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一百零四章

    江枫红和朱古力离婚后,她每天晚上都在孤独寂寞中度过。虽然失败的婚姻给她留下了难言的痛苦,但是她仍然渴望着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再一次沐浴河,再一次披上婚纱,再一次步入圣洁迷人的婚姻堂。她想,白马王子到底会是谁呢?难道下一任丈夫真的就是李永巍?搞到李永巍这个多的男子是很容易。但是,孟姗姗怎么办?李永巍毕竟也是孟姗姗朝思暮想的人啊……

    到底该怎么办?她一时拿不定主意。看着眼前空的客厅,哀叹着自己的不幸婚姻,她感到心里特别悲凉。以至于刚才林玉媛打电话邀请她出去一起吃晚饭她都推脱说她已经约了同学而婉言谢绝了。

    她今晚的坏心是从下午在乌兰市银河商厦看到朱古力和杨姝丽开始的。

    下午3时许,江枫红来到银河商厦买内衣时,看到朱古力和杨姝丽也在内衣区选购女式内衣。

    杨姝丽手里拿着一件红色蕾丝内衣在上比划着说:“古力,这款怎么样?”

    “好啊!穿上蕾丝内衣能彰显出女人的高贵嘛!”

    “我穿上美吗?”

    “嗯。”

    “你前妻穿什么样的内衣啊?她穿上内衣有我美吗?”

    “你的皮肤光滑柔嫩,你超棒的材最迷人嘛!她像个黄脸婆似的,哪能比得上你啊!”

    江枫红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背后故意贬低她,她气愤至极,真想冲过去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可是,碍于商场上人那么多,她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她买好内衣后默默地走开了……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李永巍打来的电话。她心里早已明白李永巍对她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种意思,她还没有想好该如何面对。她的心里忽然又莫名地悲伤起来。

    “喂,红姐,你在家吗?”

    她不答话,只是拿着手机流泪。李永巍已经听到耳机里面传来的抽泣声。

    “红姐,你怎么了?你哭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没有说话便挂断了电话。手机铃声又响了一阵,她没有再接听。

    她走到客厅的金鱼缸前,看着那些红色的金鱼正无忧无虑地游来游去……

    她忽然想起林玉媛曾经告诉过她的一个“处方”。林玉媛告诉她说,在心不好的时候,“洗洗头发,冲冲凉,换换衣服,画画妆,心自然会舒畅。”

    江枫红在淋浴喷头下冲了个澡,她穿起下午买回来的粉红色内衣,站在整容镜子前看着依然如出水芙蓉般美丽的自己,心果然好了许多。

    门铃响了,她的反应慢了“半拍”,客人已经到了家门口,是李永巍来了。

    “红姐,你刚才是怎么了?只是在电话里听到你在哭。我真担心便急忙赶过来了。”李永巍气喘吁吁地说。

    “让你见笑了!现在好多了!我用了玉媛告诉我的‘处方’,她说过,心不好的时候换换衣服,打扮打扮自己。”

    “今晚你真漂亮!”他不自地夸赞说。

    “真的吗?那么你究竟是要姗姗还是要我?”江枫红在他耳边小声说。

    “红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啊?你记不记得上次你在草原之珠大酒店开了房间,你让我去洗澡,我当时真以为你要和我做那种缠缠绵绵的事,却不料你一会儿工夫就把林玉媛叫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上当受骗了!”李永巍笑着说。

    “上回的老黄历这回不适用了!这次姐豁出去了!就来个拉郎配别人又能怎样?现在你姐我是快乐的单了!姐可以随心所,你说呢?”

    “红姐,你想干什么啊?”李永巍惴惴不安地问道。

    “你随便理解吧!”

    “我就知道又是故意戏弄嘛!”李永巍长吁了一口气说。

    “像我这种离了婚的女人还能奢望得到别人的真吗?我想都不敢想了,我不会自讨没趣的。我想让你我,这只不过是我的自我解嘲,说说玩笑话而已!”

    “说漏嘴了吧!我就说你肯定是和我开玩笑嘛!”李永巍如释重负地说。

    “你说得很对,你也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吧!你以后不要来了!我也不会让你来我家了!我们保持距离吧!”

    “红姐,那是封建时代的话嘛!你怎么也说这种话?你不应该菲薄自己!你不应该因为一次失败的婚姻就否定自己!你年轻漂亮,你的机会还很多。如果不是还有孟姗姗的纠缠,那么我就会二话不说马上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求你嫁给我。”

    “你真这样想?”

    “真的,是我的肺腑之言,不掺一点儿假的。”

    她被他深的表白深深地感动了。她想,他确实是个重重义的男子。为了这句话,她真想大胆地放纵一回……

    “红姐,你在发什么愣啊?”

    她深地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地把子向他靠近,把她的头靠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姐想暂时借你的膛靠一靠,好吗?”

    她突然主动地靠近使他来不及躲闪,她强烈渴望的眼神使他不敢冒然拒绝,她幽幽的体香使他心猿意马……

    他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她柔软的双峰已经贴在他的脯上,她感的舌尖早已送进他的嘴唇……

    他的火被点燃了。他想,对于一个正在心灵受伤的女人,他应该抚慰;对于一个慕他的女人,他没有理由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于她的任何要求,他都应该给予最大的满足。

    她真想让他带着自己一起燃烧,或者只是这片刻的温存也好;她真想亲体验这种挚的味道,就算只是让她浅尝辄止也好……

    她忘地在他的怀里舒展着自己的体,她柔软的舌尖在他的唇里快活地跳舞。

    他正要含着她的舌尖时,她的红唇忽然离开了他的唇,她推开他说;

    “永巍,我已经很满足了,你还有姗姗,我不应该把你从姗姗边夺走,你以后还是应该去找她,谢谢你!”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