窘迫感。

    特别的甜。

    这是在夸自己泡的茶,还是在夸自己?

    想着,姜衣璃垂下的眼更是不敢抬起来,只是埋头看着自己纠缠在一起的十指,纤细白皙,犹如白瓷烧灼般精美修长。

    不知凝神端看了多久,却听得前沈墨欢的声音倏地响起:“嫂嫂,下月就是绣城一年一度的赏花节,不知嫂嫂愿不愿意陪着我去赏花采撷?”姜衣璃闻言,惊愕地抬起脸庞,直到看到了沈墨欢脸上认真的神,温柔如水波的眼眸,才复又低下头去,好不容易掩下心里怦然心动的回答,咬着唇,半响才淡然回道:“不了,我不喜闹,还是算了。”

    沈墨欢闻言的瞬间,脸上的笑意犹如寒风刮过,冰封凝结,只有柳梢般的黛眉慢慢地蹙起,“嫂嫂不喜闹,莫非也不喜花么?”声音清婉,带着令人心动的音线:“我以为嫂嫂是个惜花花之人,花开一季,错过就没有了。难道嫂嫂甘心错过花开正艳之时,待得花过枯败之后再后悔莫及?”

    姜衣璃惊看着眼前的沈墨欢,不知她这番言论究竟意味着什么。只是着自己硬了之前松动的心肠,别开头道:“后不后悔是由自己说了算的,我都不担心了,小姑子又何需替我担忧?”说着,姜衣璃站起了,“太阳晒得久了,果真是令人疲乏。小姑子慢慢歇坐,我先回屋去了。”随即回过头去,唤了一把后的丫鬟,“莹竹,咱们走。”

    莹竹还反应不来这般急势转变的势,只得怔然应了声,随着姜衣璃离去。

    “嫂嫂为何总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为何要在心里上一道道的锁,明明这不是你的本,为何要让自己活得这般小心翼翼谨言慎行?”姜衣璃还未走出几步,就听得后沈墨欢的一阵不解地问话。姜衣璃被这声声质问得止住了脚步,却不敢转过去看沈墨欢脸上的神,或许是更怕沈墨欢看到自己脸上此时松动的面容,抑或是她心里松动的弦声。“小姑子多想了,我不过是累了,想歇一歇。”

    说着,却见沈墨欢几步走到了姜衣璃的前,将她脸上零落不堪的漠然全数瞧进了眼里去。“处处提醒自己做个淡漠的人,掩盖着自己的本做人做事,怎会不沉重?”沈墨欢置在姜衣璃前,声音冰凉如玉,却一字一句打进姜衣璃的心扉里去,字字珠玑。“嫂嫂,为何要带着个冰冷的面具做人,得自己这般不快乐?”

    “我说了,我只是累了。”姜衣璃在沈墨欢的言辞供下,只觉得心底里的秘密都要被出了喉口,几脱口而出。她几丝狼狈地打断了沈墨欢的问言,撇开头拒绝道:“小姑子也早些回去歇息,时辰不早了。”

    瞧着姜衣璃还是如以往一般淡漠疏离的眼神,沈墨欢无奈地叹息一声,不再看姜衣璃,只是转眼看着还怔站在亭子内的丫鬟纷竹,淡道:“纷竹,随我回屋。”说着,待得纷竹小跑到自己边,这才无奈地叹息一声,对着姜衣璃道:“那我先回屋了。”

    姜衣璃低应一声,低垂的眉眼里,映出眼里一片的影叠加,却不知是因为淡漠的眼神,还是对于沈墨欢之前那一声轻叹的回应。随着沈墨欢转的同时姜衣璃也转往自己屋子走去,只是一路脚步缓慢,沉重地几乎要抬不起来。

    我的悲伤,我的无奈,你怎会懂?

    低叹一声,姜衣璃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淡淡地想着,脚下的步伐却愈见沉重,就似是灌注了铅一般,每走一步,都要耗费自己不少的心神。

    嫂嫂,下月就是绣城一年一度的赏花节,不知嫂嫂愿不愿意陪着我去赏花采撷?

    想起之前沈墨欢的邀请,姜衣璃眉眼微垂,嘴角的苦笑更甚,甚至连舌尖,都尝到了微微的涩。

    其实我不是不想去,而是我害怕,你知道么,我害怕。怕一动,就万念俱灰,万劫不复。

    你知道么,我想去的。

    想着,姜衣璃控制不住自己的子,蓦然转过了去,往自己走远的来路看去。只见一枚纤细娉婷地影就站在原处,就似是在转之后就没有走动过,眼里含一抹淡淡柔软的笑意,嘴角衔着温柔,瞧见自己回转的影,背着阳光朝着自己走近,一步一步,几近叫姜衣璃忍不住动容。

    “我刚刚就在想,是不是每一次嫂嫂走了之后,都会回头看一眼。”沈墨欢笑言间,已经走到了姜衣璃前,瞧着姜衣璃眼里璀璨的星光,犹如钻石般闪亮。“现在才知道,每一次嫂嫂催我离去,其实心底都在说反话。”

    姜衣璃却只是微微地梗着喉,鼻头尝到了与之不同的辛酸感受,凝眸看着眼前的沈墨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沈墨欢,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