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描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等到第二,沈墨欢再见到姜衣璃之时,却见姜衣璃已经收拾好了昨的残容,正在恭敬地对着沈家二老行礼。

    沈墨欢走上前去,也向着二老行了礼,末了撇头看着一旁微微垂头站着的姜衣璃,唤道:“嫂嫂。”

    姜衣璃闻言抬了抬头,依旧笑得如以往一般温婉可人。“小姑子早。”随后便立刻扭转了视线,无言。

    一顿早饭吃的清淡,也不知沈老对于昨二人私自出府的事是否知晓,一餐早饭之后,沈老都只是静静地喝着粥,并不多说什么,一切如若往常。只是在最后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之时,却见沈老抬起头,看着端坐在一旁的姜衣璃,道:“衣璃,自你嫁进沈府,还未与自己的夫君,逸砚好好相处过?一会儿我就会叫逸砚回你们的新房去,让你们新婚二人好好独处。你先回房准备一番去。”

    姜衣璃闻言,只是垂着头,乍听之下微皱了眉,随即才抬起头,淡淡笑着回:“是,公公。”

    沈老口中所言的独处,姜衣璃当然不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叫自己去准备一番,怕是话中有话的。只是若是自己听得明白,那么就以便留着点心思,倘若自己听不明白,那也不过就当做是一般的交待,拿捏得当,处事稳妥。

    想着,姜衣璃便站起了,向着二老点头知会了声,才领着下人莹竹往门外走去。还未走出两步,便听得后沈墨欢唤道:“嫂嫂。”姜衣璃回过去,就见她已经说着站起了来,对着沈老说:“爹,我看我还是陪着她一起回去。”

    沈老想了想,道:“也好,免得你嫂嫂一人。”说着,点头摆手致意。

    姜衣璃停在门前,看着沈墨欢走到自己边,不解地偏头看了她片刻,随后听得她在前浅声笑道:“嫂嫂,走。”这才隐下心头的话,点头随着她走回了自己的房去。

    进了房,姜衣璃局促不安地坐在了梳妆台前,随手拾了把梳子,掬起自己垂在肩前的一捧长发,绕在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脑子里想着待会自家夫君即将到来,眼前却看得菱花镜里映着后笑望着自己的沈墨欢,心里紧张,这个时分出现在自己周围的一切,都会引起那么微妙的反应。

    想着,却见沈墨欢走上前来,绕过自己的后走到梳妆台前,微微倚着台柜,垂着一双明媚的眸子看着自己。姜衣璃佯作无意地抬眼扫过沈墨欢一眼,便见她笑得迷人,却也瞧不出丝毫的认真来。

    “嫂嫂可是紧张了?”想罢,就听得沈墨欢浅笑一声,问道。

    姜衣璃半恼半羞怯地看了她一眼,手下握着梳子的动作越发的加重,却咬着唇不肯回答。似乎从第一次开始便是如此,自己的每一点小小的心思和感受,都会被一旁笑着打量自己的她看尽,然后被她笑着说出来,恼人不已。想着姜衣璃更不愿意回答,只是看似无意地岔过话题,问道:“小姑子怎么想起随我过来了?”

    “怕嫂嫂紧张。”沈墨欢扑哧一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偏偏不领姜衣璃的账,又将话题引回了原点去。

    姜衣璃闻言微微地恼,却莫可奈何地隐下来,看了看房内窗纸上贴着的几个‘囍’字,自嘲般地笑:“我嫁进沈府这几天,想来,你哥哥竟是一步也没有踏进过,而真正一直陪着我的,却是小姑子你。”

    沈墨欢似是未曾料到姜衣璃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眉梢轻抬,看着眼前垂头自嘲的姜衣璃,随后沉吟片刻,对着后一直静静站着的莹竹吩咐道:“莹竹,去打盆水来给少夫人。”

    莹竹闻言退下。姜衣璃不解地看着沈墨欢问道:“要水来作甚?”

    “洗脸着装啊,嫂嫂难不成要素颜见夫君第一面?”沈墨欢转过去,边笑着回答边打开梳妆盒,拿出胭脂水粉来,一字排开去。

    姜衣璃看着沈墨欢熟练的动作,几分讶然:“小姑子会上妆?”

    “我自小与七七认识,她画得一手好妆,我难免能学得不少。”姜衣璃听得沈墨欢此时毫不避讳地道出阮七七这名字,面色一黯,随即苦笑道:“小姑子还真是毫不避讳。”

    沈墨欢闻言之时,已经打开了胭脂盒。她顿了顿,才淡淡道:“我就算口头上不说,能避讳地也只是表面上而已,那枚刺已经种进了嫂嫂的心里,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说着,沈墨欢的眼睛却一直没有抬起,手上的动作也愈见娴熟。“嫂嫂若是一味地躲避这个名字不谈,那么,你就注定了只能束手就擒,躲着她一辈子,输她一辈子。”

    “你?”姜衣璃听到沈墨欢淡淡口吻下的这一番话,自是惊讶的,但是惊讶之余,更多的是讶异。她本以为看到昨沈墨欢与阮七七这般熟识的交下,怎么也是会偏袒阮七七的,却未曾想,今会听得她这番毫无偏颇,甚至是中肯建议之谈。“我本是以为,你该是偏袒阮七七才对。”

    沈墨欢闻言微微抬眉,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满脸嫣然的姜衣璃,笑道:“于我而言,旧友是旧友,嫂嫂是嫂嫂。自你嫁进沈府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经是我的嫂嫂,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

    那只是常理上而已,只是常理上。姜衣璃抿着唇看着眼前叫人参不透的沈墨欢,瞧着她笑得几分明媚柔善的容颜,默默地想,可是你的心里呢?你的心里,又是偏向谁?

    可是姜衣璃却问不出口,也没理由去质问她。

    沈墨欢见姜衣璃只是微微低着头不言不语,似是在沉思着什么,她便也不再多说,见莹竹正巧打水进来,便叫她浸了毛巾给姜衣璃洗脸。洗过之后,沈墨欢食指与中指合拢了并在一起,轻轻沾了胭脂,均匀熟练的润开在姜衣璃的脸颊之上,一点一点地抹开去。

    “嫂嫂天生便是美人,面颊无瑕似玉,稍许点缀便够了。”

    姜衣璃闻言,却面色毫无被人赞许的喜悦之色,只是扯了嘴角,勾出一抹无奈的笑:“长得再美又有何用?要是一人心里无你,饶是你三千佳色于一,他也不会多瞧你一眼。若是那人一心系于你,纵然你姿色欠缺,他也会捧你在手心千般对你好。”沈墨欢的手势微微顿了下,随即瞧了瞧上好淡妆后姜衣璃的面庞,道:“待得寒凉尝尽,自会得到嫂嫂因得的疼惜。”

    说着,她反手将胭脂盒搁在了桌上,拿起一旁的眉笔,笑着俯下来,静静地端看了姜衣璃片刻,随即凑近姜衣璃,嘴角微弯,就着相距无几的距离,替姜衣璃描眉。

    随着沈墨欢的贴近,姜衣璃一下子便恍觉满室的空气都变得稀薄滚起来。沈墨欢一举一动间,都依稀能闻见她上淡淡的馨香,如她第一次遇见她时闻见的一样,淡雅舒悦,如她的人以及唇角的那抹笑容是那么的相得益彰。沈墨欢均匀的呼吸散在姜衣璃的周围,两人离的那么近,近到姜衣璃可以明显地看到沈墨欢美白皙的面容,无瑕般剔透的肌肤,如婴儿般柔嫩。她的睫毛那么浓密那么长,注视着自己的神专注而细致,姜衣璃微微偏了头,却被沈墨欢伸手扳正,笑道:“嫂嫂可别乱动,画岔了我可不负责。”

    “你这人赖皮。”姜衣璃不满地嘟囔一声,随即便看到沈墨欢闻言微微抬起的嘴角,透着一丝的狡黠。那抹笑衬着此刻沈墨欢近在咫尺的面庞,是那样的美,可是,明媚的笑意之下,一双淡弱湖泊的眼里,却似是瞧不出一丝的认真。

    “好了。”打量间,却见沈墨欢率先直起了,让出姜衣璃前的位置,让姜衣璃能望见菱花镜,瞧见自己上妆后的面容。

    姜衣璃抬眸,就望见菱花镜里,自己原来一张素淡的面庞被稍许的妆饰衬出恬静的美来。特别是沈墨欢描画过的眉梢,弯若皎月,细如柳梢,衬得一双眼睛都灿灿若烟花。

    后的莹竹看到,上前来巧笑言道:“小姐的手艺可真好,少夫人平就美,今看上去,简直如天仙一般。”姜衣璃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刚待出言,就听得后微微地响动,她好奇地掉转了视线,就见沈逸砚的贴丫鬟翠竹率先推开了门,随即走到一旁去,让出的道上立即显现出一个人影,那人面色郁,郁郁寡欢,正是沈逸砚。

    姜衣璃看到沈逸砚走进,心跳错跳了几下,却随即在沈逸砚冰凉毫无喜悦的眸子里冷却下来,只见到沈逸砚满脸的愁容和无奈,他并不开心,见到自己,他不开心,满脸只有无奈铺面。

    姜衣璃的心也随之下沉,没有一个新娘会在看到自己的夫君满面愁容而开心的,更何况她知道,他的心里藏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自己。

    沈墨欢见沈逸砚进了房门,便随手收拾了梳妆盒,简单整理后,对着一旁的莹竹使了个神色,这才转对着姜衣璃,道:“嫂嫂,那我先领着莹竹退下了。”说罢就起要走,孰知刚一转手,手腕便被一双冰凉的手扣住。沈墨欢讶然回头,就见姜衣璃睁着一双迷茫不知所措的眸子看着自己,手腕紧紧地被她冰凉的手握住,抽脱不出。

    “嫂嫂...”沈墨欢低声唤了声,却见姜衣璃微微地摆了摆头,满目的哀求和无助,叫人不忍。“墨欢,别...”

    姜衣璃一直是谨言慎行有礼拘束的,这回竟在无助之下脱口如此亲昵地唤了沈墨欢,怕是一时无奈才坦率所行。这个世上没有一个新娘会在看见自己的新郎那般神色还能泰然自若的,所以姜衣璃此刻的无助沈墨欢又怎会不知,她转看了看一旁站着的无动于衷的沈逸砚,微微咬着唇思索片刻,随即投以姜衣璃一个安抚般温浅的笑,趁势松开了姜衣璃的手,走到沈逸砚旁,低声道:“大哥,我有话要与你说。”

    沈逸砚闻言,点了点头,转出了门。

    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去姜衣璃一眼。

    姜衣璃看着大红的喜房内空无一人的场景,微微缩了子,顿时觉得好笑,待得想要抬起嘴角之时,却只尝到了满腔的苦涩。

    我本有心付所辜,奈何长守花灯孤。

    知心几见曾来往,心隔遥遥望眼枯。

    心曾一意托相待,怎料一步成错路。

    纵有心思千千结,只求一人莫相负。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