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心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丝慕 书名:画眉(GL)
    翌一早,姜衣璃就被下人莹竹唤醒,早早洗漱好,换了一干净的衣裳,趁着早,赶去前院给沈家二老请安。

    敬过茶,沈老夫人眼角微弯,浅笑着唤她起,拉着她的手一阵端凝,笑得几分和蔼几分欣喜。

    姜衣璃叹口气,只道这沈母面目慈善,此时笑吟吟地瞧着自己的模样,也是满意的。看来自己往后的子,该是不难渡过。想着,却听到小厮一声报,随后便见换了一素衣的沈墨欢走进来,两人四目匆匆一对,随即瞥开。

    “爹,娘。”这抹淡淡地对视并未让沈墨欢挂心,她走到沈家二老前,招呼道,随即才想起旁这位刚过门的嫂嫂,赶紧笑着偏头唤道:“嫂嫂早。”

    姜衣璃点点头,也随着沈墨欢淡笑的眉眼展颜道:“小姑子也早。”

    沈母看着眼前二人相敬如宾的模样,笑开去,拉着姜衣璃的手道:“瞧见你们二人相处融洽,我便也放了心。衣璃后要是呆在府中乏闷,也有个作伴的相陪。我之前便听你爹娘提起,你喜欢吟诗作画奏琴,墨儿对那些也是略知一二,正巧和你有个伴儿,也好也好。”说着,沈母沉思算道,“看生辰衣璃你还要比墨儿年长两岁,后诸多事宜,还需你多多帮衬着墨儿。”

    “婆婆哪里的话。”姜衣璃看了沈墨欢一眼,想起昨沈墨欢随手提笔的字,自愧不如道。“小姑子的书法精湛,昨小略一试,才知自己才疏学浅,还当是小姑子后多多承让才是。”

    沈母闻言,乐呵呵地看过沈墨欢一眼,眼里无不是骄傲之色,却不露于形。“沈家书香门第,墨儿从小耳濡目染,有所造就也是难免。”说着沈母也不再多提,她瞧了眼窗外天色渐亮,这才别过眼去,问道一旁默然不语的沈老,道:“老爷,可否吩咐下人们上早膳?”

    “也好。”沈老点头应,随后看着姜衣璃简单说道:“衣璃,你即已嫁入我们沈家,后作为长媳,还望你能严于律己,遵守沈家家规,以试则以示下人。逸砚是我沈家唯一的男嗣,所以望你后能为沈家生下一男半女,我和夫人往后九泉之下,也无负祖宗们的寄望。”

    姜衣璃闻言,面色一赫,羞颜垂下眸去,规矩地应道:“公公放心,衣璃明白。”

    闲话间,便见下人们已经将早膳端上了餐桌,姜衣璃也随之按着顺序坐下,对面坐着的是沈墨欢,而她边的位置空缺,大概是自己夫君沈逸砚患病未至。想着,她看了眼桌上的粥食,一律皆是清淡,虽是清淡,却并不单一。主食的是参了红枣枸杞的五谷粥,配上一碟素炒的藕片和莴笋,加以包子馒头。

    姜衣璃素来是喜清淡的,看着一桌淡雅别致的菜,难免有些食指大开,况且加上昨府上设宴,无瑕顾及她许多,她草草吃了些果腹就早早地睡了去,这下看着眼前的粥食,才觉得饥肠辘辘。

    但是沈家的规矩,她之前便已经在娘家学过,沈家之主沈老未动筷之前,是不能擅自举筷用膳的。因此她只好拘束地坐着,等着沈老缓步由沈老夫人搀扶着走过来坐下,听得他开动,才由着下人盛了粥食端过来。姜衣璃拿了勺舀起小半抿进嘴里,只觉得入口即化,唇舌间是满满的莲子清香四溢,味道极佳。姜衣璃喜欢至极,很快一碗清粥就见了底,抬眼却见沈家二老以及沈墨欢均是抬着头看着自己,她这才知晓方才只顾着埋头喝粥,竟是忘了自己行为举止的不雅。这时察觉,姜衣璃又羞又窘,只得埋下头去。

    尴尬着不知所措,却听见对桌一声轻笑,带着几分愉悦几丝清凉。“嫂嫂喜欢?”姜衣璃闻言,遂抬起头来看着微笑着的沈墨欢,半响才点点头,“粥里加了莲子为佐料,嫂嫂大致是喜莲子的清香宜人。莹竹,再给少夫人添置一碗。”莹竹听着,赶紧应一声,双手接过姜衣璃的碗,盛满了一碗端回来。

    沈家二老在一旁看着,两人对望一眼,也纷纷笑着不以为意,埋头吃着自己碗里的膳食。只觉这新娶进门的媳妇天使然,倒也显得几分憨可

    姜衣璃埋着头,拿着勺子却没有再动勺子喝粥,她只是抬眼看着对面的沈墨欢,却见她也正巧抬起眼来,遂准确地察觉到姜衣璃投来的一抹善意的浅笑,美的唇瓣弯起一抹浓淡适宜的弧度,正对着自己灿眸而笑。沈墨欢也回以一笑,只道是举手之劳,并未多加在意。

    一顿早膳吃得和睦,等着四人吃罢,已不知不觉过了辰时大半。沈母正准备领着姜衣璃逛逛府苑,却见沈管家急匆匆地赶过来,也顾不得伸手去拭干额前的细汗,赶紧走到沈老面前报道:“老爷、夫人,下人来报,说是少爷已经醒了,此时正更衣准备出门。”

    沈老一听怒目瞠圆,拍桌斥道:“混账东西,人一醒就急赶着出门去,我沈裕真是白养了这个逆子。”说着,沈老对着管家下令道,“去,给我叫几个下人拦住他,休得让他出府给我造出乱子来。”沈管家抹了抹汗,赶紧退了下去。

    “老爷别动气,待会砚儿来了好好说,或许他是出门有要事也不一定。”沈母见沈管家退下,赶紧走上前替沈老拍着口,劝道。随即,她见沈老铁青着脸无动于衷,赶紧使了个神色于一旁的沈墨欢,沈墨欢却只是蹙着眉,半响才缓缓走过来,“爹,娘所言极是。爹先息怒,切莫如之前那般动了气,引得二人不欢而散。”

    姜衣璃本听得自家未曾谋面的夫君病好转醒,一颗心紧张地提到了嗓子眼去,但是听得沈家人方才的一番话,竟突然觉出了一丝蹊跷来。她只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望着眼前的三人,却无一人肯给自己一丝的知会解释。

    不是说,这沈逸砚病了么?

    怎地眼下突然一夜醒来就转好了,还换了衣裳往府外去?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个作为发妻的人,亦或是压根不在意自己这样的存在,或是自己这个人?

    想着,姜衣璃的心事层层叠叠,反反复复,缠绕在一起,就如锁紧的眉心,揪得越发的紧起来。

    茫然无措间,就听得堂外的争吵声慢慢朝着堂内响过来,很快便见几个下人半送半拖着沈家少爷进到了内堂,姜衣璃第一眼看到自己所谓的夫君,便是乱了发髻,几缕散发飘落额前,原本该是整齐熨帖的衣衫也在之前的揪扯间折出了一条条的皱痕,本该是一个飘逸俊公子的模样,可是现下看在她的眼里,除了狼狈就只剩下不堪。那张本该帅气俊朗的面容,却在此时姜衣璃的眼里,觉得可笑至极。

    却不知笑的,该是他的模样,还是自己的这段婚姻。

    不知觉地倒退了几步,看着下手将沈逸砚送到了内堂沈老面前才松了手,沈老面目气得狰狞,白须倒粟,狠狠拍桌伸手指着沈逸砚斥道:“你个混账东西,昨你醉倒榻不醒人事,现在刚醒就想着往外面走。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把不把你爹娘放在眼里?”沈逸砚闻言,周一阵,随即抬起头来,目光凛冽如火般烫人,也毫不退让的回道,“我知道,是儿子不孝。但是爹,你明知道儿子的心思,为何还要我娶一个我不的人为妻,我说过了我不要我不娶,你还是将她八抬大轿嫁进府来。而儿子真心喜欢的人,爹便是死活也不让我娶,甚至现在连看一眼都不许。你让我如何自处,何以堪?”

    “住嘴!”沈老看了一旁脸色煞白的姜衣璃一眼,厉喝道:“你是要活活将我气死才甘心么?那女人是什么份,而你又是什么份?要我们沈家接受那样一个份低的女子,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只要我还在世一天,你就休想迎娶那样份的女子进门!”沈老说完已是气煞至极,喘气不止,怕是被沈逸砚气的不清。沈母赶紧上前责备地看了不肯低头的沈逸砚一眼,随即俯拍着沈老的口背脊,帮他顺气。沈墨欢瞧着这番场面,赶紧走到沈逸砚边,拉住他的衣袖,蹙眉摆首,示意沈逸砚莫再多言。沈逸砚见状,悲愤地低下头去,心口纵是愤愤难平,却也还是碍于沈老的体,不再多说。下人们更是低头做着自己的事,似是对于眼前这番争执早已习以为常,各个闷声不语,生怕一个不慎,引得主子的迁怒。

    只有姜衣璃呆站在原地,凝眸看着大堂中间站着的那个男子,想要退后,却似是被卡住了脚步,动弹不得。她想笑,却又觉得荒唐得紧,竟是牵动嘴角都困难。盯着沈逸砚一阵死瞧,却也只是徒增困扰,心里繁复纠结的答案现下只是无人能解。或许也不需要旁人出言提醒,此此景,再无需他人多言,姜衣璃天生聪颖,也已经明白了大概。

    其实无非是郎无,妾有意。嫁了一个不自己的夫君而已,而已。

    到底是谁负了谁?

    若说沈逸砚负了她,那么,转瞬而想,自己便也负了沈逸砚与他所的那个女子的厮守之心?

    想着,姜衣璃低着头,素静的脸上,不见悲伤,只有淡淡地寂静拂面,似是眼前的一切,都再已与她无关。

    一场闹剧匆匆结束,沈老爷子吩咐下人们将不知悔改的沈逸砚押进了华仪轩,命人将门锁上,说是沈家刚办的喜事,不容许沈逸砚闹出任何岔子来。沈母和沈墨欢劝阻无用,只得眼睁睁看着沈逸砚被沈老如同犯人般押走。而姜衣璃却只是站在一旁,漠颜看着,不觉得庆幸,也不觉着悲哀。散了场,沈老爷子这才想起站在自己旁不远处,安静地几乎不存在的姜衣璃。

    他缓了缓神色,似是略有愧疚,轻声唤姜衣璃过来。

    “衣璃,你来。”

    姜衣璃闻言,这才低应一声,缓缓走到沈老面前。看着沈老的眸子淡然无垢,似是最纯净的湖泊,却也叫人看不透其里。沈老沉吟片刻,才叹道:“这事你今也看到了,你是天质聪慧的女子,相信无需我多言你便已明白。是我沈家负了你,本以为替砚儿迎娶一门正经人家的妻室,他便能回心转意,明白我们作为爹娘的苦心。可是没想到他如此冥顽不灵,不知悔改,这事是我沈家对不起你在先,但是只要你安分守己,乖乖听得我的话,相信砚儿总有明白的一。在此之前,就要苦了你了。”

    只是,怕是苦了嫂嫂你了。

    多么似曾相识的话,只是昨听及沈墨欢提及之时,姜衣璃还不懂得那话里隐晦的歉意,如今那席话还犹如伴在耳畔,今时今听得沈老再次提起,姜衣璃只觉得满心满骨子的冷,凉到心底里去。她扬起一抹似悲似凉的笑意,应道:“衣璃明白。”

    出了大堂,姜衣璃只觉疲惫不堪,从头到脚都要凉了去。浑浑噩噩地伴着丫鬟往房间走去,还未走远,就听得后有人相唤。姜衣璃却顾不得,只顾着走下的路,一步一步,只想赶早离开这可怕的梦魇。却是旁的丫鬟莹竹瞧见了后面追来的人,拉住了眼前三魂似是去了七魄的主子,道:“少夫人,小姐在唤你。”

    姜衣璃这才恍觉,半侧过,看到追过来的沈墨欢,正想转继续往前走,却感到一双温润如玉的手拉住自己。姜衣璃子被牵,只得回过对上沈墨欢,却是低着头,一言不语。她只是低着头看着沈墨欢握住自己的那双手,还是一如初见那般纤细美丽,只是姜衣璃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心安,而是满目的迷茫。

    沈墨欢轻轻叹息一声,瞧着姜衣璃的眼似是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到了最后却只是在姜衣璃淡漠的注视下,轻轻地松了手,静视不语。

重要声明:小说《画眉(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