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色中饿鬼,一刀宰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钱筝筝 书名:王妃不洞房
    三后,莫愁江上。

    静静的江水,伴着明月,寂照江心。

    再过两就可到达州,沈夫人的心愿便可达成了。

    沈楚楚躺在上本准备休息,却突然隐隐听到一阵阵叫喊声和打斗声,这时船舷上也响起尖锐的呼哨声,似是船夫在示警。

    她赶紧披衣服起来,阿杏趴着窗向外看,小脸儿惨白,不过片刻功夫,一个船夫大喊道:“是水贼!”

    一伙水贼趁夜摸上船,人数并不多,不过胜在‘偷袭’二字,船此刻停泊在岸边,却是一片广阔的芦苇地,那密密丛丛的芦苇直有一人多高,水贼正是趁着这片遮挡的东西才隐去行踪。

    船上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

    此刻,不远处的水面上还泊着一条华丽的游船,船上两层,下层是封闭的内舱,上层则是广阔若大厅的舱堂,两边并排六个大窗,垂下薄薄幔帘,却丝毫不影响视线,湖边景色,尽收眼底。

    这是静安王府的船。

    辛子安极喜欢这样安静的夜晚,所以和好友穆然相约在江心赏月。

    穆然喝了一口酒,叹息道:“真想不到沈家小姐是那样的女人。”

    “她是什么样的女子,还未可知。”

    “啊?她那么嚣张跋扈,你还——”

    辛子安微笑不语,从沈家派人送来消息说沈家三小姐将嫁入王府之后,他便对这位三小姐进行过一番调查。得来的消息,十分的耐人寻味,尤其在他看到那副冰天雪地老翁垂钓图,就对这位沈小姐更加好奇了。

    沈家环境复杂,沈楚楚深居简出,想要了解确实很难,却难不倒他。只是,他有些微的疑惑,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如何能有那样的心境呢?

    但无论如何,可以画出这样的画,绝不会是心狭窄、骄横跋扈的女人。

    穆然一阵哑然,刚要劝慰,却想到遍寻名医都医不了好友的病,不免也感到有些悲伤。

    就在这时,波平浪静、安详如梦的江上,传来了一声惨呼。

    两人面色齐齐一变,都看向不远处的一艘私船。

    穆然道:“我们先过去再说!”

    两人掠近大船,只见船上飞出一个人,哎呀一声落入江中,便没有再冒上来。辛子安眉头一皱,忽然又一个人被踢飞出来,似乎还在水里挣扎了一下,便没了声息。

    他们一上船舱,突然一个人被撞飞出来,穆然一手接着,只见那人船夫打扮,口一处刀伤,已然毙命。

    舱里亮着灯火。

    有女子惊叫:“快放开我们小姐!”

    “你们这些贼寇,这是沈御史的家船,你们竟也敢动!你可知道我们小姐——”

    不会吧……在这里也能遇到沈家的人?!

    穆然尴尬地和辛子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都面色沉沉。

    却听舱室内有一轻灵如冰雪般的女音道:“你们要的不过是我,那就不要伤害我的丫鬟和母!”

    一个声音邪笑道:“这小妮子长得真美,你老实听大爷的话,我可以放了你这丫鬟。”

    穆然俯近窗前一看,只见里面有六个大汉,正把三名女子围了起来,其中一名女子,穿着薄纱宽袍,露出贴一角亵衣,酥半露,肤若凝脂,匀柔光致,活色生香,使大汉们全看直了眼,但她紧抿着唇,虽然忽逢巨变,却寒神霜靥,凛然不惧。

    一名大汉笑嘻嘻地道:“你就别想人来救你啦,船上那些不中用的家伙,全跑啦!”

    那女子冷笑一声:“天子脚下,江上却有人干这见不得光的事,连官家女眷都敢拦截!”

    一人怪叫道:“你算个什么官家小姐,船上除了这个老妈子和小丫鬟就是船夫,寒酸到死,要真是御史千金才有鬼,怕是偷了人家的船冒充的吧!”

    阿杏死死护住小姐,心里暗自咒骂沈家人,既然答应了让小姐护送夫人骨灰龛回故里,为何不好好派人保护,就这么让他们上路,摆明了是……

    一个心急的盗匪叫道:“老大,别跟她废话,先扒了衣服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王妃不洞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