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九十六章

    夏的夜晚,乌兰市的街道上霓虹闪烁,车水马龙,闹非凡。侣们双双对对搂搂抱抱勾肩搭背地出入于喧嚣的酒吧和迪厅,尽地享受着绚烂迷人的夜生活。此时,王富安和杜月英正在华大酒楼的一个雅间里共进晚餐。

    “富安,今天的事儿,你真窝囊。你当时就应该坚持你的观点。你可以说,不管怎样,他们班的课堂纪律已经被搞乱了,这是事实嘛!他把鸟儿带进教室里有一万条理由也是不对的嘛!难道就凭这一条还不能给那个学生一个纪律处分吗?”

    “我也是想来个杀鸡儆猴,可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王富安喝了一口酒,啧啧嘴又说,“你看那个江枫红,她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真气死我啦!唉!我早就说,让你和她走得近一点,让这个快嘴婆在关键时刻也能帮着咱们说说话,你也没有办好啊!”

    杜月英被王富安说得哑口无言,她默默地只顾夹着菜往口里送,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说:

    “哦,我刚才忘了告诉你了,有个好消息,你知道吗?”

    “你能有什么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还不是晚上我们那样啊!”王富安用双手做了一个搂抱的动作油腔滑调地说。

    “你看,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说正经事呢!”杜月英喝了一口橙汁,不满意地瞥了他一眼说。

    “我也有一个好消息正要告诉你。”王富安端起酒杯喜滋滋地看着杜月英说,“不过,女士优先,你先说吧!我倒是很想听听除了夜里的那点事,你还有什么喜讯?”

    “好的,我先说,你对这个消息肯定感兴趣!”杜月英看着王富安说,“市里新建的第二实验中学已经竣工了,新学期就要招生。听说现在已经正式启动了学校正副校长招聘的程序。市里决定全市各学校主任级以上,包括主任一级的学校领导都可以报名。上午丛校长已经和薄琼副校长谈过了,估计张静和薄琼两位副校长都可能报名。这个机会你也不要错过啊!”

    “确实是个好消息!可是,她怎么就不和我谈谈呢?”王富安皱着眉头说。

    “这就不清楚了。”杜月英眼珠子转了转说,“你得自己争取啊!你主动去找她问一问不就成了,这可是个难逢的好机会,你千万不要耽误了啊!”

    “那是当然了,为了你嘛!”王富安摸了摸杜月英的脸颊说。

    “你刚才说,你也有好消息,是什么啊?”杜月英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妻子吴淑贤已经和我提出离婚了!”王富安满脸苦笑着说。

    “这算什么好消息?你们俩本来就已经没有感了嘛!离婚那是很自然的事。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你们俩离婚对你来说未必就是好事啊!”

    “你以前一直都想让我和她离婚嘛!难道你现在又后悔了?你怎么了?”王富安眨巴着小眼睛狡猾地说。

    “现在你先不要考虑我怎么想。这个事你得搞清楚,就是她为什么要在现在和你提出离婚要求?也许你老婆是故意释放出这个离婚的肥皂泡意在试探你呢!你不要盲目乐观!”杜月英的话分明是在向他泼冷水。

    “不是试探,这次她是在动真格的。”

    “何以见得?”

    “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吴淑贤已经在外面有人了。”王富安神秘兮兮地说。

    “哪儿的?”

    “是他们单位的一个王老五,叫张平,听说他老婆几年前因为心脏病去世了。”王富安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其实,也是因为我有了你,把她冷落了,他们俩才搞到一起的。”

    “哦,真有这回事?”

    “是啊!我真是羞于启齿,我和她还没有离婚嘛!她就和张平像夫妻一样地出双入对,进餐厅,上舞厅,干见不得人的事。”

    “这也很平常嘛!他们是一个单位的,一起吃顿饭,一起跳跳舞,也没有什么吧!你何须耿耿于怀呢!”杜月英显出无所谓的样子说。

    “我以前何尝不是这样想呢!可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事实把我以前的那种想法彻底否定了……”

    那是在上星期的晚上,正要吃晚饭的时候,吴淑贤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吴淑贤拿起手机“嗯”了几声后,便对王富安说:

    “我单位的同事找我,你自个儿吃饭吧!”

    “这么晚了,又是星期天,谁找你啊?”

    “同事聚会嘛!我走了!”

    “聚会应该早通知嘛!怎么这么晚了才告诉你?”

    “我哪知道啊?”吴淑贤不耐烦地说。

    王富安觉得有些蹊跷,便悄悄跟着她。只见吴淑贤上了一辆出租车,王富安也招手叫了一辆,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出租车穿过几条街后便拐进一条胡同,在一个小院门前吴淑贤下了车,她推开虚掩的院门走进去了。

    王富安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走进院子,他蹑手蹑脚地来到窗户边……

    “淑贤,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饭菜,你看,片炒莴笋、豆芽炒干丝、五香鱼,都是你最吃的。”张平一边给她斟酒一边说。

    “你这个死心眼,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你再迟打几分钟我晚饭就在家里吃了。”

    “接受夫人批评,下不为例!”张平做了个鬼脸说。

    他们吃喝了一会儿后,只见张平凑到吴淑贤边搂抱着要吻她,她伸手捂住他的嘴说:

    “满嘴酒气,去清理清理卫生,我们一起洗个澡,等会儿让你亲个够!”

    “哈哈,夫人说得有理,我去准备,你快过来啊!”张平大声笑着说。

    不一会儿,王富安就听到屋子里有放水的声音,大概是张平拧开了水器的水龙头在往澡盆里注水。

    过了一会儿,吴淑贤也离开了饭桌。接着屋子里就传出了“嘿嘿嘿”的笑声和打骂俏的戏谑声……

    王富安在窗外失魂落魄,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他顿时觉得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似的难受,他的双腿好像是被灌满了铅块似的无比沉重……

    杜月英听了王富安跟踪他老婆的叙述后,她沉吟了片刻说:

    “其实你也没有必要生你老婆的气,你自己也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嘛!”

    “我当时也想到这些了,所以我克制自己没有冲进去。现在,她既然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正式向我提出了分手的要求,我当然同意了!我还求之不得呢!我巴不得和她早一天各奔东西!”

    “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刚才说了嘛!第二实验中学已经开始招聘校长了,你有意报名参加竞争吧?”杜月英故意停顿下来问道。

    “是啊!我觉得我够条件啊!”王富安毫不讳言自信地说。

    “哦,你既然有心角逐这个职位,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和你老婆闹离婚就显得不合时宜了吧!万一让你的竞争对手抓住这一点,给你戴上一顶有生活作风的大帽子你怎么办?你觉得这样你的校长职位还能有戏吗?”

    “对啊!”王富安兴奋地抓住杜月英的手说,“你真是个才女!你马上就想到这个问题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如果不是你及时提醒我,我险些办了无法挽回的蠢事啊!”

    “你明白就好!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你离婚的事你先忍着点,等你校长的职位到手以后再从长计议吧!”

    杜月英现在不想再提让王富安离婚后,她嫁给王富安的“豪言壮语”了,她甚至害怕王富安离婚后来纠缠她。

    自从林玉媛来到杨柳中学后,杜月英才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王富安的丑恶嘴脸。他为了得到林玉媛而处心积虑软硬兼施的下三烂手法使得杜月英对他开始厌恶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