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一百一十章

    红玫瑰大酒店坐落在乌兰市城东街心公园的北面,绿树掩映下露出的高层建筑巍峨耸立,气势恢宏。据说,这个大酒店的老板是外地来此“淘金”的,而且坊间有传闻说,他还是一位家近亿的富商。

    林玉媛通过旋转的自动感应门走进装饰十分豪华的前厅大堂,来到走廊口的电梯旁,刚按了上11层的电梯按钮,突然,两名头戴大沿帽,束着宽腰带,腰带上还挂着对讲机的保安出现在她的面前,挡住她的去路。懒

    “请问这位女士要什么业务?是住宿?还是用餐?”

    “对不起,我不是来谈业务的,我是来找人的。”

    “请到一楼服务台,走吧!”

    “哦。”林玉媛看了看他们说,“我知道我要找的人正在舞厅,我自己去找吧!”

    “不行!我们酒店有规定,外面的人来办事都要到总服务台登记。走吧!”

    看到这两名保安像提防什么人似的紧紧地盯着她,林玉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好跟着他们向总台走去。

    红玫瑰大酒店的舞厅设在大楼11层的中部。舞厅比较宽敞,布置也相当讲究。墙面装饰着大幅油画、布艺和壁灯;魔幻彩灯的光芒从舞厅顶棚到地板来回闪烁,变幻着红、黄、蓝、绿等几种颜色和不同的图案。众多的男女舞者正在随着震耳聋的音响,坦露背地扭动着肢体;舞厅的音乐声里还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声和口哨声。虫

    金晶是这里的“模特”和“伴舞”,此时她正在陪着一位大腹便便的老总跳舞。

    金晶虽然只有17岁,但是,她高高的修长的个子看上去好像已经很成熟了。她楚楚动人的一双丹凤眼顾盼含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20多岁的大姑娘呢!

    现在长得十分好看的金晶,童年的好运并不钟于她。襁褓中的金晶就失去了亲生父母,更确切地说是亲生父母亲遗弃了她。金晶是由养父母金不换和周金兰抚养大的。金晶的亲生父母亲究竟是哪里人?金晶的养父母也不清楚。

    那是在深秋的一个清晨,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有升起。金不换和周金兰起不久,便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金不换赶紧披了一件外衣,大步流星地来到院门口打开院门,只见一对小夫妻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门前。金不换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找谁?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敲错门了吧?”“大哥,我们家就住在前面,我和你太太认识啊!上次在超市,你太太不小心掉落了手链,还是我帮她捡到的啊!她在家吗?”抱着孩子的女人说。“哦,原来正是你帮她捡到的,她在家,请进来吧!”

    这对小夫妻大概是外地来乌兰市打工的。他们租住的房子距离金家不太远。前不久,周金兰在住家附近的一家超市购物,在挑选物品时掉落了金手链,当时她根本不知道,幸亏被这个叫小红的女子看到了,她从货架旁边捡起了链子,当时就还给了她。周金兰对她拾金不昧的行为大加赞赏,对她千恩万谢。她们俩从此便认识了,后来,周金兰还带着礼物亲自到出租屋谢过她呢!

    那天,周金兰看到小红夫妇一清早就来到她家,地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带着孩子出来串门啊?”“大姐,没有办法啊!今天,工头让我们俩都到工地赶工期,我们俩在这里举目无亲,想让大姐帮助我们照看照看孩子,我下午下了工就来接孩子,你看行吗?”小红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周金兰说。“这,这孩子太小,她要是认生哭闹起来怎么办?”金不换插话说。“她很乖的,从来不哭闹的。她要是饿了,喂点牛就好了。”小红一边说一边从她背着的挎包里掏出一个瓶。

    “大姐,求求你们帮帮忙吧!我们俩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啊!我们已经快到上工的时间啦!再不走就误事啦!”那个男人近乎哀求似的说。周金兰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这个不哭也不闹的女孩子后说:“好吧!那你们就把孩子留下来吧!我给你们照看一天吧!小红,你下午一定要早点回来啊!”“是!我一定让她早一点回来接孩子!”那个男人强先说。小夫妻俩都如释重负地把孩子放到上。小红依依不舍地亲了亲孩子的小嘴后,默不出声地低着头离开了金家。

    可是,令金不换和周金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这对小夫妻来接孩子。这天夜里,金不换和周金兰抱着孩子找到出租屋,看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他们又找到出租屋的房东,房东老头告诉他们说:“他们俩一大清早就退了房走了。”“那您知道他们夫妻到了哪里?”周金兰急忙问道。“不知道啊!听他们的口音像是南方人,他们也说他们的老家在南面,具体是哪里人我也不晓得。”“他们的工地在哪儿?您知道吗?”金不换焦急地问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啊!哪有什么工地啊!我只管收我的房租,管人家那么多事干什么!”

    金不换和周金兰四处打听,还发了寻人启事,却始终没有打听到这对小夫妻的消息。亲朋好友得知了这件蹊跷的事后,议论纷纷,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金兰,这是个野孩子,你带着她干什么?不如把她交给派出所,或者送到居委会,让他们管吧!”“她的父母亲还忍心丢掉她,凭什么你们夫妻俩替他们抚养啊?你们小两口的子还紧巴巴的呢!何况,你们俩以后也得有自己的孩子吧!到时候,你们俩还有能力抚养人家的孩子吗?”

    那时候,周金兰夫妇被这件无头无绪的事搅得心乱如麻。有几次,他们夫妻俩险些把这个孩子扔掉。那天早晨,他们夫妻俩又商量了一阵子,由金不换抱着熟睡的孩子来到一家超市门前,趁着超市还没有开门营业的时候,金不换悄悄把裹着被单的孩子放在超市正门的台阶上。正当他们俩要转离开的时候,被单里的孩子却哇哇地哭起来。听到孩子揪心似的哭声,周金兰犹豫了一阵子,尔后毅然决然地抱起了孩子。孩子看着她,张开了小嘴甜甜地笑了。“老金,这个孩子我们留下吧!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动这种歪心思了!”“唉!你老公我从来就是正儿八经的良民啊!真要是扔下这个无辜的孩子,我也于心不忍啊!我也怕受到良心的谴责啊!”金不换长叹了几声说。

    为了很好地抚养这个被亲生父母亲遗弃的可怜的孩子,金不换和周金兰商议决定,他们俩从此不再生育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就这样,这个被外地人抱进家的“野孩子”就成了金家唯一的孩子。她的亲生父母亲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他们为什么要遗弃她?这些成了一直也解不开的谜团。金晶10岁那年,养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撒手人寰。金晶又依靠外公外婆抚养,在两位慈祥老人的关下她才没有失学。外公早年退休,退休金不多,全家的经济十分拮据。金晶总想替外公外婆分忧,当她看到红玫瑰大酒店招聘“舞蹈演员”的广告后,便悄悄地报了名,并且被录用了。她和老板说,她只能在晚上来,老板欣赏她的材和姿色,答应了她的要求。

    金晶这些天特别累,外婆病了,她放学后还要替外婆做家务,晚上又在红玫瑰大酒店当舞女。她心疲惫,常常觉得头晕。

    刺耳的音乐声响个不停,搂抱着金晶跳舞的老总兴致很高,她的小蛮腰被他搂得紧紧的,忽明忽暗的灯光更加重了她的头晕目眩。她真后悔不该到这里来,她真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现在真好像是“人在江湖不由己”啊!

    红玫瑰大酒店大厅的总台前,林玉媛还在和他们交涉,林玉媛要见酒店的老总,保安和总台的人都不答应。急之下,林玉媛只好给孟姗姗打电话求助。

    “姗姗,他们不让我进去找人,你认识这儿的老总吗?你快给我想想办法啊!”

    “他们为什么不让人进去?你不要着急,我让爸爸接电话!”

    “林老师吗?怎么样?他们不让进去?”姗姗爸爸在电话里问道。

    “是啊!我正在大酒店呢!您认识老总吗?您帮帮忙吧!”

    “我也不熟悉,不过,办公室的郝主任可能认识他,你等着,我让郝主任帮你搞定吧!”

    “好的。”

    不大一会儿,就听到大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一个黑衣人在接电话。

    “是郝主任,您有什么吩咐?对,是林老师,金晶,我知道了,好,好,我这就办,您放心,再见!”

    黑衣人接电话后,走到大厅总台前对林玉媛说:“您就是林老师吧!请稍安勿躁,我这就派人去找她。”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