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一百零一章

    昨天夜里,林玉媛失眠了。早晨起后,她觉得头有点发晕,浑上下好像没有了筋骨似的,有气无力。她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化了淡妆。往镜子里的她是容光焕发风采照人,今天她却是一脸倦容,眼睛也有些红肿。

    “玉媛,动作快一点,妈妈今天起得比你早,早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母亲在餐厅里大声说。

    “哎!马上就来!”玉媛一边化妆一边说。

    玉媛草草地描眉,在脸上搽了点粉饼,又把发镊夹在发丝上后,便坐到了餐桌前。

    “夜里没有睡好吧!看你眼睛也熬得红红的。”母亲怜地说。

    “哦,失眠了,天明了才睡着一会儿。”玉媛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

    “你还在想着何艾家的事儿?”

    “哦。”

    “想出办法了没有?你打算怎么办?”

    “劝呗!”林玉媛喝了一口牛又说,“何艾是班里特别用功的学生,成绩一直不错。这次如果受到家庭的影响考不好,那多可惜啊!”

    “是啊!十年寒窗苦读,到了这重要的中考时刻,千万别因为家庭的变故而放弃啊!”母亲看着女儿接着说,“你一定要好好规劝她爸妈,为了女儿的前途,不要闹矛盾了!”

    “哦,我会的。”

    上午,林玉媛来到九龙街社区治安联防队,打听到何益发来队值勤的时间还得一个多小时以后,她想,索就在这里等着吧!她从书摊上买来一本比较有可读的纯文学杂志,坐在联防队院子里的树荫下,一边看书一边等着何益发。

    中午时分,何益发才摇晃着脑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了,林玉媛迎上前说:

    “何师傅,您来了!”

    “嗯,来了。”何益发说话时带出了满口熏人的难闻酒气。

    “何师傅,我想和您谈几句,您有时间吗?”

    “谈什么?我休息一会儿就要去街巷巡逻,没有多少时间嘛!”

    “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几句话。”林玉媛急忙补充说。

    “那就上来吧!”

    林玉媛跟着何益发上了楼,又跟着他走进了社区巡逻队办公室。

    “何师傅,听说您和妻子闹别扭了?”林玉媛开门见山地问道。

    “林老师,你教你的书就行了!你年纪轻轻的,管我们家庭的事干什么!”

    “我是不想管你们的事,可是,再过一个多月何艾就要参加中考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俩吵吵闹闹的,会影响孩子升学考试的。”

    “你烦不烦啊!她是我的孩子,她将来怎么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不用你心!”何益发打了个呵欠说,“你走吧!我困了!要不然你和我一起睡吧!我还求之不得呢!”

    “你混……”林玉媛强压怒火声音颤抖着说,“您不要这样蛮不讲理!”

    何益发一头倒在办公桌后面的一张上,顷刻便呼呼呼地打起鼾来。林玉媛眼里噙着泪花推开门走出屋子。

    她脸上露出茫然的神,眼泪不时从眼里滚落下来。她觉得眼前好像有一团白色的雾气在缭绕。大概是泪水使她的眼睛有些模糊,亦或是因为极度生气的原因吧!她在路边停下来擦了擦眼前的泪水和额头上的汗水。她想,为了这个蛮不讲理赌徒的一句话而哭泣,真是太不值得了!我不应该因为他的恶言秽语而有丝毫地退缩!我一定不能让何艾的父母亲在何艾中考的关键时刻闹离婚而影响了孩子的升学……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玉媛从包包里取出来,是王雪峰打来的电话。

    “玉媛,你在外面吗?我听到电话里声音很嘈杂。”

    “我在街上呢!你在哪里?”

    “我的车刚刚进了乌兰市区,在一个十字路口附近等待通过,现在有堵车。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吧!”

    “我在九龙街社区附近呢!这儿离火车站不远,你到车站广场吧!我去那儿等你。”

    “好的,一会儿见!”

    “哦。”

    林玉媛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已经是12时23分了,正是骄阳似火的中午。沥青路被炙烤得快要熔化了,脚踩上去只觉得软绵绵的。街上的女士们大都露着背脊和肩膀,打着旱伞或者戴着遮阳帽。林玉媛戴着遮阳帽,仍然免不了香汗淋漓。她步行了10多分钟赶到了火车站广场。王雪峰还没有来。她站在广场南侧张望着,急切地等待着心之人的到来。

    一辆挂着京字号牌的黑色轿车沿着车站东街开来,它慢慢转过路口后,又顺着车站广场的轿车进出口缓缓驶入站前广场的停车点。

    林玉媛注视着这辆轿车,她终于看清楚了,驾驶座位上的人正是王雪峰。王雪峰把车停好后,潇洒地微笑着走下车。她赶忙大步流星地迎上前。

    “这么的大中午,你还在外面跑,瞧瞧你的脸又晒黑了!”王雪峰用手摸着她的脸说。

    “不,你看,我这不是全副武装了嘛!”她用手拉拉自己的遮阳帽又扶了扶茶色太阳镜框说。

    “还不呢!我在车里开着空调还汗流浃背呢!”王雪峰看着她又说,“我现在口渴得很,我们快找家冷饮店去喝杯冰水吧!”

    “好的,车锁好了吗?”

    “锁好了。”

    他们找了一家宽大的玻璃窗上有“冷气开放”字样的冷饮店,他们要了两杯冰水和一碟腌花生。

    “你从北京到这儿用了多少小时?高速公路上有没有遇到堵车?一定很累了吧!”

    “花了将近6个小时呢!我不熟悉这段路,绕路浪费了时间。”

    “哦,下次就好了!”林玉媛又说,“这次回去,家里有没有让你留在北京?你妈妈有没有怪你不打招呼就在乌兰市找了工作?”

    “没有,他们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了。”王雪峰一边嚼着冰块一边说。

    “哦,他们没有怪你先斩后奏?”林玉媛仍然放心不下继续追问说。

    “没有。”王雪峰从衣服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接着说,“妈妈听说咱们准备结婚,还给解决了一部分购房款呢!你瞧,都在这儿。”

    “我们不能再花父母亲的钱了。他们供我们从幼儿园一直读到大学毕业,已经花了不少钱,费了不少心血,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现在已经有工作了,哪好意思再伸手向父母亲要钱呢?我们不能做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们应该自力更生啊!”

    “我们现在要结婚,没有巢怎么行?我们刚刚开始参加工作工资也不高,指望我们自己攒钱买房哪要等到何年何月?你看看现在的房价这么贵,我估计我们以工薪阶层的工资到了我们都老态龙钟的年龄也难攒够买房款啊!我们现在先花他们的,把房子买下来,等到我们有了钱再还他们也可以嘛!”

    “反正我是不愿意让家里给我们买房子,一时没有房,我们可以先租住一间啊!我不是那种要求对象有房子、车子和票子才肯以相许的人。”

    “可是,在我看来,房子是结婚的必备条件,我总觉得花家里的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父母亲也是盼望自己的儿女们生活过得幸福嘛!”

    “雪峰,这件事不急。我从来不想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我也不想和任何人攀比。想那些只能凭添一些无谓的烦恼。我觉得忙忙碌碌的工作就可以得到我最大的充实与满足。我们现在勤俭一些,节约一些钱,攒够首付然后贷款买房吧!”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