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昏暗的房间内,摇曳的烛光映照着红帐喜被,铺出一屋的晕红。

    沈逸砚缓缓地移着步子走过来,姜衣璃随着他的脚步声慢慢地坐直了子,望着他的目光几分淡然,几分无奈。

    “我...”沈逸砚刚开口,就见姜衣璃站起了,笑着摇了摇头,阻断了他准备了半天的一番话。“你什么都不用说,你既无心我也无意。那么,就委屈你了。”说着,她转抱起铺在外侧的蝉丝被,随手拿过一个枕头,回塞进了沈逸砚的怀里。

    沈逸砚眨了眨眼,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姜衣璃伸手微微推开他,走到桌前吹熄了烛光。随后循着窗外渗进来的月光,凑到沈逸砚边,淡淡地拉过屏风置二人之间,巧妙地分出了两个单独的空间来,谁也不碍着谁。

    “不需要我帮忙铺被子?”姜衣璃掩着嘴,生怕被外面路过的人听到动静,她轻声询问着旁的沈逸砚,瞧见他木讷的摆摆头,才走到了榻旁,踢开鞋子,钻回了被子里。一躺回榻,就感觉到一阵铺天盖地的倦意袭来,姜衣璃侧了,背对着沈逸砚的方向,临睡前还不忘叮嘱道:“快睡,明还要早起收拾被。”说着,也不等沈逸砚回答,就自顾自睡沉了去。

    沈逸砚抱着被子,站在屏风后,呆站了好久,才悻悻然地蹲下子开始动手铺着被子。只感觉一切发生地那么自然又快速,还不待他说话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眼下这个场景。轻叹一声,沈逸砚手下的动作微微顿了顿,抬着头,透过轻纱屏风,依稀能望见一袭妙曼的子潜在被褥之中,呼吸平稳微弱,似是已经进入了酣眠之中。

    他本还以为这姜衣璃至少会随了她父亲的意愿,是个温顺贤良的女子,就像被父母控的木偶,一举一动都依照着父母的指示牵引,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愿望。直到方才看到姜衣璃半驱半赶的神色,没有一丝不甘一丝犹豫的模样,他这才另眼相看了去,原来这姜衣璃,表面柔顺,骨子里却是意想不到的倔强。

    想着,他移开了眼神,也钻进被褥之中。毫无睡意地睁着眸子,沈逸砚望着窗外一轮皎皎弯月,鼻端嗅着一股女子特有的熏香,耳边是姜衣璃浅眠酣睡微弱的呼吸声。

    一夜无眠。

    ◆◆◆◆◆◆

    沈墨欢梳洗过后,换了一干净的衣裳,这才屏退了丫鬟,只往着阮七七的阁苑走去。

    途径姜衣璃的阁苑,沈墨欢原本轻快的步伐微微停顿,望着前已然熄了灯的房间,踟蹰片刻,不知在想什么。淡白色的月光洒在她如墨般的青丝上,照出一片如玉的光华。面上素淡,映在皎皎月色里,瞧不出绪。

    直到脚步匆匆地小厮途径她旁,借着月光辩出她的面容来,慌慌张张地唤她,她才回过神来。

    望着小厮离去,沈墨欢站在原地凝神了半响,才慢吞吞地想起她来这里的本意,是要按着沈老的意思,去陪伴阮七七的。随后,她这才心不在焉地重新迈开了步子,朝着阮七七的卧房走去。

    只是,不再看姜衣璃的阁房一眼。

    她其实并不是不知,这沈老吩咐自己去照看阮七七,不过是怕这一夜阮七七毛躁的子会闯出乱子来。所以才派自己这个熟人去照看着她,以便在姜老爷到府的这几里,避免出些什么意外,拂了姜老爷的面子,也害沈府再闹出什么笑话来。

    想着,再回神之时,已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阮七七的房门前。

    不出所料,房内还亮着灯光。

    沈墨欢轻敲了敲门,听到阮七七隔着门扉的一声轻软回应,就似是隔着棉絮传过来,一阵软软无力。

    推开门走进去,就见烛光之下,阮七七支着脑袋,几分酒醉地朝着站在门口的自己柔媚一笑,随即招手唤沈墨欢过去。沈墨欢被一阵酒气熏得蹙了眉,却还是依着阮七七的招唤,反手合上了门,一边朝着阮七七走过去,一边数着桌边堆积的酒瓶。

    甫走过去,就见阮七七自顾自地替自己斟着酒,大致是喝得迷糊眼花了,手抖得发颤,酒几乎都撒出了杯外,溅得杯边的桌面上处处都是。

    一把抢过阮七七手中的酒瓶,沈墨欢如柳梢般的俏眉扭紧,看着阮七七低眉浅笑的模样,愈发的蹙紧了眉。“你这是在做什么?”阮七七闻言,一径地笑,她站起来,凑到沈墨欢的面前,伸手就去点沈墨欢俏丽的鼻梁。“墨欢什么时候这么傻了?连我在喝酒,都看不出来?”

    沈墨欢捉下阮七七下一秒就触到自己的手,带着她走到窗边的面盆下,替她沁湿了面巾,递给她。“好好洗清醒了。”说着,转走到桌边,认命地替她随手将几个倒下的酒瓶立好,这才坐下来。

    “我没醉。”刚坐下,就见阮七七反手将手里的面巾甩进了盆里,溅起水花沾湿了前的衣襟。“我很清醒。”

    沈墨欢闻言,不动声色地看着阮七七走回来,坐到了自己的对面。她重新翻过一个干净的茶杯,替阮七七倒上了一杯茶。“你要是清醒,爹就不会叫我看着你了。”说着,将茶递到了阮七七的手里,着她喝下去。

    “你若是瞧见自己亲的人去跟别人欢,你也会如我现在这般发疯害怕的。”阮七七抿了口茶,微皱了眉,却不知是因为自己的这番话,还是入口的茶太苦。“隔房里的人,是我的人,我紧张有什么不对?”

    沈墨欢望着窗外依稀渗进来的月光,启齿笑道:“他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一颗心都栓在你的上了,你还有什么好害怕的?”说着,沈墨欢支着头,看着阮七七,目光一瞬间就似是被月光凝住,冰冻住了眼里的浮华,只剩下一派的正色与认真,“七七,你还是如此的多疑。即使是待你千般好万般疼的大哥,你也还是不相信他的真心。”

    阮七七闻言,抿着茶的嘴一瞬间抿紧,她放下了茶盏,别开头苦笑道:“多疑,你叫我怎么能宽心信任?往姜衣璃虽然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他们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可是过了这一夜,他们就成了真正的夫妻,我就要跟别人共享一个丈夫,你明白么?”沈墨欢蹙眉不语,她低着头沉吟片刻,才淡道:“万事都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你道你不愿跟别人共享一个丈夫,可是你莫忘了,最先不计较这些,你进门的便是嫂嫂。她都不计较这些,给了你名分给了你交代,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墨欢,莫非是我的错听,为何这话听在耳里,处处说的是那姜衣璃的大度,倒硬是我的不是了?”阮七七说罢,却自顾自地哂笑一声,抬起眼来,看着沈墨欢:“还是说,你是在怪我当年,选择了你哥哥?”说着,阮七七被自己的猜想搅乱了心神,急切不安地伸出手去,握住了沈墨欢搁在桌上的一只手,“墨欢,你可是也会怨我?”

    沈墨欢却只是默默地收回了手,嘴角的笑意变得一时间有些肃穆和危险,盯着阮七七的神色如同带了火星,叫阮七七坐立不安。“我说过了,当年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说着,她走到窗边,背过子去,声音温润,如上好的碧玉,却清透得叫人心颤。“当年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如若你现下还在想着当年的事,你就真的会铸成大错。”

    “墨欢,你当年...”阮七七在沈墨欢的话里,泄了所有的坚持和期盼,她软了子,伏在桌前,若有所失地问:“为什么就不曾对我动过一点真心妄念?”说着,她将脸埋进手臂里,声音闷闷地,隐隐带了点哽咽。“你的那颗玲珑心,究竟会给什么样的人?”

    沈墨欢不答,只是凝着月光,望着远处,直到看了半响,回过神来之时,才惊觉那正是姜衣璃的卧房。

    恍惚地收回了眼,沈墨欢转回子,就看见阮七七已经躺倒在了桌上,一只玉臂枕在脑下,睡的极其不安稳。沈墨欢转走到塌间,去替阮七七拿过一软被,轻柔地盖住了她纤弱的子。

    烛光下,阮七七一双总是妖娆多的眸子紧紧闭起,眼睫不安地微微颤动。沈墨欢不知不觉地,便忆起了今午后,姜衣璃的那一双极其相似的眼眸,一样的如若蝶翼的翩跹睫毛,一样的秋水剪瞳,只是更多的时候,姜衣璃的眼里是黑白分明的平静若湖泊,而阮七七的眼里如同烧了火般人。

    替阮七七盖好被褥,沈墨欢直起,不自觉地又想起之前阮七七的醉言。

    你的那颗玲珑心,究竟会给什么样的人?

    想来,竟是她也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

    一夜无眠,沈墨欢守着阮七七直到天亮。一夜阮七七都睡得极其不踏实,但是却也就这般昏睡到天亮,都未曾转醒。

    瞧着阮七七似乎未有转醒的迹象,沈墨欢站起了,懒懒地活动了下端坐一夜的子,轻声出了房间,转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准备梳洗一番。却不料刚走出房门,就撞见已经起了,急忙忙朝自己这边走的沈逸砚。

    沈墨欢长着嘴看了半响,却不知是为何,心里瞧着沈逸砚越发的走近,却竟是不知被什么拨乱了心绪,竟是一句招呼都唤不出来。她别开了眼,深吸一口气,才低声唤道:“大哥。”唤着,沈逸砚已经走到了沈墨欢边,却不知是粗心还是一路赶来太过着急,竟也未曾察觉沈墨欢的一丝异样,只是喘息着,劈头就问道:“七七呢?”

    “嫂嫂呢?”

    二人出口都是一怔,尴尬地哂笑半响,还是沈墨欢先淡笑着让开了子,对着沈逸砚努了努嘴示意道:“她睡了,进去陪她,争取时间,待会就要开早膳了。”沈逸砚呵呵一笑,拍了拍沈墨欢的肩,偏首绕过沈墨欢走了开去。

    听见沈逸砚急切的脚步声渐远,沈墨欢才叹口气,往回走去。

    路过姜衣璃的房间,沈墨欢微微怔住了脚步,凝神看了紧闭的门扉许久。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她偏了子,朝着姜衣璃的房前走去。跨过门前低低的台阶,沈墨欢停在门扉前,伸了手,却不知该不该敲下去。

    听着门扉依稀传来的窸窸窣窣声,沈墨欢还是耐不住心神,轻轻敲了敲门。随即,立即听出门内一声被惊动的响声,然后便是姜衣璃传来依稀可辨几丝紧张的声响:“谁?”

    沈墨欢想着姜衣璃之前那般慌张的问话,猜她是不是正巧在换衣服,抑或收整着榻,想着,敲门的手就慢慢地垂了下去。她微不可觉地叹息一声,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何。“嫂嫂,是我。”

    “快进来。”听见来人的声音,姜衣璃明显是松懈了下之前紧张的声线,轻声说道。

    沈墨欢依言推门走进去,还未站定,就听见前的姜衣璃催道:“快关门。”沈墨欢不明就里,但还是转依着姜衣璃的话,紧闭上了房门。再转过去,就见姜衣璃已经简单的梳洗了下,披着一件外衣,正蹲收拾着地上的褥。

    沈墨欢呆站了片刻,才觉出姜衣璃这是在做什么,之前的紧张又是为了什么。她突地一声轻笑就跳出了喉口,支着门扉,也不知是在笑自己之前的多想,还是笑眼前手忙脚乱显得几分憨气的姜衣璃,竟是背支着门,启齿低低地笑了起来。

    姜衣璃听闻后的几丝悦耳的笑意,莫名其妙地回过去看着明眸皓齿,展颜欢笑的沈墨欢,微微嗔怒道:“笑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帮我。”说着,又转回了子,继续着手里的活。

    “遵命。”沈墨欢直起了,朝着姜衣璃走过去。喉头微微的滑动,抿着唇,将最后的那声嫂嫂掩进了喉去。动作自然,或许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

    两人收拾起来,自然比自己姜衣璃一人要快了许多。不多时,就将地上的褥都搬回了上。两人刚松口气直起来,却听得后丫鬟敲门,道:“少夫人,姜老爷有令,命我来取锦帕。”

    姜衣璃先是一怔,随即才面色沉下去,望着上那条干净素白地锦帕,心里暗暗叫了声糟。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